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爵少的迷糊小萌妻 > 第23章 从此不再联系
    洛浅浅又给厉南爵打了个电话。

    “我在明湖公园,想见你。”

    “好!”挂了电话的厉南爵听到洛浅浅想见他高兴至极,但却隐约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不管了,这是洛浅浅第一次给他打电话,他直接开车过去。

    几分钟的时间厉南爵就到了明湖公园,远远的就看到椅子上坐着的洛浅浅。

    “豆芽菜,想我了吗?”走近才看清她脸上的泪痕,心不由一紧,“怎么了?男朋友欺负你了?”

    “厉南爵,你给我说实话,”洛浅浅看着他认真道:“你对我是不是有目的?”

    “我……之前不是都说了,我对你不是……”厉南爵还没有说完就被洛浅浅打断。

    “厉南爵,我不傻。”她看着厉南爵,“是你让温莎姐说服我的吧?你们之间有合作,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我。”

    厉南爵的拳头握了握,“是,我对你是上心了,我看上你了…”

    洛浅浅嘴角扬起一抹笑,“厉南爵,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我爱的人是靳程,你休想打什么主意,从今往后我希望你不要再跟我有什么联系。”

    越听厉南爵的眉头就皱的越紧,然而她还没有说完。

    “我已经跟温莎姐说了,谢谢她的抬爱,我没那个命跟她共事。我不会跟你再见面,以后见到就当陌生人吧。”

    “为什么?”厉南爵涩涩的问,心里酸涩的厉害,“怎么会突然这么说?你就算是不想见到我,想要跟我撇清关系,也没必要拒绝温莎吧?她对你的设计……”

    “那是我自己的事,”洛浅浅的拳头紧紧攥着,她又何尝想放弃呢,可还是要狠心拒绝,“为了跟你切断一切,所以就算是温莎我也拒绝。”

    许久之后厉南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甚至于一点跟我有关的也要切断。

    “对,”洛浅浅干脆的回答,“而且我再说一次,即便你用千方百计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既然这么自信,干嘛要拒绝温莎?你讨厌我,我可以不出现就是了……”

    厉南爵从来都没有这样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卑微过,听到洛浅浅说这些话,语气里满是讨好,为什么要切断有关他的一切呢?

    “是啊,我自信是自信,但我不想我男朋友误会。”说完洛浅浅掏出手机找到厉南爵的号码拉黑,“从此不要再联系我。”

    “靳程?”厉南爵眯起了眼睛,“他让你这么做的?”

    “不是他让我这么做的,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说着她站了起来,“该说我的我已经说完了,先走了。”

    “他那么自私,你喜欢他什么?”厉南爵出声质问。

    洛浅浅的脚步一顿。

    看她停下来,厉南爵上前,“他自私的要你放弃自己的梦想,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

    “他好不好不关你的事,而且,他是我男朋友请不要这么说他。”洛浅浅不允许别人这么说靳程。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厉南爵的胸膛有点起伏,“他就是个自私鬼。”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两个人都愣住了。

    洛浅浅自己也没想到她会出手打厉南爵,只是在他说靳程“自私鬼”的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打了他。

    而厉南爵更是难以置信,怎么都没想到洛浅浅会打他,一点防备也没有。

    “对不起……”许久之后洛浅浅才出声道歉。

    厉南爵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他发现自己真的是疯了,和这个女人在这里争执,而她为了另一个男人打了自己,自己还不能还手。

    “靳程他再怎么样,也不需要你来评头论足,而且为了他我愿意放弃自己的梦想。”洛浅浅抓紧自己的包袋,“刚刚,我不是有意打你的。”说完她错开他就走了。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的厉南爵才动了动身,慢慢的渡步,坐到刚刚洛浅浅坐的椅子上。

    果然青梅竹马的就是不一样,为了那个男人洛浅浅连自己的梦想都能放弃。

    厉南爵觉得自己活了这二十几年,今天是最狼狈的一天,谁能想到有一天他厉南爵也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头疼。

    另一边。

    回到家的洛浅浅被洛爸妈一顿问话,幸好回来之前她就想好了怎么应付爸妈。

    回到房间后,她坐在床上抱紧了自己的双腿。

    “叮……”

    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她打开是林茵给她发的微信。

    二茵:浅浅,你怎么了?我刚听温莎姐说你拒绝了她,为什么啊?

    还没来得及回复,她的信息又来了。

    二茵:今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洛小浅:我没事,只是最近缺课太多,所以以后不想缺课了。

    二茵:什么嘛,你别敷衍我,不会因为这个的,再说了就展览的时候我们缺了几节课,还有,温莎姐不是说我们又不用天天去工作室,怎么会耽误很多课呢?

    洛小浅:总之我不想去温莎姐那了,你好好学。

    二茵:浅浅……

    洛小浅:好了,我有点累,先睡了。

    林茵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看到洛浅浅发这句,最后也就没在发了。她有点担心洛浅浅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明明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这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而在洛家楼下停着一辆顶级跑车,厉南爵依偎在迈巴赫前抽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来。

    在公园坐着坐着,突然就跑来了这里。

    抬头就看到那个房间里的灯亮着,她还没有睡吧?

    在干嘛?跟靳程煲电话粥?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的灯灭了,而厉南爵的脚边却是一堆烟头。

    之前他想,这个小女孩心思单纯,只要自己上心去追她,那她就会爱上自己,可原来……他失算了,他低估了洛浅浅对靳程的爱。

    一盒烟抽完,厉南爵才上了车,可却没有启动的意思,只是坐在座椅上,仰头去看那一片漆黑的窗户。

    她已经睡了吧?既然她那么不愿意看到自己,那好,就如她所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