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6章 方大师的风水术
    方大师的道行再高,也没能跳出红尘不是?七十三号的水再深也还是水,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魏学锋胡思乱想来到门口,侧耳听听,里头隐隐约约有人在说话,只是声音低沉不像有女人的样子。

    难道这姓方的真约了别的客人?被人轻视的感觉让魏学锋皱了下眉头,转念又想,与方玄机结交的哪有等闲人物?今儿要是真能在这儿认识一两个能够自由进出七十三号的人物,也是不虚此行。这两年,随着魏学锋资本的积累,他越发地体会到所谓的天花板效应。

    说白了,以他的身份背景,哪怕钱赚的再多,资本再雄厚,最多也就是开着宾利去到那些所谓的私人会所,泡一泡不知在哪所野鸡大学就读的“女学生”。在他与九河真正的顶级圈子之间仿佛隔着一层透明的天花板,无论他如何努力,对于他头都顶上的那方世界也只是看得到,却触碰不着。就好像七十三号这个院子,要不是方玄机的邀请,他连扒着栏杆往里看两眼都得被保安轰走。

    魏学锋忽然有点激动,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有点像十几年前拿着片刀在街头砍人时的心跳与冲动。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一下情绪,不紧不慢地敲了三下门。

    屋里的谈话声停了,紧接着有人踩着嘎吱嘎吱的木地板走过来,大门打开,一个身着中式对襟绸衫的中年男人面带微笑迎了出来:“魏总实在是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就行,您何苦亲自跑一趟?”

    “大师为我指点迷津,打个电话哪行?一定要当面谢过!”魏学锋拿捏着腔调背诵着预先想好的台词,努力遮掩着他骨子里的匪气。

    “举手之劳而已。”方玄机呵呵笑着引他进屋,在一张洋式的皮椅子上坐了。

    这椅子也忒特么破了,都磨秃皮了!魏学锋感觉屁股底下的皮垫硬邦邦的,实在不咋舒服。

    一个十七八岁,长得很干净,眉清目秀的男生端着一个大肚的玻璃壶过来,方玄机指着壶中黑乎乎的液体笑道:“这儿的咖啡还行,魏总要不要来一杯?”

    “算了吧,我可喝不惯那药汤子味儿。大师要是好这口,前些日子人刚送了我一包猫屎咖啡,回头给您拿来得了。”魏学锋摆摆手,目光却停在端着壶男生的身上:姓方的这是又收了新弟子?也不知他从哪儿找的,一个个长得都跟个小丫头似的。

    “我也喝不惯,偶尔尝尝还行。”方玄机摆手拒绝。

    魏学锋干笑两声,让那弟子换杯茶来。他一个混混出身的暴发户,谁会送他咖啡?他只是听人提过猫屎咖啡不便宜,反正方玄机要是喜欢他再去托人买来就是。

    两人闲聊几句,魏学锋望着通往里屋的大门,心中涌起一丝失望,看来方玄机是不打算将里屋那位介绍给他了。

    魏学锋的表情方玄机尽收眼底,他却装作不知引入正题:“我看魏总的气色,最近的生意应该有起色了吧?”

    艹他娘,不让见就不见!魏学锋收拾起心情,脸上堆满感激的神色:“多亏您给调了调风水,我那儿总算是消停下来了,您可真是妙手回春啊!”

    “消停了就好。”方玄机对魏学锋并不恰当的比喻只是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

    魏学锋忙掏出一张银行卡,推到方玄机的面前:“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润金魏总已经给过了,这是干什么?”方玄机瞄了一眼桌上的银行卡,皱起眉头。

    “这真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心意,请大师一定要收下。”魏学锋态度诚恳,“而且,而且我听说这种聚财的风水,不但难搞,而且挺、挺容易出事的。”

    魏学锋对外宣称的主业是地产相关的土木工程,以他的能量也只是在城郊一带小打小闹地搞些小工程。魏学锋手中真正赚钱的买卖却是他在滨河周边,城乡结合部开的十几个棋牌室,明里是棋牌室,实际上就是地下赌场。

    前一阵子不知道咋回事,其中一家最赚钱的,连着出了两件事情。先是几个从南方过来的老千,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赌场赢走了几十万,紧接着一个从赌场贷了高利贷的赌徒又因为还不上钱,被逼得紧了点,竟然跳楼自杀了。结果不但钱没要回来,上下打点平事儿,又往里搭了十几万。

    魏学锋觉得邪性,正好有有朋友提到方玄机的名头,便托人请他给调了调那间赌场的风水。

    方玄机也不客气,张口便是二十万润金。魏学锋开始还有点儿心疼,后来一想,他包养的一个外语学院的女学生,模样一般,胜在年轻会英文,一年的花费也不指这个数。润金还是得花,就只当又包了一个丑点儿,老点儿的?

    哪知道那间赌场经方玄机调理之后,不但没再出事,反而财源滚滚,隔三差五就有肥羊进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前面亏掉的窟窿已经填上了大半。

    这可真是神了!魏学锋惊喜之余,又听人说起聚财风水容易出偏,甚至搞不好能出人命。他年少时虽然敢打敢拼,如今身家丰厚反而越发惜命了,尤其是风水命理这种捉摸不定又无从把握的东西,就更让人觉得担心。万一真的出了偏,岂不是要命?

    魏学锋想来想去,又约了方玄机,哪怕再散些钱,也一定要从他这儿要个准话,才能放心。

    方玄机被魏学锋一番嘀咕,引得哈哈大笑,接过弟子敬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才朝魏学锋摆摆手:“魏总多虑了,别人如何做风水我不清楚,但凡是方某做的风水,保证不会有出偏伤客的情况。”

    见魏学锋面带疑惑,方玄机板着手指侃侃而谈:“想要催财,无非就是几个法子。一是八宅明镜,不过用八宅法催的都是些升斗小民的小财,对魏总来说是杯水车薪,不合用。二是水法,无论是九星水法还是十二长生水法,都有催财的办法。只不过水法催财还要结合魏总的流年大运,一年两年是它,三年五载才有应验也说不定。再有就是紫白飞星,只是紫白法催财不但要看屋宅的座向,还要看元运年份,不是每座屋宅,每年都能用紫白飞星来催的,而且紫白法催正财还行,催不了魏总所要求的偏财。至于魏总所担心的出偏伤人,多半是五鬼运财之类的邪财,需要动用符箓咒语,请来阴兵阴将,五营兵马之类,这种财来的快,去的也快,方某人为了自己的招牌,也不会给魏总催这种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