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冒牌纹身师 > 第16章 内幕
    “哇,果然是坏的!”人群之中有人惊呼。

    “这……这怎么可能,前天测试还是对的?”老头儿彻底傻眼了,看着手心一滩腥臭汁液和破碎的卵壳脸皮抽抽不停。

    “哼,愿赌服输,赌资拿出来吧!”赵颀冷哼一声把手伸到老者面前。

    老者哭丧着脸在衣服上胡乱把手擦干净,如丧考妣一般打开身上一个褡裢包裹,从里面数出来厚厚一叠银票递给赵颀,赵颀也没数便塞进衣袋之中,随手将那枚玉牌和一颗獠牙抓起来说:“野狼谷有野狼谷的规矩,但知假卖假在哪里都不占理对不对?这次算是警告……”

    看着四周一群眼神火热的围观者,赵颀随手扯了一下袖子,露出胳膊上很清晰的一个纹身图案,老头儿和三个同伴同时打个哆嗦。

    “我们走吧!”赵颀丢下一句话转身,和老瘸子二人很快就往别的摊位走去。

    老头儿四周的围观者也很快便四散而去,只留下老头儿和三个同伴。

    “妈的,这口恶气不能忍啊!”尖脸男子心疼的看着赵颀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

    “不能忍也要忍,符文师得罪不起!”第一个掺和的华服男子脸色难看的摇头。

    “这颗卵三天前明明测试过还是对的,怎么突然就坏了,而且妖卵坚如铁石,怎会轻轻就被捏破……”老头儿满脸呆滞的喃喃自语。

    “看来便宜无好货,当时卖给我们的家伙肯定知道这卵有问题,不然区区一百两黄金就买下来了!”背刀的大汉揪着头懊恼跺脚。

    “好了好了,没想到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这次失手也算是个教训,不说也罢,毒瘴退潮,最近野狼谷的人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恐怕符文师不少,我们还是低调点儿,把平日坑蒙拐骗的面目收起来,做好准备也跟着去南荒深处,看看能不能捡漏淘点儿宝贝出来!”华服男子摆手终止了这场骗局被戳破之后的讨论。

    “你们说他能看出来妖卵坏了,却取走了那枚玉符,会不会那枚玉符才是个好宝贝?”尖脸男子疑惑的问。

    “混野狼谷凭的是本事,是宝贝又如何,这枚玉符我们拿到手都五年了,许多人也都看过,什么都没现,留在手上也没用,何况此人是符文师,无论现什么算是结个善缘吧,那老瘸子看来靠上了一座大山……”

    “老瘸子就是平安镇上开棺材铺的,怎么会这么有钱,每年来几次野狼谷,听闻购买的都是妖骨和一些罕见的药材,难道就是帮这个年轻人买的?”

    “或许吧,不要小觑这个老瘸子,此人或许和三十年前平安镖局灭门之祸有关,平安镖局人死光了,但钱却没丢,这次老瘸子带着一个符文师出现,只怕要死不少人!”

    “难道老瘸子是齐家人?”

    “至少有五六分可能。”

    “唐门虽然是蜀国第一大帮派,但跑到我们大宋来夺宝杀人,我们大宋干不过唐国和明国也就罢了,连蜀蛮也来欺负咱们,这口恶气实在难平!”

    “这也是老瘸子能够平安在野狼谷呆这么久的原因,我听说野狼谷的谷主私下警告过野狼谷附近的人不许刁难瘸子。”

    “野狼谷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也是为齐家打抱不平?”

