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1章 大相不开口,空子遍地走
    按照方玄机的说法,入了江湖,便是当相。

    江湖人自称相家,把那些不懂江湖门道的外行人称为空子。江湖相家有句老话儿:“大相不开口,空子遍地走,但凡开了口,拴住一群狗。”

    这里的狗,指的就是空子,而大相栓空子的手段,就靠眼和口。眼口并用,才是江湖!

    江湖八门,指的是金、疲、李、瓜、风、火、除、妖。

    其中金门,也叫惊门、经门或者巾门,指的是算命看相,风水术数的半仙之流,金门之下又有八字、风水、相术、六壬、奇门等等分了九小门。

    疲门也叫皮门,江湖话叫挑汗的,是指过去江湖郎中走街串巷卖药的。疲门之下分再细分为十八种,比如看牙的、看眼病的、看脚病的等等,疲门与惊门连在一起,叫做九惊十八疲。

    八门中的李门也叫彩门,过去多半是些变戏法的,耍杂技的。祖爷身边的李柒据说就是出自李门。

    瓜门,又叫挂门,是过去的武行,包括打把势卖艺的,走镖局的,看家护院之流。

    上面金、疲、李、瓜四门,在过去都属于不犯法的正经行当,并称为四大江湖。四大江湖之外,则属于偏门的范畴,依次是,风、火、除、妖,又叫四大海湖。

    风门主要有两种,一是赌局里出千的老千,二是以女人为主搞仙人跳、拆白党之类的以色相骗人的行当。方玄机这次给魏学锋做局,就是通过黄老请来的风门高手,先从魏学锋的场子里卷走了一大笔款子。

    火门主要是造假行儿,过去是炼仙丹、做伪银之类,到今天就发展成做假证件、伪钞之类的家伙。

    除门是四大海湖里最凶险的一门,是搞暗杀,做人命生意的。只不过,这一门到现在基本已经绝迹了。

    至于夏老所在的妖门则是八门中最神秘的一门。有人以讹传讹,把妖门说成要门,把叫花子、乞丐都归为这类。这种说法其实是大错特错了,这妖门的妖字真正是谐音的“耀”字。这一门在过去是专做王侯将相生意的江湖大相,他们周旋于高官显贵之间,以种种手段谋取巨额利益,也就是所谓的灰手套。

    宋玉璟被方玄机一番讲解,说得心潮澎湃,尤其是夏老那妖门,简直就是个高大上的所在啊!相比之下,祖爷的金门就显得1o91du了许多,对于夏老他心里早就是一百个愿意,却还是按捺住情绪,认真问道:“师父刚才说夏老当初也是金门的,为啥后来入了妖门呢?是争不过祖爷么?”

    这小子还真是个人精啊。方玄机心中感概,继续说道:“据我所知,祖爷与夏老应该根本就没见过面,更谈不上争与不争。”

    见宋玉璟一头雾水,方玄机解释道:“首先,祖爷的岁数,至少在一百二十岁以上,夏老今年六十出头,祖爷统御八门的时候,夏老还没出生呢。而且,夏老一直是在海外发展,回国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他的根基不在咱这儿,也谈不上争。更重要的是,金门本来就有南北之分,祖爷出身的是北派的长春社,夏老却是出身南派的江相派,当初祖爷对夏老落叶归根也是很赞成的。”

    宋玉璟恍然:“所以说,正因为祖爷欢迎夏老落叶归根,夏老就主动离开金门,入了妖门?”

    方玄机点点头,心里却忽然升起一个念头:“黄茂森那老狐狸,竟然偷偷摸摸搭上了夏老的线儿?难道,私底下那些有关祖爷大限将至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他呆呆地愣了一阵,忽然想起黄茂森的来意,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按照上面所写的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片刻,电话拨通,方玄机的语气又恢复成大师们高深莫测的淡然:“喂,朱老板么?我是方玄机.....”

    。。。。。。

    黄茂森出了花园街七十三号的院门,马路上车流依然是拥堵不堪,他逆着人流车流沿着人行道朝市一中的方向走了一段,然后拐入一条小巷子,看看周围很清净,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三声振铃之后,手机里传出男人低沉的嗓音:“师父......”

    “情况怎么样?”黄茂森打断对方,抢问道。

    “还不是很明朗,传什么的都有。”

    “捡重点说。”黄茂森的脚步慢了下来,然后扭过身靠着一面墙,在他视线范围之内,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对话。

    “祖爷......”对方停顿一下,才缓缓说道,“怕是不好。”

    “确定么?”黄茂森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目前还不是百分百确定。”对方的语速快了许多,“望琼山庄里面透露的消息,祖爷在七天前就已经离开那里了。”

    “去了哪里?”

    “查不到。”

    “李柒呢?”

    “也查不到。”

    “两个人都查不到,怎么确定不好?”黄茂森眉头皱了起来。

    “我、我也只是推测。”对方有点慌,“我是从小幺儿那里得来的消息。”

    “讲。”黄茂森紧绷的脸色稍微松弛下来,脸上浮起莫测的表情,小幺儿开始往外放消息,至少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妖门真的出手了。

    “其实,小幺儿那儿的消息也挺乱的。”对方的话语变得啰嗦,“他们一开始捂着盖着什么消息不往外放,后来突然放出一堆来。”

    这回,黄茂森只是安静地听着,并没有催促。

    电话里的情绪渐渐平复一些,继续汇报道:“小幺儿那边应该是折了人,听说是从南边过来的一个探花。”

    “怎么折的?死了么?”黄茂森不以为然,脸上闪过一丝冷然神色:一个探花,也敢来捋祖爷的胡须?再加两个状元也不够用的,想动祖爷,除非是有师爸级别的人物出手。

    “残了。”电话里的声音稍微提高一些,显得有些兴奋,“不但手筋,脚筋都被人挑了,那啥也给废了。”

    斩人五条筋!果然是李柒那绝户鬼的手段。黄茂森脑海中闪过一张如花般的俏脸儿,同时后背一阵阵地发凉。黄茂森不敢肯定,那张俏脸就是李柒的本来面目,没人知道李柒到底有多少张面孔,除了祖爷。这也是他跑到花园路七十三号找方玄机聊天的一个原因,神仙们在上头打架,他一个做小鬼儿的,还是远远躲着听消息就好。

    几个高中生说说笑笑地走进小巷,黄茂森侧过身,稍微抬了抬手臂,遮挡住他的脸:“小幺儿折了人,你怎么反而说祖爷不好?”

    “小幺儿敢把自家折了人的消息往外放,正说明祖爷不、不太妙啊。”对方倒是个有头脑的,“而且,小幺儿那边还有消息散出来,今天一早望琼山庄有人跑去派出所报案,说是家里遭贼了。还、还有,据山庄里的人说,祖爷屋里的香,好端端地燃着,却忽然吧嗒一下折了。”

    黄茂森沉默良久,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他挂断电话,心中感慨,祖爷毕竟老了,江湖后浪催前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