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0章 三千玉女笑春风
    “这么说,祖爷也是隐仙派的人物了?”方玄机被黄茂森一番话引得心驰神往,脸上全是羡慕的神情,“师叔,我看您老不但学问大,而且越活越年轻,准是得了祖爷的真传,也修炼的隐仙派丹法吧?”

    “我可是修不来啊!”黄茂森又抿了一口茶,苦笑着摇摇头说:“隐仙丹法固然高明,却是法侣财地缺一不可。以张三丰的能耐,丹财不足就想强修丹决,结果差点儿走火入魔,半途而废。幸亏遇到号称活财神的沈万三,得沈万三不惜血本地鼎立相助,才有其丹道大成的一天。”

    “要不老话儿说穷文富武,败家的道士呢!”方玄机不由得心眼儿活动开来:这隐仙派可比南宗烧钱多了,要不然让那几个亲传的富婆子改炼隐仙派得了?绝对是个来钱的机会啊!

    方玄机满脸恭谨地继续请教,“师叔知不知道,这隐仙派的丹法走的是清净丹法,还是彼家的路子?”

    黄茂森瞟他一眼,已经看穿了他的鬼心思,摇摇头放低了声音:“如果我推测的不差,祖爷的丹法走的也是张三丰的路子,既不是清修,也不是双修。”

    “那是怎么个修法儿?”方玄机被他绕糊涂了。

    黄茂森悠悠说道:“张三丰修的是龙虎丹法。据说,这派法门在修炼的时候,要选资质上佳的男童和女童作为辅助,男童为龙,女童为虎,修士居于中央,这叫三家相见。想当年,张三丰在丹室门口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八百火牛耕夜月,下联是三千玉女笑春风。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副对联是形容仆佣婢女忙忙碌碌给丹炉添柴生火。只有内行人才知道,所谓火牛,玉女真正指的是龙和虎。”

    方玄机恍然大悟:“怪不得祖爷身边已经有了李柒,却还四处物色小男生,敢情修祖爷这道法得三个人一起炼才行。”

    “李柒不堪用了。”黄茂森忽然笑得神秘兮兮,“女人一过二十,就快成破鼎了。”

    方玄机心有灵犀地小声恭维:“师叔高明,我就喜欢跟您老人家聊天,特别长学问。不过,要是按照张三丰那对联儿上的数目来,祖爷想炼成金丹,龙龙虎虎凑一堆儿,少说也得一个团吧?”

    两人低声说笑一阵,门外传来动静儿,小宋还真挺听话,一直把魏学锋送到院门口才回来。黄茂森看一眼时间,脸上闪过一丝放松的神色,他放下茶杯,起身要走。

    方玄机赶紧拿起桌上的银行卡,黄茂森摆手道:“还要劳烦小方替我跑趟腿儿,这卡我可不能收。”

    两人又推让一阵,见黄茂森坚决不收,方玄机也就没再坚持,神态恭谨地一直把黄茂森送到楼梯口。

    黄茂森瞄一眼楼下,抬手止住他说:“小方留步吧。”

    方玄机知道黄茂森为人师表,又特别爱惜羽毛,很介意被人看到他和江湖人混在一起,便知趣儿地停下脚步。

    黄茂森下了两级楼梯,忽又停下来,指着方玄机身后长得特别秀气,好像女孩儿一样的小宋说:“前些天夏老跟我提过一句,说是年纪大了,身边缺人照顾,我看小宋挺合适的。”

    “那敢情好啊!”方玄机喜出望外地连连点头,“我和夏老不熟,黄老要是能帮忙推荐一下,我真得替小宋谢谢您。”

    黄茂森举手投足一派儒雅,不带半点江湖气息,微笑摆手说:“不用谢,夏老身边正好缺人照顾,我这也是给他帮忙,呵呵。”

    宋玉璟安静地站在楼梯口,直到黄茂森的脚步声渐不可闻,脸上浮起失望的神色,瞟了一眼方玄机,嘴唇动了动,却是忍住了没出声。

    方玄机耐着性子,又在楼梯口站了一阵,估摸着黄茂森已经到了院儿里,这才缓缓出了一口长气,回头看了一眼白面红唇的小宋,砸砸嘴巴:“你这孩子,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啊,等回头黄老来信儿,就送你去南边儿。”

    “我不想去南边儿。”宋玉璟撇撇嘴,有些委屈地说:“师父还没教我真东西呢。”

    这小子,人不大,心眼儿可不少,嘴上说不想去南边儿照顾夏老,其实是埋怨没能攀上祖爷的路子!方玄机却不点破他的心思,微笑着回到屋里,这才语重心长地对宋玉璟说:“你知道夏老是何许人物么?”

    管他黄老夏老的,反正没有祖爷牛逼!宋玉璟之前被方玄机忽悠得一心只想攀祖爷的路子,也不知方玄机和那黄老头咋说的,祖爷的高枝儿没攀上,反要把他送到南边去伺候那个什么夏老头儿!早知道这样,还真不如在酒吧里混着,反正那些姐姐阿姨们出手都挺大方的。

    方玄机仿佛看透了宋玉璟的心理,和颜悦色地继续劝道:“我之前和你讲过江湖八门,还记得都是哪八门么?”

    宋玉璟点点头:“您只说过金、皮、李、瓜是四大江湖,风、火、除、妖是四大海湖。”

    “江湖八门以金门为首,祖爷出身金门,我和黄老都是出身金门。”方玄机解释道,“至于南边的夏老当初也是出身金门,只不过后来夏老入了妖门,做了妖门的大师爸。”

    “大师爸?!”宋玉璟被这称号囧的心里一抽,脑袋垂得更低了一些,感觉前途好1o91du。

    “你知道妖门是做什么的?”方玄机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忍着笑意问他。

    “您只说过风、火、除、妖是四偏门,都是做不正经生意的。”宋玉璟表现出垂头丧气的样子,“我还想考艺校呢,我、我不想去捞偏门儿。”

    “你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方玄机摇摇头,“那夏老的门槛儿,可不比咱祖爷的门槛儿低啊。也好,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你讲讲江湖八门的来历。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江湖这两个字,怎么解?”

    宋玉璟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信口说道:“江应该是指长江,湖是哪个湖,我就不知道了。”

    方玄机摇头:“所谓江湖,眼为江,口为湖,混迹江湖,一是要靠眼,要能看明白事,看明白人;二要是靠嘴,江湖中绝大多数的行当都是吃开口饭的,那种见人说话张不开口的杵窝子是混不了江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