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4章 凌医生的系统很皮
    “凌医生,听说您明天要上一台颅内动脉瘤栓塞术?”齐欢爆发的同一时刻,距离一楼特护病房三十七点七米的走廊上,高大帅气的凌医生被满脸堆笑的医政科费主任拦下了脚步。

    “是的。”凌医生止住脚步,给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却没有继续接下去。

    费主任也是早就摸透了凌医生的脾气,呵呵干笑两声,赶紧转入正题:“凌医生可不可抽出五分钟时间,我想跟您了解一个事情。”

    “三分钟。”凌医生笑容不减,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费主任老脸微红,但马上就掐灭了心头燃起的小小的火苗子,他抓紧时间问道:“我就是想了解一下,前两天您抢救六十三床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六十四床的情况?”

    “没有。”凌医生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挂钟。

    费主任心里头毕竟不爽,他稍稍移动身子,试图挡住凌医生看表的视线,却发现他的个头实在太矮,踮脚都够不着。

    时间真的不多了,费主任整理一下思路,长话短说继续问道:“凌医生不要误会,我知道无论是六十三床和六十四床,其实都不是您的病人。我这儿也是因为周副院长过问,特别让我过来跟您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想必您也知道,六十四床的情况挺蹊跷的,病人明明挂着监护仪呢,却不知不觉地死了,而且监护仪也没报警,您说这事,也算是个医疗事故吧?”

    “也许是监护仪坏掉了。”凌医生有些心不在焉,脑海中浮现出那天准备上除颤仪的时候,系统突然给出的任务:“三百六十焦,一次除颤成功,奖励中级宝箱一个。”

    让凌医生感觉奇怪的是,正常操作下,系统的任务应该是:“一次除颤成功,奖励宝箱一个。”首先系统不应该直接给出三百六十焦这种具体要求,而且一次除颤成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给个初级宝箱都属于系统白送。

    难道是太阳黑子突然大爆发了?系统那天也出了状况。凌医生撇撇嘴,总之那天系统挺皮的,发宝箱时候还变卦了,把中级宝箱改成了初级宝箱,提示的信息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竟然说什么“基本阻止夺舍,奖励初级宝箱一个。”

    凌医生没时间研究夺舍是啥玩意,他还颇为期待地当场开了宝箱,结果是一瓶累计数量已经过万的精力药剂。

    费主任滔滔不绝地说着,忽然瞥见凌医生撇了撇嘴,他的医术平庸,察言观色的水平却是相当高:凌医生竟然走神儿了,奶奶的,明明说好给老子三分钟时间的,结果只给了三十秒还不到!

    好在费主任自我调节的能力也挺强的,念头一转就把心里的怨念消灭掉了。首先,以凌医生在第一医院的地位,根本不是他一个医政科的小主任能撼动的。而且,万幸的是,六十四床死掉的那老头是个孤老户,直系亲属都死绝了,只有一个在海外念书的外孙女。

    孤老头虽然死的不明不白,作为他唯一家属的外孙女却也挺好糊弄,不但没有追究院方的责任,还主动提出能否尽早将遗体安排火化,说是马上要开学了,还要抓紧时间赶回去。想到孤老头的外孙女,费主任的小心脏不禁怦怦地跳起来,那个小丫头叫啥来着?想起来了,她叫李尤,挺有趣儿的名字,那小模样,小身段儿,还真是个人间尤物来着。

    三分钟的时间,在两个同时走神儿的人身边,匆匆流过。凌医生收拾起心情,再度甩下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大步走远。费主任呵呵干笑着望着凌医生高挑帅气的背影,心想:反正我已经按照周副院长的吩咐找过凌医生了,该走的过场儿都走过一遍,下面总算轮到重头戏了。凌医生也说了,多半是监护仪出了问题,嘿嘿,那个提供设备的医药公司的小代表叫啥来着?长得挺水灵儿的那个?

    费主任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联系人,虽然快到下班点儿了,但工作不能耽误,正好把那个医药公司的小代表叫来,好好沟通一下这起医疗事故的问题!

