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国风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倒是没这么多
    “这可不是将就,这是享受啊——”

    范萍上次来的时候就住在伦多克酒店,所以这会儿还没到自己房间里面,也能想象出来是有多么奢侈,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可以省下的:“这次就这样了,下次可不许这样见外的。”

    “好的,范阿姨,下次肯定不会见外了,四姐你带阿姨她们上去吧。”

    眼瞅着旁边带人去的侍应生到了,郑建国也就顺着范萍的意思答应下来,很快目送郑冬花带着她们离开,也就剩下了范戴琳:“范姐,我就不送你们上去了,你们这也算是老坐地户了——”

    “你安排住处也没和我说,算了,你这财主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明天早上你得招呼客人,我就去下灯塔街的房子里看看,下午再去你家玩——”

    嘴上说着看了眼杨娜,范戴琳和她点了下头也跟着旁边的侍应生走了,郑建国瞅着正和卡格尼与杰西卡说着什么的布鲁斯,那俩货他是早就打了招呼过来见布鲁斯的,便见布鲁斯转身忘了过来,还开口道:“你不用招呼我的,我带她们俩上去了,正好我在这里过两天——”

    “ok~”

    摆了摆手目送布鲁斯带着卡格尼和杰西卡离开,当然卡格尼漂移的眼神望来时,他还是摇了摇头吐出了个词的口型,不想旁边的杨娜开口问了:“你在发什么暗号?卡格尼惹事了?”

    “抽了点不应该抽的东西,不过我已经找了警察去警告过给他东西的人了,要是还不改正我会把他送进警察局的——”

    针对卡格尼乱抽东西的事实,郑建国也是已经和布鲁斯进行过短暂的交流,毕竟人家作为父亲是相信自己才把卡格尼让自己照看的,如果出了这种事儿再不去说声,那这个朋友也是做不下去的,只是随着他话音落下杨娜的声音却有了变化:“是那个叫尤娜的年轻女警察吗?”

    “嗯,你猜的很对——瑞贝卡还在那个社区医院?”

    想起自己上次被警察临检后带去抽血时见到的姐姐,郑建国却是在下意识的说完后才警觉这个态度不对,接着望向了杨娜后开口道:“好吧,我和尤娜只是朋友,真正的那种朋友——”

    “你要是个普通的住院医,我还会相信也许你把她当朋友,她把你当朋友的,但是我知道美利坚女人不会在意自己的男朋友之前有过多少女人,先说好郑建国? 你要是和她搞出什么事儿? 我会把你阉了的。”

    冷冷的扫过郑建国的裤裆,杨娜面带微笑的以风清云淡的语气说了? 瞅着旁边的李铁出现后换了个话题:“要是你感觉现在买房子不合适? 那还是最好正式和范姐说下——”

    “嗨,建国? 我想在这里也跟着斌哥学习下——”

    看到杨娜说完后走了,李铁便在她话音落下后开口说了? 郑建国却是瞬间皱起了眉头:“你是离不开罗兰吧?”

    “呵呵——”

    依旧有些黑的大脸上露出个灿烂的笑? 李铁下意识的挠了挠后脑勺,却是依旧仿佛几年前的模样:“让你看出来了——”

    “——你现在也是个总经理了,别像没见过女人似的不行?”

    仿佛才忘了自己先前的模样,郑建国开口说了才醒悟起来自己说这话有点昧心? 李铁这两年就对罗兰一往情深了? 可他现在单是睡过的就俩,还有一个只等着去睡的,便也就接着开口道:“那好吧,那正好你和斌哥做个伴儿,不过国内那边你打算交给谁?有什么人选吗?”

