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吓到老妇人
    郑跃没有去看大长老,反正不影响他就好。

    由于越靠近夏芊语,郑跃就紧张,下意识的又踩在天机山的命理之上。

    整座山又一次的运转了起来。

    而身为天机山一员的老妇人虽然听不到脚步声,但是还是感觉到了异样。

    她看着大门眉头皱了起来,她总感觉有什么凶猛的东西要冲进来了一样。

    有这种感觉后,她的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慌,但是并不强烈,以她的修为自然可以压制的住。

    很快她看到了,看到一只脚踏了进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居然没有动手没有防御,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对方迈步走进来。

    不过是眨眼之间,她就看到了,看到一位熟悉的面孔。

    是的,熟悉的面孔,刚刚没多久才见过的面孔,那位雨汐仙子的道侣。

    看到对方的瞬间,老妇人就有些恼火,这里是他可以来的地方吗?

    当她想要开声斥责的时候,那个人看了过来,在那么一瞬间他们的目光对上了。

    而就在目光对上的瞬间,老妇人的脑中如同受到了无尽的冲击,她张开的嘴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她感觉自己看见一座山,看见了一片天,看见了一个脚踩寰宇的存在。

    而这种压力在快速的压向她,就这么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膝盖软了。

    她低下了头,即将跪地臣服。

    不管是不是出于本人意愿,她必须这么做,因为无法抵抗。

    “嗯?”突然间,皱眉的声音从水池中传出。

    而就是这声音传出的瞬间,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威势全都消失殆尽。

    老妇人愣住了,已经屈下的膝盖又立了起来,她感觉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

    但是眼前那个人,依然站在那里,从未动过,不他后退了一步。

    但老妇人转头看向水池的时候,发现刚刚发出声响的正是雨汐。

    但是雨汐并没有醒来。

    老妇人看看雨汐又看了看郑跃,她五味杂全,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光何其浅薄。

    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她可以俯视的,如果刚刚不是因为雨汐突然出声,她可能已经跪在地上了。

    可是面对这个人,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郑跃才不管那个老妇人,刚刚他一进来就听到夏芊语的声音,这把他给吓的,差点掉头就跑。

    还好他心里素质过硬,没有做出这么丢脸的事。

    确定夏芊语并没有醒过来后,郑跃心里松了口气。

    然后转头看向那个老妇人,这位前辈好像有些害怕他,但是跟那位大长老完全不同。

    眼中的恐惧不及对方百分之一。

    所以应该只是刚刚一不小心吓到了,而不是有能力算到他的存在。

    郑跃看着老妇人,本想开口询问一下夏芊语她们的事,只是刚刚打算开口,那位老妇人就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郑跃有些无奈,有必要这么害怕嘛?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大长老已经过来了。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对着郑跃恭敬道:

    “前辈禁忌之书已经取来了。”

    大长老是赶过来的,他生怕这里发生什么误会,毕竟不是谁都能明白眼前这个人的恐怖。

    而老妇人看到自家大长老这么恭敬的叫这个人前辈,她就更害怕了。

    虽然无法理解,但是从大长老那就能得出,眼前这个人究竟有多么可怕。

    毕竟大长老都把禁忌之书拿出来了。

    郑跃接过盒子,并没有现在打开,而是看着夏芊语那边道:

    “她们在干嘛?”

    大长老立即道:

    “她们是羽仙雪地的弟子,羽仙雪地跟远古时期的一些大能有关,所以关照她们是必然的事。”

    郑跃有些无奈,他发现大长老根本不知道他跟夏芊语的关系,然后只能看向那边的老妇人道:

    “还是你说吧。”

    老妇人也是恭敬道:

    “回前辈,您的道侣跟她师妹,在算鬼修鬼奇子的行踪,不过她们师父交代可以尝试算一下距离大劫的时间还有多少。

    因为这件事一说就无法算到,所以她们并不知晓,但是肯定没有危险。”

    大长老一脸的懵逼,道,道侣?

    难怪,难怪不让他说,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不知道。

    郑跃点点头,随即问道:

    “她们还有多久醒来?”

    “大致一个小时,如果完成算天,水池的水会出现沸腾。”老妇人立即回答。

    郑跃点点头,思考了下道: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等道侣的人,不要打扰我。”

    说完郑跃就走了出去,然后坐在外面的石桌前开始看书。

    等郑跃走出去,大长老才跟老妇人对视一眼。

    两个人眼中有些不解。

    老妇人小声问道:

    “师兄,他是?”

    大长老瑶瑶头:

    “不可说。”

    老妇人心中骇然,不可说这个可就严重了,比她预想的还要可怕。

    随后老妇人又道:

    “那刚刚那位前辈说的是什么意思?”

    大长老询问了下他们来的情况,最后得出结论道:

    “他就是一个二阶的普通修真者。”

    老妇人明了,原来一切都只是对方的伪装,甚至他的道侣都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也不敢说出去。

    此时大长老又对老妇人感慨了句,道:

    “师妹啊,我等三生有幸。”

    老妇人依然是震惊,三生有幸吗?

    她还是无法理解刚刚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可是先前的那一幕确实让人震撼无比。

    ————

    郑跃没有理会那两个人的想法,反正不暴露就好了。

    一小时的时间还是够他看完这本禁忌之书的。

    这般想着,郑跃就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盒子一打开,他就看到一本书籍安静的躺在里面,书籍的封面映刻着三个大字——行路记。

    这一瞬间,郑跃已经百分百确认了,行路记就是记载着世界真相的书籍。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行路记,郑跃还是不理解其中原由。

    尤其是这本行路记的开头也跟其他行路记相似:

    一觉醒来,天空出现了一道未知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