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21章 祖爷画符百无禁忌
    赵春梅手脚麻利,功夫不大就鼓捣出四菜一汤来。亲妈的味道,齐欢吃着可口,对于朱彤这种超级肉食者来说,却嫌味道清淡了些。

    齐国栋拿捏着吃了两筷子,被赵春梅左一个白眼,右一个白眼吓得不敢再提筷子,只剩下喝闷酒了。

    齐欢不喜欢白酒的辛辣,也喝不惯啤酒的苦味,他倒是挺喜欢喝奶茶,可又因为身体的原因,被赵春梅限制不能多喝,好在赵春梅煲汤的技术一流,满满一碗浓汤下肚,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朱彤也感觉出饭桌上的气氛不太对,随便吃了几口,也就撂了筷子。齐国栋借机起身,热情满满地要求去星岸小区看风水。

    齐欢其实也挺好奇,还从来没见过凶宅是啥样呢!偷瞥了一眼赵春梅,还是识趣儿地没提这个话题。

    送走了朱彤,赵春梅准备收拾碗筷,却被李七妹抢着收了。赵春梅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会李七妹刷碗,觉得她干活还挺细致,唯一就是洗洁精下的量挺大,让她瞧着心疼。不过此刻,赵春梅却没心去纠正这件事情,白天所发生的一幕幕,又在她心头浮现出来。

    一时间,赵春梅又是委屈又是憋气,不由得鼻头一阵发酸,赶紧背着客厅的方向偷偷抹了把眼泪。

    齐欢窝在沙发里,却没有留意老妈的举动,他正聚精会神地从记忆里“挖掘”有关“合和符”的知识点。祖爷的记忆真当得起“驳杂”二字,仅一道“合和符”就有来自不同门派的七八种画法。

    闾山的,阴山的,梅山的,茅山的,散毛的,凤阳府的,白莲的,甚至连木匠用的《小木经》里都有合和符的画法,齐欢看得头大,这么多的“合和符”,到底哪个最管用啊?

    琢磨半天,齐欢突然想起来,之前小柳儿倒是提过一嘴,说李柒手里的冲开符,乃是祖爷亲笔所书的一种凤阳阴符。齐欢赶紧从记忆里“调出”凤阳符的和合符,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老爸老妈既然是中了凤阳符的冲开符,解法也应该是用凤阳府的合和符才对。

    凤阳符法,以请阴兵小鬼的阴符居多,据说凤阳教主当年与茅山法主乃是同门兄弟,所传的符法却是走了两条路子。茅山符法属于显传,弟子门子众多,流传也是最广,以至于民间都有不少关于茅山道士画符使咒的传说。

    而凤阳符的传承却是非常隐秘,师父收弟子多是单传,而且传法之前,弟子还要在贫、孤、夭中先选一样才行。这点倒不是问题,反正齐欢之间已经做了选择,更让他放心的是,凤阳符虽然以阴符为主,所传承的和合符却属于阳符,所请的是位正神,就是特别平易近人的土地公公。

    齐欢按照脑海里的图样,用手指蘸了白水,在桌子上慢慢描画起来。

    画了擦,擦了画,反复几遍之后,齐欢已经有了熟能生巧的自如,还来不及高兴,他的耳边就传来小柳儿的提醒:“祖爷初夺肉身,神识尚未安稳,现在就书符,怕是.....”

    “怕什么?”齐欢赶紧停手,有些方。

    哪知小柳儿这见风使舵得家伙,竟然立即改口了,咯咯贱笑地拍起马屁来:“以祖爷的道行,自然是神来杀神,魔来斩魔,百无禁忌,百无禁忌啊!”

    马屁精!齐欢暗自腹诽,不过经他这一提醒,齐欢的确“回忆”起来许多书符时的禁忌。像他刚刚所画的请土地爷的阳符还好,若是换作阴符,在桌上胡乱蘸水画的话,一个弄不好就招来不少麻烦。

    没有仔细梳理记忆之前,还是小心为妙!齐欢收起指头,正好李柒收拾完厨房,一边在围裙上抹手,一边对赵春梅道:“大姐,你要是让俺住你家,你给多少钱。”

    赵春梅听她问的直率,眉头就皱了起来,她刚才那是气齐国栋来着,根本就没打算找个住家的保姆。她正琢磨着该怎么说,才能把这傻憨傻憨的家伙打发走,齐欢却笑嘻嘻地插嘴:“你想要多少钱?”

    “你、你要是管饭的话,一天三十块钱。”李七妹说着又低下头。

    还真不贵!赵春梅眉头稍微舒展开,当初之所以雇了没啥看护经验的李七妹也是因为她报的价格最便宜,滨河现在请个保姆可不便宜,即便只做卫生的钟点工,来一次也得收个百八十的。

    “会做饭么?”赵春梅问道。

    “会。”李七妹点点头,“没有大姐做的好吃。”

    赵春梅点点头,又问:“买菜,做卫生,收拾屋子,照顾老人什么的都能干吧?”

    “都能干。”

    赵春梅终于拍板儿了:“那行,在我家先试用一个月,给你一千块,要是做的好,就介绍你去姥姥家做个长期的保姆。”

    赵春梅好不容易大方一次,不料,李七妹却是连连摇头:“加钱,俺可不干。”

    “你啥意思?”赵春梅被她气笑了,“只听说人嫌钱少不干,还没听说加钱不干的!”

    “不干。”李七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俺男人说了,俺做不来精细活计,俺能干的活,就值这个价。加钱的话,就、就有别的事,俺、俺不干。”

    赵春梅愣了一下,才想明白,这女人竟然还有这种小心眼,竟然防备着怕被人借着加钱占她便宜!

    难得遇到个实心眼儿的人,赵春梅也不提一千块一月的事了,就按一天三十算。

    齐欢看着眼前笨拙木讷的李七妹,不得不服,这女人真是属变色龙来的。若非知道她的底细,谁能想到这个脸蛋通红的淳朴村妇,竟是个出手绝户,毫不留情的江湖狠人?!

    李七妹得了赵春梅口头承诺,也不提写个合同,立个字据之类的烦琐事情,只说还要回去收拾一下,带些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过来。

    赵春梅有点不放心,让齐欢把家里的地址发到李七妹的手机上,又问她要去哪里,然后不厌其烦地给她讲坐地铁来回的路线。

    齐欢明知道给老江湖李柒发地址纯属浪费时间,也只能配合她演戏。在手机上输入一行地址,按下发送的同时,齐欢忽然来了灵感:“小柳儿,除了我之外,你还能和别人沟通交流吗,比如李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