    “交给郝运吧? 他比我强多了,首都那边的事儿都是他在处理? 我就是橱窗里的样品——摆设而以。”

    看到郑建国松口,李铁便是毫不犹豫的推出了郝运? 兴高采烈的说过了后还不忘自贬了下,不想郑建国眉头又挑高了几分:“我还打算让郝运出来学习下? 再去换你出来呢。”

    “郝运不用学习? 有什么不会的都是他哥郝汉在教他? 比我在场面上强多了,面对寇阳的爸爸我腿都在哆嗦,脸那都是白色儿的——”

    再次摇了摇头,李铁以一副你小看人家的模样说着,郑建国也就想起了这哥哥原本的性格就是内向型的,属于站个场子充充门面类型的,也就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你得和斌哥好好学习才行——”

    “得嘞~就按你说的办!”

    啪的拍了下大腿,李铁便笑成了傻子一般的灿烂,郑建国也被他这没有心机的模样给逗笑了,原本能够带上罗兰,他可就是为了帮李铁在使劲的。

    只是没等郑建国这个想法闪过,李铁脸上的笑容敛去,飞快从口袋里摸出了封信来:“这是罗兰她爸爸给你的信,罗兰怕她给你的话会让寇阳和杨娜多想,就在下飞机前让我交给你了,那个,我把卜发才给弄出来了——”

    “你把他给弄出来了?为什么?”

    才接过个皱巴的信封,郑建国便被李铁的话给带歪了注意力:“你还和他有来往呢?”

    “是啊,我感觉他是个朋友,当时你去城里上学的时候,都是他带我玩,后来我听你说了去南边可以赚钱就爬了火车到的羊城,只是我们在游泳的时候被抓住了——”

    李铁大着嗓门好像记起了当时和卜发才的友情,不过随着他这话才出口,旁边早就竖起耳朵听着两人说话的赵亮亮却是几步到了二人旁边,开了口:“那个,李总,这个事儿就别再说了,以后谁问也别再说了。”

    “是啊,李铁,那是违法的,你以后就别再说了。”

    接到赵亮亮隐晦的眼神,郑建国目光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扫过,也就冲着李铁开了口说过,好在他知道这哥哥是没啥心机的,也知道以他的性子不能拐弯抹角提醒,于是继续开口道:“以前我那也是不懂事儿,现在要是传出去了,搞不好一个教唆你们违法犯罪的帽子就扣过来了,现在盯着我的人可不少。”

    “哦,那我以后不说了,你放心。”

    李铁开口说着看了眼赵亮亮,目光跟着在他身旁的女人面上看了看,接着开口道:“赵哥你也别给旁人说了。”

    “——好的,李总。”

    默默的看了眼这货,赵亮亮心说兄弟你该配副眼镜了,好在他也听到先前两人的对话,知道这货是要留下来陪罗兰读书的,便想起来以前自己对郝运可是也不错的想法,接着又看向了郑建国:“建国,你说的这个话还有谁知道?”

    回过头来再次看了眼李铁,郑建国瞅了他一眼发现这货满脸问号,于是开口道:“李铁你给卜发才说了吧?”

    “是了,我给卜发才说过,不过那也是早了——”

    好似明白过来什么,后知后觉的李铁飞快点头说着,郑建国也就看向了赵亮亮:“既然都这样了,那以后别提就是了,卜发才就是原来村里的二流子,成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不过他也是有点小聪明,知道偷鸡摸狗是要被打断腿的,可鸡蛋他是没少偷了,后来想游泳去港岛来着,却被解放军抓了回来——”

    “原来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陡然间醒悟的赵亮亮点了下头,不过他之所以凑过来,还有个事儿没说:“罗兰她爸的信你看完记得放好,别让人给拿去了——”

    “嗯,看完我就烧了。”

    郑建国倒是没想到这哥哥的警惕心这么高,好在他原本就有着就差确诊的被害妄想症,也就在应下后看向了旁边同样竖着耳朵的朱景宏,探出了手道:“你好,朱师傅,久仰大名了——”

    “建国你好,你这个恭维还不如不说,说久仰大名的是我才对,我朱景宏在四九城下还算是有点薄名,可你连四九城都没住过,我听着呢难受,你说着呢亏心——”

    朱景宏自打下了飞机就打量过郑建国,只是从那看到现在心里都是在犯嘀咕的,满脑子转悠的都是这么个面相,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有钱到这个程度的,当然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脑海里转悠而过:“听说你叫我来,是专门看汝瓷的?”

