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章 祖爷真是好气魄
    “可我这回要是改主意,选个贫呢?”齐欢心中升起一个念头,打断了焦木娃娃的唠叨。

    焦木娃娃马上改口:“祖爷高明,转世重生虽好,毕竟还得重新来过,不如一鼓作气,毕其功于一世,就在这一世,克期取道,直登仙阶!”

    齐欢故意不说话,焦木娃娃自顾自地继续唠叨:“所谓贫,只不过是正财难聚,以祖爷的手段大可以拘狐做法,招来阴兵五鬼,搬运邪财,邪财可求不可聚,花起来才叫一个爽快......”

    齐欢听得心里冷飕飕,感觉面对的是个神棍娃娃,他忙打断焦木娃娃,学着焦木娃娃的语气,文邹邹地沉吟道:“其实,选择孤也未尝不可。”

    “呃?!”焦木娃娃说的兴起,没想到齐欢又改了主意,不过他只是稍微停顿一下,马屁立即跟上,“若依着小柳儿说,夭、贫、孤三种,最捷径的修道之路便是这个孤字。”

    齐欢继续沉默,等着焦木娃娃继续往下说。

    这货果然是个话痨,滔滔不绝地扯起来:“自古成仙了道者,哪个不是大道独行,独来独往的?千百年来,如祖爷这般一心向道者,再无别人,岂不是早就暗合了这个孤字?佛祖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佛祖多暂说过这话?齐欢暗暗好笑,不过他总算弄明白了这娃娃,也就是小柳儿所说的三选一的全部选项。而且听小柳儿刚才一直催促,似乎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应该做出选择。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番简短的交流,齐欢对于祖爷二字的来历,也有所推测。按小柳儿的说法,这祖爷想必是个修道的,姑且不讲现在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里,到底还有没有修道的,反正一个能通过意识进行沟通的焦木娃娃,已经足够颠覆齐欢的三观了。

    齐欢之前也听人说过,过去有些算命的,在传授徒弟的时候,往往会让弟子从夭、贫、孤中选择一样,作为窥探命运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没想到,这祖爷所修的道,也得从三缺中选择一样。

    听小柳儿的意思,那祖爷当初应该选择了夭字,然后通过某种秘法以转世重生的手段来续命。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这回祖爷玩砸了,不知转世去了哪里,这焦木娃娃反倒把齐欢错认做祖爷了。

    无论如何,如果让齐欢来选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选这个夭字的,原因很简单,他既不会延年曾寿的道法也没有转世重生的手段。

    至于第二种贫,也不在齐欢的考虑范畴,单冲“邪财”两个字,就让他十分反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齐欢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并且深以为然。

    除去上面两种选项,就只剩下一个孤字了。齐欢扪心自问,若他是祖爷,真由他来选的话,怕是会选这个孤字。齐欢从小体弱多病,身体发育不足,个子瘦小,脸色苍白,由于经常跑医院,学习成绩也属平平。

    唯一的幸运是他家的地理位置不错,占了个学区房的便宜,而且他的运气也不错,初中毕业时抽中了滨河市一中。不过就他这么一个病秧子,即便进了重点中学,也只能算是班上的边缘人物,别说不受女生待见,就连男生里朋友都没有几个。

    齐欢对这个孤字,倒是习惯了的,甚至有时候,他觉得一个人挺好的,至少不用费尽心思去讨别人的喜欢。

    小柳儿说了半天孤字的好处,见齐欢始终不接话,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催促起来:“祖爷,再有一刻钟可就真到午时了......”

    “那就选这个孤字吧。”齐欢随口说道。

    哪知,他的话音未落,眼前忽然一片刺目的强光闪耀,仿佛有无数条闪电撕裂虚空,紧接着耳边一阵轰隆,震耳欲聋的滚滚雷音,将齐欢震得心神摇动。

    齐欢正恨不得用棉被蒙头,那闪电雷音倏地不见,隐约中,他的耳边响起一阵低沉悠远的浅吟低唱:“何人为我调素琴?叠叠为我写孤襟。庶令鬼神伴伊泣,山空树冷风萧森。”

    齐欢正觉得此曲太过忧伤凄凉,那吟唱的曲调忽然一变,变得昂扬高亢:“道法本无多,南辰贯北河,都摄三七数,降尽世间魔!”

    刹那间,齐欢心神激荡,只觉得胸中升起万丈豪情,竟仿佛自己真的成了仗剑天涯,降魔除妖的侠士一般。

    “恭喜祖爷,贺喜祖爷!”小柳儿奶声奶气的马屁声将齐欢拉回了现实,眼光所触,那黑不溜秋的焦木棍上竟然隐隐泛出一抹暗红色的光泽。

    小柳儿的声音里透着喜气:“祖爷真是好气魄!千百年来,向道者不知凡几?从来没人敢选这天缺三法中的孤字,唯我祖爷,那才是真豪情,大气魄!正所谓,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也唯有祖爷这等真男儿才能从这万丈红尘,香粉堆儿里,从容不迫,进退自由。请容小柳儿为祖爷献上一曲,正所谓,满室天香仙子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惹人间桃李花......”

    齐欢被小柳儿一番话说懵了,好半天才回过味儿来,忙打断小柳儿:“我选的可是个孤字,和万花丛,香粉堆儿没关系吧?”

    “呃?!”小柳儿被问得一愣,停顿片刻忙又顺着齐欢的语气咯咯笑道:“对、对、对!长生大道,虽然是逆天而谋,任凭老天爷用那万花丛,香粉堆儿来挡您的道儿,但在祖爷眼中,不过就是清魂草,静心炉,咯咯咯。”

    “卧槽!难道是选错了?”齐欢忍不住嘀咕,咋听这娃娃的意思,我竟然选了个地狱级别的难度?不对啊,我又不是祖爷,胡乱选的应该不算数吧?可、可刚才那雷鸣电闪,浅吟高唱的,真挺像回事儿的,不像是幻觉......

    “祖爷,齐国栋和赵春梅回来了!”小柳儿的声音打断了齐欢的沉思,“这会儿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

    老爸老妈回来了?齐欢微微一愣,他住的特护病房和医院大门隔着一座门诊大楼,距离那边最少也得百十米,这娃娃是怎么感应到的?而且听这焦木娃娃的口气,颇为不善。

    “祖爷,等会儿还是按老规矩来?”小柳语气里透着兴奋。

    “什么规矩?”齐欢皱眉,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祖爷每次夺舍投生之后,头一件事不就是要先把您的肉身父母远远地安顿了吗?祖爷是修行人,身边儿留两个老累赘,碍事碍眼不说,万一耽误了祖爷修行,岂不是麻烦?”小柳儿奶声奶气地反问,好在他对齐欢的祖爷身份丝毫没有怀疑。

    这货说着说着,忽然来了灵感,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语气变得激动起来:“小柳儿明白了!祖爷这一世改弦更张,选了个孤字!您这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与其把俩老家伙远远地打法了,不如直接、干脆、一了百了......”

    小柳儿见齐欢不搭话儿,以为真的说到祖爷心里头去了,更是来了精神,主动请缨道:“祖爷,您要是觉得李小七那厮做事不牢靠,不妨交给小柳儿来办。小柳儿别的本事不算啥,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那两个老家伙......”

    “放屁!”齐欢顾不得意念交流,干脆直接吼了出来。他都快气炸了,用力将手中的焦木条朝地上砸去,混账王八蛋的烂木头,竟敢打老爸老妈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