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5章 实在不敢伤及性命
    “师爸”!李柒说的是江相派的大师爸!

    齐欢听李柒提到“状元”时还是一头雾水,直到她说出师爸这个词,他的心头忽然一跳,紧接着脑海里就显现出江湖八门,特别是与江相派有关的一大堆“记忆”。

    没错,对齐欢来说,这些信息不但是“记忆”,而且还属于那种尘封已久的“记忆”。就种感觉好像小时候曾经背过的一首古诗,虽然隔了十几年,忽然听人提起一句,不需要努力回忆,就能顺着念出下一句。

    当然,有关江湖的“记忆”,远比一首诗歌的信息量大得多。但是没有关系,记忆与普通信息最大的区别在于,记忆不需要费时费力地“阅读”和“理解”,它们如同隐藏于内心深处的烙印,一经提起,便能在瞬间具现出信息的全貌。

    在齐欢的“记忆”中,所谓江相派,至今已是三百多年的传承。此派号称是和洪门同宗同祖的一个分支,实际上却是个不伦不类的“怪胎”。

    因为,要是按照洪门的组织架构,同门之间都是兄弟相称,比如老大称为龙头大哥,或者龙头大爷,老二则称之为闲二爷,以及粮仓三爷,红旗五爷之类,彼此之间全是爷,没有辈分高矮的区别。

    而江相派却是像青帮那样,在门内起了辈分的区别。江相派尊其首领为大师爸,师爸之下全都是矮了一辈的弟子,并且按照古代科举的品阶,把弟子们分了状元,榜眼,探花诸多品阶。

    这个江相派最早属于江湖八门中的金门,门下都是些算命看相,出千布局的高手。拿今天的话来形容,是属于闯江湖中的白领儿,都是些靠头脑智商吃饭的主儿。

    传说在江相派创立之初,一共是分了乾、坤、离、坎四房,取的是天地交泰,水火相继之意。

    其中乾、离两房入了广东,坎房去了广西,坤房走福建。再后来离房一脉入了广东天地会首领陈开的红巾军,举义失败也就断了传承。至于去了福建的坤房,则早在两百年前就没了音讯,估计也早就没了传承。

    清末民初是江相派发展最为壮大繁荣的时候,此派立足于南方诸省,骗行天下,与北方的长春会遥相辉映。

    不过解放之后,国家大力打击会道门,包括江相派在内的许多江湖帮派,几乎全被连根拔起。反倒是早年间去往南洋的零星弟子逐渐在当地站稳了脚跟,江相派才算保住了传承。

    记忆到了这里,忽然变得支离破碎,任凭齐欢如何努力“回忆”,有关江相派最新的情况就在这里断片儿了。

    尽管如此,脑海中突然涌现的有关江湖的海量信息还是让齐欢头大。因为这些信息他之前根本就是闻所未闻,全都是“硬塞”到他记忆里的!并且,顺着这些脉络往下捋,又有无数的“知识点”在他的记忆里若隐若现。

    比如,这江相派最新的情况虽然想不起来了,但其门内之在大师爸之间口耳相传的三大秘籍,“英耀”、“扎飞”以及“军马”的内容却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呼之欲出。

    再比如,就连曾经与江相派争雄江湖的金门北派,长春会里的一堆命相秘籍,像什么“拿心赋”、“玄关”、“水火十三簧”、“七十二路小花枪”等等也都在齐欢的脑海中显露出痕迹。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齐欢觉得只要他稍加“回忆”,就能立即把这些“知识点”具现出来。

    难道我真的被那个江湖“祖爷”夺舍了?齐欢有点方,脑子里突然涌现出来这些乱七八糟的知识点,绝对是他从来没有涉猎过的。好在目前为止,他的自我意识完好无损,也没有什么精神分裂的前兆。

    眼下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先把小柳儿和李柒搞明白才是关键,李柒既然主动提起什么夏老妖,不如趁机摸摸她的底。

    齐欢迅速整理好情绪,装作随口问道:“怎么打发的?”

    不等李柒接茬儿,齐欢的耳边已经响起了奶声奶气的童音:“李小七除了断五根,还能有啥新花样儿?”

    小柳儿的话音未落,齐欢心中立马具显出“断五根”的来历,他忍不住瞟一眼蹲在身前,为他轻轻揉捏小腿的李柒,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要真像小柳儿说的,李柒这已经算是犯了严重伤害的刑事罪吧?

    李柒揉腿的手法很是细腻,感觉到齐欢肌肉突然绷紧,还有点儿抽搐,又轻轻加了点力道,一边不紧不慢地回道:“祖爷交代过的,李柒不敢或忘,只是挑了他们的手脚筋,断了人^根,丢在滨水河里了事,实在不敢伤及他们性命。”

    这还叫不敢伤及性命?齐欢嘴角微抽,耳边又听小柳儿絮絮叨叨:“祖爷,这李小七做事就是不靠谱,江湖事江湖了,既然对方找上门,就该按照江湖规矩来,三刀六洞扎出窟窿眼才上道。这李小七偏偏要出幺蛾子,挑人家五条筋,算怎么回事......”

    齐欢听得心惊肉跳,无论是断五筋还是三刀六洞,听着都挺瘆人的,他犹豫一阵,决定还转移话题,淡淡对李柒说了声“好”,然后通过意识沟通小柳儿:“你之前说,李柒对付老爸,呃,齐国栋和赵春梅两口子的法子不行来着?”

    “没、没、我可没说祖爷画的符不行。”小柳儿这次总算长了记性,尖着嗓子连忙辩解说,“我的原话是说,李小七这丫头片子,做事不牢靠。”

    老爸老妈是中了祖爷画的符?齐欢总算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可是他努力“回忆”一阵,脑海中却是半点相关的知识点也没出现。看来,还是要搞清楚那祖爷画的具体是什么符才行,齐欢总结“江相派”知识点的经验,或许只有获得具体的名称,才能激活脑海深处隐匿的来自祖爷的“记忆”?

    好在这小柳儿是个话痨,从它嘴里套出更多信息应该不难,齐欢对于李柒动不动就斩人五根的手段,还是挺发怵的,下意识地想和她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