    “汝瓷我手上只有拍来的一件,确切的说是看古玩的,只要是古玩都看,当然有些是上不了手的,因为都在博物馆里面了,后面我还有个想法——”

    浑然不知有人在给自己看面相,郑建国也没因这老头的不客气而心有想法,因为朱景宏说的原本就是实话,他只在四九城里住了不到一周,就飞出国了:“等着赵哥带你溜达完咱们再谈,怎么样?”

    “拍来的汝瓷,花了多少钱?你什么想法现在不能说?”

    朱景宏花白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个疙瘩,郑建国却点了点头道:“花了十三万英镑,差不多15万美元,就是我发现流落在外的古玩不少,当然全部买下是力有不逮,只是像汝窑元青花这样的珍品,我还是想买下来的,到时我会在国内以建国公司的名义成立个博物馆——”

    “你愿意把这些国宝带回国?你不怕有天再被人砸了?”

    朱景宏脸上的眉头瞬间散开,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郑建国的脸问过,不想却被他的一句话差点气死:“该砸的时候是要砸的,比如我儿子不小心摔了,我难道把他腿打折?那不至于。

    我会把给他东西的人腿打折,我买下来就是带回国的,不带回去买了干啥,放在别的博物馆我一样去看,你们回国的时候我就会让人把这个带回去的——”

    “——你以后说话不带大喘气的,我同意了。”

    朱景宏吭哧了声翻了个白眼,郑建国也就点了点头看向了旁边的赵亮亮:“那赵哥你带朱师傅去休息吧,一路上也舟车劳顿的——”

    “我想看看你手上的汝瓷。”

    朱景宏飞快开口打断了郑建国的安排,赵亮亮不禁眼睛一瞪,郑建国便改了口道:“那好吧,正好我的车子还能再坐三人,你们先等会,我和老师去告别。”

    “好的,你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朱景宏开口抢在了赵亮亮前面开了口,便目送郑建国到了远处和那个染了头发的老头说着什么,便开口道:“小赵,这个郑建国很有钱吗?”

    “朱师傅你怎么这么问?”

    赵亮亮瞬间提高了警惕,不想朱景宏开口道:“我怕我挑中的东西,他买不起——”

    “——你知道咱们来的时候,那架飞机多少钱吗?”

    瞬间无语的赵亮亮默默说了,接着看到朱景宏投来好奇的眼神后开口道:“9600万美元,这还是他在去年就买下来的,还有齐省准备建的那个影视基地的投资,也有1亿美元,这都是半年前就差不多敲定下来的,也就是说他半年前就有这笔钱了,你认为他会拿出全部家当来干这些事儿吗?”

    “不会,没人会这么干的——”

    花白的眉头瞬间皱起后松开,朱景宏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他并不知道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是多少,但是他知道美元比人民币值钱多了,可想想自己被发回来的那套宅子也才卖个七八千人民币,便感觉拿1亿美元买飞机的郑建国,最少也得有个大几十亿美元家产:“除非他有几十亿——”

    “倒是没这么多——”

    这下轮到赵亮亮得眉头皱了起来,他是隐约能猜出郑建国身家的,只是在没多久后跟着郑建国和杨娜以及爱人上了那辆普利茅斯车,才把这个事儿说了后,就被郑建国的话给吓了一跳:“朱师傅猜的不错,钱的事儿您不用担心,另外我还有个想法,就是想成立一家寻宝公司,古代的时候南海沉了不知多少船,还有民国时期那位皇帝落魄时卖了批书画给古玩商人——”

    “你倒是有心人,沉船我不知道,但是那个皇帝被天律那帮子古玩商给坑了后,他就不再相信当地人和国人了,而是把几批古玩都卖给了一个法兰西商人——”

    朱景宏目光在前面驾驶位上的郑建国脑门上转悠过,他是没想到自己能听到如此熨帖的消息,先前那点对郑建国的不满瞬间消失:“这个事儿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法兰西古玩商人叫罗森泰,只是什么洋行的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