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6章 阴损的冲开符
    齐欢家的地理位置非常好,不但离第一医院不远,包括他上学的滨河一中,也都在方圆两公里之内。依着赵春梅的性子,是准备打个车回家的,但齐国栋眼巴巴在住院大楼门口堵着,一见他们过来,便冲过来拦,坚持要开车送他们回家。

    赵春梅大白眼珠子翻过去,正想说不用,齐国栋已经抢着去拿李柒手上的行李箱。

    “别给他!”赵春梅急了,瞪眼吼了一句。没想到,李柒抬手一扒拉,齐国栋连行李箱的毛都没摸到,就被一股巨力撞开,噔噔噔连着退了三步,最后咕咚一下,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屁墩儿。

    哎?!赵春梅见齐国栋龇牙咧嘴地坐在地上,心里先是大急,又马上想到两人目前的情况,马上板起面孔,低声嘀咕了一句:“活该!”

    齐欢从病房出来,就一直走神儿,满脑子想的都是刚从小柳儿那套出来的消息。老爸老妈闹成这个地步,果然是李柒做了手脚。准确说,应该是祖爷在夺舍之前,就布置好了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了一道符,一道臭名昭著的——“冲开符”。

    齐欢之前看过不少玄幻仙侠的小说,里面有不少有关符箓的描写,比如火球符,冰箭符,力士符等等。直到他“回忆”起祖爷的记忆,才知道真正符箓和小说里描写的那些用来斗法的五行符箓,根本就是两码事。

    说到符箓,很多人把这两个字混作一谈,以为大师或者神棍们在黄表纸上七扭八歪画的道道就叫符箓。实际上,符和箓是两码事,大家常见的那些画在黄表纸上的都是符,不是箓。

    符的概念源于古代的兵符,古代将领通过兵符来指挥调动部队,或行军,或战斗。同样的道理,道士也是通过画符,来驱鬼役神,使其为己所用。

    至于箓,其结构形式,则比符要复杂的多,首先它上面可以记载神鬼的名讳,形象以及驱使该神鬼的符,可以把箓想象成一本“神鬼使用说明书”。如果还用古代将领的例子来比喻,箓就好比是将领手中记录麾下将士名籍的花名册。

    没有这本花名册,将领则无权指使麾下的兵将。但具体到行军打仗,作战任务,将领还是使用兵符来调动麾下的人马。从这个角度来说,箓又具有一种类似上岗资格证书的意义,没有相应的箓,则没有资格驱使相应的神或者鬼。

    道家符箓系传承最为久远的有三大宗门,也就是俗称的三山符箓,分别是茅山的上清派,阁皂山的灵宝派以及龙虎山天师府的正一派。这三山符箓的符法大多是以阳符为主,也就是请神将驱神兵,传说中有些高功道士,不但能够呼风唤雨,解一方干旱,还可以召唤雷电,降妖除魔。

    神将神兵,听起来很高大上,问题是请得来吗?想要阳符雷法有灵,身要持戒,行有修持,心需诚敬,并且请神所作的事也得是光明正大,利益他人为宗旨才行。

    比如说村里有个闲汉外号陈二狗,看上了村头的马寡妇,表白了好多次都被马寡妇拿扫帚给打出来了。陈二狗就求村里的老神棍,愿意出几百块,求一张能够迷惑马寡妇的和合符,这种符能请太上老君来个急急如律令吗?像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只有偷摸地请些阴兵鬼将来搞。

    李柒所用的冲开符就属于这一类,属于源自于巫门的法术,以请阴兵鬼差为主的。可笑的是,这种请阴兵的符法,反而比道门正宗的三山符法流传的更广,用的人也最多。

    这种以阴符为主的门派也有很多,比如过去那些行走江湖专门为人打造屋宅的木匠们,手里就有一种《小木经》,里面就有不少整人的符。遇到那种拖欠工钱的主儿,木匠就会偷偷在屋宅里,或者柱子底下,或者房梁上头刻道符。等主人家住进来,轻则疑神疑鬼鸡犬不宁,重则出人命的也有。

    除了木匠们流传的《小木经》,类似的阴符门派也有很多,比如凤阳、鬼山、阴山、白莲等等。而祖爷所画的那道冲开符,属于凤阳阴符中的一种。

    让齐欢稍微放心的是,根据“祖爷的记忆”,这种冲开符只用一张的话,未必能行,想要原本恩爱的一对夫妻彻底撕破脸,反目成仇成为冤家,需要每七天下一道冲开符,连续下三道才行。

    齐欢只好自我安慰,虽然老爸经常被老妈怼,但老爸也是甘之如饴的,两人之间那种无产阶级大无畏的革命情感,应该是经得起考验的。而且,齐欢在犯病之前,老爸老妈的关系还挺正常的,从时间上推算,李柒应该只来得及用了一道冲开符。

    而且,即便是被人用了反目成仇的冲开符,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比如陈二狗准备给马寡妇用的和合符就属于以符制符的办法。

    和合符的作用是强行把原本没有姻缘好感的两人拉扯到一起,理论上讲,正好可以化解冲开符的冲力。问题是,“祖爷的记忆”里虽然也有和合符的画法,但齐欢怀疑,他照猫画虎地描一张,能起作用吗?

    即便是能起作用,齐欢画的符,其能量能敌得过祖爷亲手绘制的冲开符吗?更要命的是,按照小柳儿的说法,李小七是最得祖爷信任,也是最能做事的婢女,手中乱七八糟的符可是不少,万一李柒觉得一道符不够,再给补两道,那老爸老妈岂不是成了三生三世的冤家?

    齐欢心中火急火燎的,没想到老爸老妈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又出了状况。齐国栋被摔得七荤八素,耳力却越发灵光了,赵春梅小声嘀咕那一句“活该”,竟然被他听了个真切。他肚子里那股子邪火儿腾地一下,又窜了起来,指着赵春梅破口大骂:“你个臭老娘们,说谁活该呢?”

    卧槽!老爸老妈这是要直播大型离婚现场的节奏啊!齐欢心头狂跳,他再顾不了许多,既然李柒认他为祖爷,就干脆以祖爷的身份把这件事停掉!

    齐欢脸色猛然一沉,朝李柒使了个眼色,沉声骂道:“李七妹,那是我爸?还不赶紧把我爸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