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1章 凌医生真是太神了
    初夏的上午,十一点钟,正是阳光最美的时刻。暖暖的光影,从树叶的缝隙中安静洒落,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隔着玻璃,一只橘猫跳上窗台,悠闲地踱了几步,然后蹲下,鼻尖顶在玻璃上,眼睛瞪得溜圆,神情戒备地向病房里张望,仿佛这片病区全成了它的领地。

    滨河市第一医院,作为滨河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也是北天省首屈一指的三甲医院,这里的特护病房主要提供给那些刚从Icu也就是重症监护室中转移出来的,部分需要特别看护的患者。

    根据房间的大小,特护病房一般安置两到四张病床,每张病床都配备可以监测心电,呼吸,血压,血氧,脉搏和体温的监护仪。

    橘猫张望一阵,忽然伏低了身子,弓腰探爪,好像发现了老鼠一样,摆出一副准备扑杀的姿势。

    病房里面自然不会有老鼠。此刻,靠窗的病床上,仰面睡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生,消瘦的脸孔被扣在上面的呼吸面罩遮挡了大半,里面冒出的蒸汽,和他的脸色一般苍白。

    男生正闭着眼睛,努力地平静着他的气息,对于窗外橘猫的举动,一无所觉。

    猛地,橘猫嗷呜一声惨叫,一扭身儿跳落窗台,夹着尾巴逃了,同一时刻,病房里面的男生,眼球开始疯狂地转动。紧接着他的双眉猛然皱起,表情变得扭曲狰狞,呼吸面罩下面传来急促的丝丝声。

    滴!滴!滴!监护仪发出尖利的报警,一下子划破了病房里的静谧。

    十几秒的时间,一个小护士冲进病房,目光在监护仪上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紧跟着,一个年轻的住院医跟了进来,将小护士拨在一旁,住院医冲到监护仪跟前,连续按动几下按钮,切换到心电监护模式。

    “室颤!”住院医的声音里透着焦急,“通知主任!”

    “好。”小护士转身就跑。

    她刚冲出病房,就见迎面过来一群白大褂。看清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的那个修长身影,小护士的眼睛一亮,急忙大声招呼:“凌医生!这边!六十三床的患者,室颤报警!”看她那难掩激动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位凌医生的信任度,远远超过了住院医口中的主任。

    “六十三床?齐欢?”人群中间,那个年轻的不像话,帅的更不像话的医生低声嘀咕一句,迈开大长腿,只几步便甩开了身后跟着的一众医生,率先朝这边疾步而来。

    齐欢虽然不是他的病人,凌医生却也听说过这个奇怪的病患。

    齐欢,男,十八岁,就读于省重点的滨河一中,本该风华正茂的年纪,却因为体质虚弱而成了医院的“常客”。尤其是这一次住院,他的病情不但来势凶猛而且极为蹊跷,各项化验的结果显示其身体的各种机能都处于严重衰退的状态,可是经过专家们几次会诊,竟然一直无法确定具体的病因。

    鉴于齐欢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尤其是心肺功能出现紊乱,甚至到了危及生命的边缘,院方只好暂时将齐欢安置在特护病房。

    “准备除颤仪。”凌医生身后,一个身材高壮的医生朝边上几个实习生甩下一句话,也大步腾腾地跟上来。

    作为凌医生最早的追随者,高壮医生可是见识过凌医生堪称独步华夏的超长心肺复苏技术的。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许多时候,凌医生就是许多命悬一线的患者们的天!

    “除颤,2oo焦。”进入抢救状态的凌医生虽然年轻,却有着当仁不让的大将之风。

    “充电完成。”高壮助手提示。

    “让开位置!”人堆儿里面,一个身材特别矮小,嗓门儿却特别嘹亮的女医生大声喊道。

    病室里紧张忙碌,人们的目光或者落在监护仪上,或者落在凌医生那帅的不要不要的身影上,却没人注意到,病床上齐欢那扭曲狰狞的表情渐渐地舒展开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濒死体验?或者,我已经死了?”齐欢俯视着屋子里面忙碌的人群,心情很复杂,与病魔斗了十几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败了?齐欢不甘心。

    这是一种“灵魂出窍”般的体验,齐欢觉得自己正漂浮于屋顶之上,下面,凌医生正手持除颤仪,靠近病床上那具单薄瘦弱的躯壳。

    “这个凌医生应该长得挺帅的吧?边上两个护士小姐姐的眼睛一直粘在他身上。”齐欢有些心不在焉,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凌医生的脸。

    除颤仪完成充电,凌医生却忽然迟疑了片刻,然后斩钉截铁地更改了指令:“调高到36o焦!”

    第一次除颤便直接跳到36o焦?!角落里的某个小住院医的心中疑惑。可凌医生身边的几个家伙,却没有一丝迟疑,直接按照吩咐调整除颤仪的参数,小住院医扁了下嘴巴,没敢吱声。

    “下辈子......咱也争取投胎个超帅的......”齐欢俯视床上“自己”那具僵尸般的躯壳,无奈地开始规划下一世的人生。

    凌医生的除颤仪稳稳地按了下去。

    “嘭”!上身被电流刺激猛地一“跳”,齐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灵魂”瞬间归位,他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凌医生关切的眼神。

    “帅哦!”齐欢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马上就被周围人们努力压低的惊叹声音淹没了。

    “凌医生真的神了!”

    “那当然啦!”

    “直接跳到36o焦啊!”

    “不行吗?凌医生很有把握的。”

    我这是被抢救回来了?视角从俯视变成仰视,齐欢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他的眼皮变得沉重。那种熟悉的无力的窒息感,让齐欢特别怀念刚才俯视众人时那种无拘无束的轻松。

    要是能多飘一会儿也好啊!只有体验过无拘无束的自由,才越发觉得孱弱的身体是太大的累赘,齐欢在心底无奈地叹息,甚至有点儿埋怨凌医生的医术太过高明了。

    望着光彩照人的凌医生,齐欢不禁自惭形秽,他偏过头,目光所及,看到旁边六十四床监护仪的屏幕上绿色光点所划出的一条笔直的直线。

    “六十四床的个监护仪坏了?”齐欢觉得奇怪,根据他的经验,那屏幕上的绿色光点代表着患者的心跳频率。

    来不及细想,下一刻,齐欢的耳边就响起男人低沉飘渺的吟唱之声:“袖中雷印嚇山精,手把杨枝学隐形。此心本是通神藏,一念差时万状生!”

    “谁在念诗?我这是幻听吧?不过,这诗又是啥意思?”齐欢来不及细想,脑海中便爆炸了一般,仿佛有百千人同时在他耳边说话,有吟诗的,有念咒的,有唱有说,有哭有笑,明明声音混杂乱作一团,却又听得明明白白,各自分了。

    “信息量太大了哦!”齐欢眼睛瞬间翻白,彻底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