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7章 奇门遁甲与来日方长
    魏学锋被方玄机一番话,讲得云里雾里,越发觉得方大师真乃当世高人,他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继续打听:“不知道大师催财,用的是哪种办法?可不可以稍微透漏一点消息出来?当然,大师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方玄机拿起桌上的折扇,刷地打开,越发显出仙风道骨的高人气派,“外面有些搞风水命理的,动不动就是‘天机不可轻泄’,神神鬼鬼的,有什么意思?在方某人这里,从来都是‘事无不可对人言’。”

    魏学锋被方玄机一番话,讲得激动起来,问题是他干的这个买卖,还真不属于‘无不可对人言’的范畴,他一边连连点头称是,一边却在心里嘀咕。

    方玄机发表一番议论,话锋一转降低了声调:“具体到魏总的生意,说句不好听的,您这是属于捞偏门的,挣的是偏财。一般人摆风水,只能催正财,催不来偏财的。我又不能给魏总催邪财,又要立竿见影迅速起效,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只有用奇门来做这个风水。”

    “奇门遁甲?!当年诸葛亮用来逆天改命的法术?”魏学锋眼睛一亮,总算逮到一个听说过的词儿,他虽然高中都没毕业,却听人说过,当初清太祖努尔哈赤也没念过几天书,全凭马上读了几天三国,就夺了大明朝的天下。魏学锋自诩很懂些商场的韬略,三国演义的书虽然读不下去,电视剧却看过几遍。其中就有诸葛亮以奇门遁甲之术,七灯续命的桥段。总而言之,对于魏学锋来说,虽然不知道奇门遁甲具体是啥,却深信这是一种特别高大上的东西。

    “诸葛孔明七灯续命所用的是法奇门,属于道家秘传,需要催符念咒才能施展的一种秘传道法。”方玄机微微摇头解释道,“我所用的奇门遁甲属于数奇门,是预测做风水用的,与道家的法奇门属于同根所生的两条枝干。”

    魏学锋的脸上显出恍然的表情,也是连连点头,虽然他还是不知道啥是奇门,啥是遁甲。

    方玄机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去讲解这些,而是告诉他为何只有奇门遁甲才能催动偏财。按照他的说法,华夏自古相传,最为高深的术数,共有三种,分别是太乙,奇门和六壬,也叫三式之学。其中太乙数能够推断朝代更迭,国运兴衰,为历代帝王所禁用,现在早就失传了。方玄机无不惋惜地表示,他的手里只有几页师父传下来的太乙数的残卷,字迹模糊,只能作为古董珍藏,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了。

    而六壬数,又分小六壬和大六壬两种,都是流传于民间,用来预测事情的手段,方玄机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六壬数虽然在民间流传甚广,但大多被人加入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早就不是当初的面貌,其预测的准确率,可想而知。言外之意,他所掌握的六壬数,虽然属于小六壬,却是当初诸葛孔明临阵决断所用,又叫诸葛马前课,也叫一掌经,遇到难事,只需在手掌掐算就能断定吉凶祸福,属于根正苗红的六壬数。

    至于这个奇门遁甲,按照方玄机所说,历史上也是属于严禁在民间传播的东西,其原因在于奇门遁甲在过去主要是用来行军打仗的。两军对垒,乃是兵伐杀戮之事,所以奇门遁甲,不像其他术数,在施术之前,都要心存正念,不能希求淫邪丑恶之事。奇门遁甲只讲主客、输赢,不论善恶正邪,这也是方玄机选择奇门遁甲为魏学锋催财的原因。

    说到此处,方玄机表情严肃地嘱咐魏学锋:“数奇门中又有四家,分别是时家奇门,日家奇门,月家奇门和年家奇门。一般用的比较多的是时家奇门。我既然收了你的润金,便要对你负责,我用的是年家奇门,可保你那场子一年的好生意。不过一年之后,你的那处生意就要换场地,否则的话,肯定会出凶灾,魏总千万切记啊!”

    魏学锋忙不迭地点头,心说好悬,今天还是来对了!这姓方的之前倒是轻描淡写提过一嘴,让他明年换个场子,可当时魏学锋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因为他这个捞偏门的买卖本来就要经常挪窝换地方。今儿要是不来这一趟,不晓得其中的厉害,万一顺风顺水做到明年却忘了搬家,岂不是惨了?

    方玄机一番安抚,扭头看了一眼陈列柜上的老式座钟。魏学锋识趣地站起身,再三感谢之后,表示晚上还有个饭局,得抓紧过去。

    方玄机也不客套,起身将他送到门口,又嘱咐那个模样特别秀气的弟子一定要将魏总送到院门口。

    魏学锋谦辞不用,方玄机折扇轻摇:“送是一定要送的,我那里屋还有长辈,老人人性喜安静,不方便见外人,还请魏总海涵。”

    魏学锋听他坦白直说,心里的疙瘩立马解了,又有点好奇,里屋那位方大师的长辈不知是哪路的神仙?

    分手之际,方玄机说一声“来日方长”,便一直站在门口,目送着魏学锋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魏学锋被方玄机的态度搞得心头激动,忽又觉得方大师那句“来日方长”似乎隐藏着几许深意。

    方玄机转身回屋,满脸惜别之意化作一丝不屑的冷然笑意,等他走到里屋的门口,脸色又是一变,成了毕恭毕敬的模样。

    这间套房的里屋,要比外间稍微小些,一张欧式圆桌,边上坐了一位文雅儒者,看他满头银发如雪不夹杂一丝黑发,年纪应该不小了,可他的脸色红润只有几丝淡淡的皱纹,只看面相的话竟然显得比方玄机还要年轻一些。

    要是齐欢他爸齐国栋在这儿,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位鹤发童颜的儒雅老者正是滨河名人,经常被滨河电视台经济频道邀请作为嘉宾,与董月儿一起参与谈话节目的,滨河商学院的教授黄茂森,黄老。

    黄老坐在圆桌边的椅子上,后背却不沾椅背,他腰板挺直,两眼微阖,似乎一直在闭目养神,听到方玄机进屋,这才睁开眼,嘿嘿一笑:“小方这前后棚的活儿,使的可真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