    ~~~~~~~~~~

    同一时刻,第一医院的门口,齐欢的老爸老妈正在进行日常的互怼。

    “你说你,外头外头指不上,家里家里指不上,户口本第一页被你占着,真是浪费了。”赵春梅的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高了八度。

    互怼这个词不够严谨,两人之间一般都是赵春梅怼,齐国栋被怼。

    “回头咱就去派出所改户口,户口本头一页换你行不?”齐国栋脚下松了松离合器,汽车缓缓地往前移动了半米。他稍微有点儿烦,倒不是烦赵春梅,已经在医院门口转了三四圈儿了,还是没能停上车。

    “你少扯这没用的!”赵春梅挽起眉毛,指头差点戳到齐国栋的太阳穴上,“我就问你,房子没卖出去,孩子住院的钱咋办?”

    “房子没卖出去怨我啊?”齐国栋苦着脸,“你刚要是松下口,便宜点儿,不就卖出去了么?”

    “放屁!”赵春梅坐在自家车里,数落着自家的老公,不用顾及形象,唾沫星子直接喷过去,“大家说好的三百二十万,凭什么他说变就变?再说了,那王八蛋张嘴就要砍十万块啊,那是便宜点儿么?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啊......”

    科罗拉的内部空间不大,齐国栋被赵春梅吼得有些耳鸣,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果不其然,赵春梅说不了两句,就能把话题扯到他没本事这个痛点上面。

    “要不,还是跟他大舅借点儿?”齐国栋别的本事没有,却有一宗能忍的长处,任凭赵春梅****地喷他,却始终保持一种唾面自干的淡然。

    “还找我大哥借钱?”赵春梅又气又急眼圈儿发红,“小欢住院的押金还是我大哥给垫的!我可没这个脸,再找大哥张口。再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咋不去想办法,啥事都找我大哥,你的工作还是大哥办的呢!”

    齐国栋嘴唇动了动,到了嘴边的话终于没有说出去。他这个教育局的工作的确是赵春梅的大哥给活动的,但问题是,这也是赵春梅要求的啊,依着齐国栋的性子,留在中学里做个物理老师也挺好的。又不用他当班主任,每周就那么几节课,大把的空闲时间,还能享受寒暑假,悠哉游哉多好?

    不过,齐欢这次住院真是花了家里不少钱,齐国栋甚至把给他老娘预备的紧急款都垫上了,也还是杯水车薪。耳边,赵春梅的唠叨数落宛如涛涛江水,齐国栋悄悄叹了口气,神游车外,开启了精神上的自我隔离模式。

    他的目光落在路旁的一副广告上,内容是滨河经济台的一档谈话栏目,画面上主持人董月儿一身淡米色的套装,笑得恬然,在她边上则是一位头发全白的学者,风度翩翩。

    齐国栋挺喜欢这挡节目,董月儿年轻貌美而且气质出众,和她搭档的是滨河商学院的黄茂森教授,此老不但学识渊博,做节目时更是妙语连珠,口才了得。

    “别盯着了!”齐国栋走神儿没有半分钟,马上被赵春梅察觉到了,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醋意:“盯着也没用了,你没看朋友圈儿吗?董月儿死了。”

    “死了?!我前两天还看她节目呢!”齐国栋有些吃惊地扭回头,这肯定是个谣言,这帮四五十岁的老娘们儿,啥谣都能造出来!

    “有种节目叫录播,你知不知道?”赵春梅白他一眼,把手机伸到齐国栋的眼前,冷笑道,“你不信拉到,反正我没造谣,更没传谣,朋友圈儿里说的,说她是感情问题,烧炭自杀的,人都死了十几天了。”

    齐国栋半信半疑,正要细看那手机上的消息,后面忽然传来警车喇叭的哒哒声。齐国栋手忙加乱地连着打了两把车轮,他刚刚让开空间,就见一辆黑色的宾利从边上挤了过去。

    “奔丧去吧!”赵春梅盯着前面的宾利,咬牙切齿,“这帮疯子,连警车的喇叭都敢装。”

    齐国栋不屑一顾地摇摇头,飚了一句英文:“no Zuo no die。”

    那宾利也只响了两下高音喇叭,“叫”开了路,便猛地提速,向前窜出十几米,在进入主路口之前,提前右转,钻入一条狭窄的小巷,朝着花园路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