    “呵呵,怕是想多了,野狼谷背后有神秘势力撑腰,当初唐门一夜灭掉平安镖局五十余口,并且掘地三尺之后离去,后来传出消息,齐家有人逃脱,而唐门其实也并没有得手,也就是说三十年前齐家得到的那本古符书肯定还在齐家人手中,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老瘸子,野狼谷保护他的目的也不过是想通过他拿到那本古符书而已,一旦古符书现世,老瘸子的作用也就到头了,他自以为躲在平安镇打棺材便无人知晓,却不知从他露面第一天起便已经被人盯上了,这年轻的符文师出现的时机很巧妙,只怕这一次南荒会上演一出好戏……”被呼为谭掌柜的华服男子眼神闪烁出一股兴奋的光华。

    “还是你分析的透彻,不过真是奇怪,当初唐门没有得手,为何从此就销声匿迹不再出现了!”背刀的壮汉捏着下巴不解。

    “嘿嘿,他们在大宋夺宝杀人,如若一点儿教训都不给,岂不是让人以为我大宋软弱可欺?”谭掌柜一副淡然的样子笑着说。

    “难道还有什么内幕?”尖脸和壮汉一起看着谭掌柜。

    “那是自然,唐门在平州屠平安镖局五十余口,在荆州截杀扬威镖局三十余人,如此不把大宋放在眼中,我大宋岂会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当初荆王赵胜就上书朝廷要求朝廷出面逼迫蜀国交出凶手,可惜被朝廷拒绝。

    但朝廷能忍,大宋的高手却忍不了。

    因为唐门有战纹师坐镇,民间不敢去招惹,但对于那些底蕴深厚的门派和组织来说,还是该表现出我们大宋的底蕴,于是有数十位高阶符文师深入蜀国,半年之内连杀蜀国十余门派,几乎将蜀国所有镖局洗劫一空,并且还有高阶战纹强者闯入唐门,连败三位唐门长老,并且将其中一人战纹击碎,虽然这位大宋强者最后还是被唐门掌门出手击伤,但却顺利返回大宋。

    后来大宋纹者联盟更是联合通知唐门,三十年之内不许踏入大宋半步,否则将会受到整个大宋所有符文师的攻击,这便是唐门这些年从未在大宋出现的原因,他们若是敢来,绝对只会留下尸体,这些事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但符文界都知道,只不过普通的江湖中人不知道罢了!”谭掌柜说。

    “原来如此,我说以前牛逼哄哄的唐门这些年怎么会这么安静呢,原来是被我大宋的强者虐成渣了,解气,实在是太解气了,可惜三十年前我才三岁,不然一定杀去蜀中扬我大宋国威”壮汉抚掌畅快大笑。

    谭掌柜和周老头儿的脸皮不约而同的抽抽了几下,谭掌柜微微叹息一声说:“唐门隐忍了三十年,这次必然会卷土重来,不知门中又会多出多少高手出来,而大宋这些觊觎齐家古符书的名门大派甚至是朝廷,又会派出多少高手前来?这一次的南荒,定然会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杀戮,我们只需要跟在屁股后面捡漏就行,唯一的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小命而已!”

    “哈哈,谭掌柜说的对极,周老头儿,这地摊最近莫要摆了,我们要好好策划一下,说不定,这本古符书还会落到我们手中!!”尖脸男子也激动的大笑起来。

    “还是小心些吧,有命抢还要有命要才行,符书不是我们能够沾染的……咦,大明锦衣卫都忍不住来插一脚,看起来南荒这次果然要热闹起来了……”

    四人一起转头看着谷口的方向,此时,正有两位身穿飞鱼服腰挎绣春刀的武士骑马联袂从谷口冲进来,面容冷峻眼神睥睨,勒马站在入口处很快将整个山谷尽收眼底,然后策马直奔不远处一栋木屋而去。

    “大明锦衣番子就这样毫无掩饰在我大宋耀武扬威,真没把我们大宋放在眼里,老子瞅着都窝囊,朝廷,呸~”壮汉冲着两个锦衣卫的方向狠狠吐了一泡口水。

    “有啥好生气的,我大宋朝廷历来不就如此么,干啥啥不行,行事如妇人!”谭掌柜幽幽的叹口气。

    “说朝廷干啥,难道你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群朝廷通缉的匪徒,竟然还有空替朝廷担心,这大宋啊,还是早点儿塌了好……”周老头儿似乎此时也慢慢从懊恼中回过神来,一边收摊儿一边摇头。

    “也是,我们要想活的快活,这大宋还是越乱越好好,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