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7章 老爸真悬了
    李柒被祖爷瞪眼一骂,先是一愣,继而马上会意,她“哦”了一下,低头过去,提小鸡儿一样,一把扯就将齐国栋从地上拎起来。

    “哎呦,我的腰!”齐国栋估计是闪了腰,脸色煞白地捂着腰,疼得嗷嗷叫,片刻的功夫,冷汗就刷刷地往下淌。

    “李柒......啊......妹!你轻点儿,我爸的腰扭了!”齐欢急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李柒闷闷地又哦了一声,然后扬起巴掌,啪啪啪朝齐国栋腰上连来了三下。

    现场众人都看傻眼了,只听一阵鬼哭狼嚎,齐国栋四五十岁的人了,竟然疼得鼻涕眼泪流了满脸。

    就连中了冲开符的赵春梅都看不下去,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把脸扭向一边。

    “李七妹!”齐欢简直要被这货气疯了。

    李柒这才低着头,憨呼呼地说:“俺、俺手上有劲。俺、俺爹扭腰,就让俺使劲拐打几下,就、就......”

    “就啥啊?赶紧救人啊吧!你爹一种地的和我爸那玻璃腰能一样吗?”齐欢一不留神把赵春梅给齐国栋起的外号之一都叫了出来。

    李柒眨巴着眼睛,高原红的脸上写满了无辜。

    齐欢正无处发作呢,耳边又传来小柳儿酸溜溜的声音:“小柳儿到底是块木头疙瘩刻的,不如李小七善解人意。祖爷刚使的那个眼色,小柳儿就没能及时揣摩出其中的意思,还是李小七这丫头片子鬼道,最能知道祖爷的心思。她这三下绝户掌拍下去,震散了齐国栋的肾水,老家伙少说也得萎个七八年,那赵春梅可是正值虎狼之年,一旦欲求不满,就算不用冲开符,俩人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哈哈哈,祖爷这一手釜底抽薪,真是高明至极!”

    我靠!这李柒出手,咋除了断五根就是绝户掌,全是断子绝孙的路数啊?齐欢强忍着把口袋里的烂木头砸出去的冲动,心中满是绝望:老爸请原谅,我、我刚才只是生气随便瞪了下眼,真没有别的意思,全怨李柒那货过分解读了啊!

    不过,齐国栋挨了那三巴掌,腰疼还真好了许多,他站在那里稍微活动几下,感觉不像之前那样又僵又疼,根本不敢动弹。他抹了把脸,见边上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朝他指指点点,齐国栋脸上发烧,只能把怨气往赵春梅身上撒,低声骂了句:“老娘们儿,不识好歹!”然后分开人群,一瘸一拐地走了。

    “你听见了吧?”赵春梅点着齐国栋的背影,脸色铁青地对齐欢说,“你听见齐国栋刚才是怎么称呼你妈的吧?”

    齐欢赶紧打断赵春梅,脸色一苦做出虚弱的表情:“妈,咱不说他行吗?我、我还是有点不舒服,咱还是赶紧回家吧。”

    赵春梅也不想被人围观,又见齐欢脸色真的差了很多,赶紧上去挽了齐欢的胳膊,不放心地问他:“欢子,要不然咱还是先别出院了。你跟这儿再住几天,观察观察?”

    齐欢摇摇头,坚决要求回家。他瞟了一眼杵在边上的李柒,心中已有了决定:“妈,您搀不动我,还是让李七妹来,她比您有劲儿。您帮着拉箱子就行。”

    赵春梅望着比她高了大半头的儿子,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招呼李七妹过来。

    李七妹低眉顺眼地过来,憨笑着对赵春梅说:“他大姐,他大哥就交给俺吧,你放心,我俺扶着,保准摔不着大哥。”

    赵春梅哭笑不得:“你这是咋论的辈分儿?他是我儿子,好吧?”

    “俺出来前,俺男人交代的。你们滨河人可逗了,管男人都叫大哥,女人都叫大姐。”

    你男人才可逗呢,你们全家都可逗呢!赵春梅心说:这个李七妹根本就是个浑人。接过行李箱,她又不放心地嘱咐:“你慢点儿走,别赶喽。我家欢子身体虚,你得随着他的节奏走。”

    李柒应了一声,又主动说:“要不,俺背着大哥走吧?”

    “这个,不太好吧?要不然,我还是去租个轮椅。”赵春梅上下打量李七妹,觉得这女人虽然力气不小,身材却不算高大,让她背,万一摔着儿子咋办?

    “不用租,多费钱啊。大姐,你就放心吧。”李七妹高原红的脸庞上泛起淳朴的笑容,“俺爹前年摔折了腿,是俺背着去的卫生院,走了十几里泥巴路呢,都没摔着他。”

    不等赵春梅答话,齐欢已经搭上了李七妹的肩膀,微笑着说:“正好我走不动了,就麻烦你了。”

    赵春梅见状也只能点头,哪知这李七妹真有把子力气,背起齐欢大步流星地走起来,赵春梅拉着箱子竟然跟不上她。

    “李柒,你用了几道冲开符。”齐欢伏在李柒的肩膀上,顾不得旁人好奇的目光,终于有机会问话了。

    “回祖爷的话,只来得及下一道。”

    “不要继续了。”

    “好。”

    “我改主意了。从今以后,就把赵春梅和齐国栋当亲生父母一样,供着!”齐欢决定冒个险,再不篡改祖爷的命令,他可就真成孤儿了。

    李柒的脚步慢了半拍,马上点点头:“嗯。”

    齐欢见她应得痛快,高悬着的心稍稍放下,继续吩咐:“齐国栋的腰和肾,得尽快调理好了。”

    “好。”李柒没有半点犹豫。

    “还有......以后不要妄自揣摩我的意思。”齐欢语气冰冷,伏在李柒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祖爷恕罪,李柒再也不敢了。”李柒的身子猛然一抖,说话的声音都颤了。

    齐欢总算放心,看来这祖爷说话还真挺管用,而且从李柒的反应来看,并没有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以李柒的狠辣,却对祖爷如此畏惧顺从,不禁让齐欢对祖爷的兴趣又浓了几分。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他脑海中虽然知识点层出不穷,却完全不涉及有关祖爷的生平往事。

    或许,祖爷只来得及把海量的“知识点”转移过来,却没来得及把有关他个人的记忆转移过来,就夺舍失败了?齐欢越想越是后怕,他严重怀疑,若是祖爷成功把记忆全都转移过来的话,那么这副躯壳里有关齐欢的一切,怕是要被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