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终会遇见你 > 第八章 见证了林晗的转变二
    高中三年,其中滋味,无法想象。

    高中确实是不同以往了,这点谢月也有所体会。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无暇顾及他人,高中,交不到什么知心好友的。一个班的同学,甚至相处三年,也没有说过几句话,不做同桌,就不会知道这个人。这就是她们的高中。

    曾看到她高三那年的签名:我的高一让我学会了孤独,我的高二让我学会了痛苦,我的高三让我学会了拼搏。

    似乎是熬过去了。

    可她后来曾听说,林晗所在的优录班,有个女生总是时不时的在课上和深夜里莫名笑出声来,休学几个月去看医生吃药,最后重新去高一读了。

    林晗是不是也险些变成这个样子呢?她不敢再细想下去。

    再到高考前林晗的一条动态: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高考以后的林晗,面上看上去也没有以前那么沉默了,还会和自己开玩笑,似乎是又回到了从前。

    可是,这只是在她面前而已。私底下的林晗到底是怎样的呢?她一点也不清楚。

    林晗不想说的事情,谁也无法从她嘴里得知。譬如,她的家庭情况。

    她见证了林晗的活泼开朗,见证了她的安静沉默,以及现在带着一层面纱的样子,谢月懊悔过,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

    由于老妈的督促,再加上想和林晗考一个大学,谢月最后两年卯足了劲儿去学习,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成功逆袭——补上初中的漏缺和跟上高中的学业。

    这一次,我可以好好陪着你了吧。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守着你。

    谢月心里默默念道。

    ……

    饭后。

    谢月转了转眼珠,扑到林晗跟前,兴冲冲地说,“要不我们去草坪晒太阳吧!”

    林晗疑惑地看着她,“怎么突然想要去躺草坪了?”

    “哎呀,也不是突然啦……反正就和我一起去嘛,好不好嘛~”谢月端着一张高贵冷艳御姐范的脸开始撒娇。

    “噗哈哈哈哈!好吧!”林晗实在是有些接受不能这张脸对着自己卖萌,有些无奈地答应了。

    “我可以弹弹吉他,你不是也有学习洞箫嘛,一起去!”谢月扯着她的手开始摇晃。

    林晗好笑的看着她,“行了行了,我带上带上。”又用以往聊天的语气,“双器合璧,天下无敌!”

    “可不是嘛!”谢月挥了挥得意的小拳头。

    不一会儿,谢月背着吉他,就拉着林晗去西区草坪那边。林晗手枕着头,仰面躺着,洞箫放在一旁搁置着。

    她铺在草坪上的长发,在阳光映射下显现出栗色,栗色与草绿色相映。就连她白皙寡淡的脸上,也由于暖阳染上了温暖的色调,使得她周身的气质都变得温柔些了。

    而谢月则是跪坐在一旁弹着吉他,纤细的手指拨弄着吉他弦,唱起了欢快的曲调。栗色长卷发随意披散在肩膀上,狭长的眸子里都是温暖如春的笑意。

    原本是弹着欢快的调子,突然切入了熟悉的旋律,林晗有些惊讶,眼底有些许怀念,随即跟着旋律开始哼唱。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陌生又熟悉\/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但愿认得你眼睛……”

    ……

    “真的好怀念啊~”林晗轻声说道。这是她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班上流行的歌曲。

    这首歌也承包了她最开心最怀念的那段时光,最怀念的一首歌在最怀念的那一年,有最怀念的人。

    “你会吹这首曲子吗?”谢月问道。

    “会!”她私底下悄咪咪地学过,加入洞箫社团的时候就想着学会这首歌。

    就这样一人吹着洞箫,一人边弹边唱,共同演奏《星月神话》,明明是不同风格的乐器,此时却莫名的和谐。

    曲罢,两人相视一笑。

    过了许久,太阳已下山了,夕阳传递的热量渐渐减少。

    林晗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回去吧!”

    谢月伸出双手,做矜持状,“扶朕起来。”

    “小晗子遵命。”林晗好笑地看着她,十分配合地过来拉她。

    二人携手离去,落日的余晖将她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

    晚上七点,西区七笔书画社。

    招新之后,晚上人特别多,这一天几乎所有成员都来了。就算二十一个留任社友都在,依然是忙的不可开交。

    是的,这一届有二十一个负责人。但也不是个个都有擅长的方面,有几个人是宣传部、外联部的,负责PPT制作、海报制作、招新传单制作等,以及负责交流会与外校联谊之类。

    还有一个男生社友,长得高高瘦瘦的,肤色偏黑(可能不是偏黑那种程度这么简单),他每次活动都会来帮忙,抬帐篷搬桌子等各种苦力活通通有揽下,全都出于对社团的爱与对社友的喜欢。

    软笔部可学种类过多,且不说篆隶行,单是欧颜柳三大楷书就够喝一壶的了。

    所以他们都是想方设法的引导新生选择三大楷书——毕竟会篆隶行的人真是太少了,也不一定学得很精,误人子弟就不好了。

    像林晗,主要负责柳体,当然也会写一点行书,但是让她去教新生那就呵呵了。用松哥的话来形容就是:算有点入门了。

    这一天晚上,她一共要在七个学弟学妹之间来回折腾,这里教一遍那里教一遍,口干舌燥。没办法,柳体留任的几乎只有她一个,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硬笔部就很轻松了,有三个人留任,还只用教一种字体。

    至于绘画部,和软笔部一样,分类颇多,他们也应顾不暇。

    最尴尬的就是,莫过于教书法的人遇见本就出自书画世家练了十几年书法的新生,说错教错被指出来,好生无奈。

    绘画部亦是如此,最怕遇见艺院大佬,然后啪啪啪打脸。

    刚刚才应付完一个新生,得了一丝空闲,她静静地靠在一边,偶尔和新生搭会儿话,分享一下自己学习书法的心理经过。

    她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能言善辩过。这一个晚上,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多小时,说了两个多小时的话,中间没有坐下来休息过。

    等到晚上快十点的时候,才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路上甚至一口气喝完了大半瓶农夫山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