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冒牌纹身师 > 第8章 暗影符
    “暗影符?”赵颀惊讶的一下坐直。

    “不错!”老瘸子脸色犹豫了一下点头,“根据符书上说,这种已经失传的暗影符一旦完成,不光能够借物隐身,而且还能释放出一个战斗力不错的影子,令人防不胜防!”

    “这便是你报仇的后手?”

    “是!”老瘸子点头。

    “这么秘密的东西你随便就告诉我,难道不怕我杀你抢走符书?”赵颀脸色平静的问。

    “我方才说了,这些古符需要用到符书上特殊技巧才能使用,那本书我藏在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这里留下来的只有这一张暗影符的符图,你抢去也没用,何况……”

    瘸子突然站起来,深吸一口气,然后身体竟然慢慢在赵颀面前暗淡下去,随着油灯明灭摇晃几下,老瘸子竟然彻底消失了。

    而就在瘸子消失的同时,赵颀只感觉浑身一阵汗毛倒竖,豁然站起来满屋子张望,但却根本就找不到老瘸子的半分气息。

    “公子莫要找了,除非你有克制这种古符的符术,否则根本就找不到我,何况我的影身随时都可杀死你……”

    老瘸子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但根本就无从辨别他的位置。

    赵颀紧张之余几乎是下意识的掏出那根树枝,就在握上树枝的刹那,一股柔和宁静的情绪瞬间让他安定下来,同时心中似乎若有所悟一般豁然转头看着房门的方向,心有灵犀之下抬手用树枝对着旁边空无一人的空气戳了过去。

    “你……”

    “哐当~哗啦~~”

    房间里响起老瘸子惊讶惊呼的同时,只听一声闷哼,只见一道黑影在灯光下一闪便化作烟雾崩溃,老瘸子的身体也从黑暗中现出身形,踉跄往后撞在墙壁上,挂满的各种工具骨头稀里哗啦掉落一地。

    “你……你是怎么现我的?”老瘸子脸色苍白的捂着胸口惊恐的看着赵颀。

    “哼!”赵颀故作镇定的冷哼一声坐了下来,“你这符文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但我们王族的手段岂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想象的,方才我已经说过了,你的纹身手法有问题,你这隐身术和暗影分身有缺陷,对付普通的江湖术士有用,但对付真正的高手,怕是瞬间就能至你于死地!”

    “为……为什么会这样?”老瘸子脸若死灰浑身颤抖。

    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一旦赖以逞凶的手段被彻底压制之后,实际上心态很快就会崩溃,老瘸子眼下就是如此,几乎已经被赵颀的强大惊吓到了魂飞魄散的地步。

    符文术并非普通凡俗人所能拥有,非常神秘,据说最强大的符文师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古老的神话有不少神仙一样的人物,曾经在九州大地进行过恐怖的战斗。

    几百万年下来,虽然符文术一直在不停的湮灭失传,对纹身者的体质要求也非常苛刻,但却从未消失过,九州亿万凡夫俗子生活的背后,仍旧还有一群强大的符文师存在,他们或隐居在名山大川,或依附于朝廷权贵,或独成一方势力,听说一些神秘的古老门派和家族当中,还有更加神秘的强大符文师。

    老瘸子的家族世代练武,走镖押货接触的都是三山五岳的武功高手,自然也有更高的追求,因此也知道符文师的强大,而一旦成为符文师,立刻就会成为凡俗帝国和各种组织机构竞相争取的对象,甚至还能引得无数凡俗高手纷纷投靠,很快便能成为一个实力强大的家族,成为高高在上受普通民众膜拜的高人,这也是无数江湖门派和英雄豪杰、包括齐家三十年前冒着全家被屠杀的危险要抢夺那本古符书的原因。

    赵颀胆敢去南荒寻宝,身份自然不一般,而且他死后被人送回来,胳膊上两道符文清晰可见,镇上的居民不知道这两个符文的意义,但老瘸子却一清二楚,因此对于赵颀要求留在棺材铺的要求也没敢拒绝,昨晚赵颀搞定一头有微弱妖兽血脉的野狼,老瘸子在确认赵颀的确是失忆之后,这才起了盗心,加上身上的符文也只差最后一点儿就能完工,因此没忍住赵颀离开便半夜将狼头拿走,却不防竟然被赵颀看到了。

    而最让老瘸子懊悔的是,赵颀竟然恢复了记忆。

    虽然赵颀的记忆并未完全恢复,但身份差别太大,加上赵颀真真假假的一番恐吓忽悠,老瘸子直接就心神崩溃了。

    “你这纹身术是跟谁学的?”

    破了老瘸子的诡异符文法术,加上还有树枝在手赵颀此时心头瞬间就从方才的惊恐之中彻底安宁下来。

    “我是从符书上自学的!”老瘸子哆嗦着回答。

    “不错不错,竟然能够自学成才!”赵颀虽然自己狗屁不懂,到眼下连符文是什么东西都还没搞清楚,但并不妨碍他继续装逼。

    “呵呵,自学成才又有何用,在你们这些真正的符文师眼中,我们这江湖把式怕是拿不上台面,既然公子已经看穿,这符图就送与公子……”

    老瘸子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自嘲着走到床边掀开床板,从里面拿出方才那口木箱,放在木桌上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古旧的兽皮递给赵颀。

    赵颀也没客气,接过来细看,上面画着一副看似简陋实则复杂无比的奇怪图案,这图案似乎由十多个不完整的符文构成,但却浑然一体看不出来断开或者连接的痕迹。

    虽然赵颀眼下对符文还完全一窍不懂,但方才被老瘸子诡异的暗影术吓的不轻,自然也知道这张符图代表的意义,因此看得格外仔细,甚至一边看还习惯性的用树枝在符文上轻轻随着线条比划,但随着不断的比划,赵颀竟然现这符文的结构竟然像镜子一样呈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因此心有灵犀之下他干脆将兽皮铺在桌子上,借着油灯的光芒更加仔细的一笔一划一点一点的移动树枝,等整幅图所有的地方都走过之后,一副清晰无比的图案已经完整的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