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5章 花园路七十三号
    花园路七十三号,是个西洋风格的小院,白色的围墙,三层的洋楼,红砖绿地,环境幽雅。更难得的是这个地点,位于滨河市的中心地带,寸土寸金。虽然距离第一医院只隔了两个街区,花园路一带却绝没有医院附近那种鱼龙混杂的乱象,这里到处都充斥着浓浓的文化气息。

    做为百年前的洋人租借地,花园路上类似的西洋风格的小院还有不少,这些小院曾经的主人,要么是商贾巨富,要么是政界显要。

    做为历史的见证,它们被重新修葺,有些名人故居被划为文物保护单位,改成了小型博物馆对外开放,还有许多文物价值不高的,则被实力雄厚的机构商家买下来,或者作为办公地点,或者改建为别具风情的酒吧,以及价格不菲的私家菜馆。

    至于花园路七十三号这套院子,也提供餐饮娱乐,却不对外开放,属于私人会所的性质。

    与外面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会所”大不相同,进出七十三号的客人并不多,即便有车出入,也几乎见不到那种拉风酷炫的豪跑。就连许多住在附近的居民,都以为这座小院就是某个公司的办公地点,没挂牌子而已。

    花园路虽然地处城市中心,却是个闹中取静的地带,每天只有上下班的高峰时段,往来经过的车流才会塞满花园路。七十三号在花园路中段偏北的位置,距离齐欢上学的滨河一中只有几百米,下午五点不到,这边就被家长们的汽车堵个严实。

    好在整条花园路都禁止汽车鸣笛,车流再堵,也不喧嚣,在交警同志的指挥下有序地缓缓“流动”。

    “哒!哒!”车流中忽然传来两下刺耳的鸣笛声,不是普通汽车的动静,而是那种警用的电喇叭。

    路口负责指挥交警循声张望,视线之内没有警车,而且距离有点远,他没能锁定是哪辆车。

    那车两下鸣笛之后,便没再有动静。交警皱起眉头:这是哪个家伙私装的电喇叭?别让我逮着你!

    与此同时,距离七十三号五十多米远的一辆宾利里,副驾驶上一个穿着西装的家伙正把手机砸在司机的脸上:“你特么疯了?这是啥地方啊,也敢瞎特么逼逼!”

    西装男四十出头,带了副金丝眼镜,看模样穿戴像个商场赢家,发起飙来却是满脸戾气。开车的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也穿了西装,奈何满脸横肉,咋看都是个黑社会的马仔气质。

    西装男下手极狠,手机甩出去正砸在壮汉的眼框上,一道鲜血刷地流了下来。那壮汉被砸得眼冒金星,连连求饶:“三哥,我错了,前面那傻逼…….”

    “停车!”西装男不耐烦地一摆手,“我走过去。”

    “三哥,您手机。”开车的壮汉顾不得抹脸上的血,手忙脚乱地捡起砸过来的手机递了过去。

    西装男接过手机,推开车门时,后面正有一辆送快递的电动车歪歪扭扭地钻过来。眼看电动车就要撞了宾利的车门,那快递小哥也是身手不凡,哎呦一声,强行一拐,选了停在路边接学生的一辆宝来撞了。

    现场乱做一团,西服男却是理都没理,推门下车直奔七十三号的大门去了。路边有个目击事情经过的行人,抢上两步想要拦下他,被西服男的冷冽的眼神一瞄,心中发怵,心虚地垂下眼皮,没敢说话。

    西服男快步走到七十三号,见大门紧闭,只有一侧的小门有两个目不斜视的保安值守。他满面春风地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两位辛苦,方大师约我过来,这是他的片子。”

    “方玄机”,保安接过黑底烫金的名片,见上面只印了人名和一个手机号,既没有职务也没有名头。而且方玄机这个名字也挺特别的,像是玄幻小说里的人物。

    保安看过名片,又仔细打量西服男,紧绷的脸上浮起笑容:“您是魏先生吧?方先生刚才知会过我们。”这位保安虽然身材高大,说话却很客气,标准的普通话,带一点滨河本地的韵味。

    “我是魏学锋。”西服男点点头。

    “请稍等。”保安听他所报的姓名无误,这才递还了方玄机的名片,拿起步话机。简单通话之后,从洋楼里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到魏学锋的眼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魏先生请跟我来。”

    魏学锋扫了一眼年轻人的胸牌,上面没有职务,只有个名字“王平”。看起来这七十三号的规矩不小,魏学锋估计这是个仅限于工作场所的假名字。

    王平话不多,只说了一句“方先生在二楼”,便率先引路。

    不是说这楼里头,负责接待的都是美女大学生么,咋一个也没见到?魏学锋沉默随行,眼睛却忍不住四下打量,他各种会所去过不少,七十三号这种地方却是头一次进。

    魏学锋以前混社会的时候有个外号叫做魏三,这几年发达了,主营的业务是土木工程,以他现在的实力,各种生意零七八凑算在一起,也能算是个身家过亿的企业家,再加上他灰色偏黑的背景,“魏三”两个字在滨河市的某些圈子里也是响当当,有一号的。

    只是这七十三号的背景实在神秘,以魏学锋的能量,就连这座会所背后是哪路的神仙都摸不清。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魏学锋真正身临其境,反而觉得有点失望。楼里面看不到美女大学生也就算了,脚下这木制的地板也有年头了吧?踩上去嘎吱吱地响,就不能全撬掉铺一层新的?

    “王平”的话很少,只在上楼的时候提醒一句,便引着魏学锋来到二楼,好像走迷宫一样又转了七八个弯儿,才指着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介绍:“那间就是方先生的包间,魏先生请。”

    “王平”在距离包间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就止住了脚步,让魏学锋微微一愣。“王平”见他愣神儿,微微鞠躬又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微笑着解释:“方先生的房间还有客人,我们不方便过去,您请。”

    金屋藏娇?魏学锋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句挺有文化的词儿,七十三号再牛逼也少不了这个调调吧?魏学锋呵呵一笑,拿出资产过亿企业家的派头,对王平说声谢谢,然后大步朝楼廊尽头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