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冒牌纹身师 > 第4章 公子你好白
    从本意上来说,赵颀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击动作.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却是野狼本来可以灵活避开的动作却突然仿佛被人强行拖了一下后腿,挑起来的身体竟然在空中微微一顿停了一下,赵颀手中的树枝不偏不倚正好插在野狼的脖子上。

    “噗嗤~”

    树枝插进去的瞬间,野狼的动作便恢复了正常的度,高高跃起的身体扑在赵颀身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赵颀扑倒在地。

    赵颀倒下去的同时双眼中放大的就是獠牙森森一张大嘴,喷出的腥臊气息熏的他差点儿呕吐出来。

    “噗通~~”

    一人一狼撞在一起重重砸在稻田之中。

    赵颀顾不得疼痛,惊恐之中死死用手撑住野狼的下巴,但很快一股血水从野狼口鼻之中涌出浇了他满头满脸。

    “我靠,死了!”

    片刻的愣神之后,赵颀翻身一把推开软绵绵压在自己身上的野狼爬起来,现野狼果然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口鼻流血似乎已经挂了。

    赵颀呆呆的看着这头数十斤的野狼,犹自还不太相信,用脚踢了几脚确认已经挂了之后这才飞快的将插在野狼脖子上的树枝拔出来,然后捡起自己的衣服,将野狼扛在身上拔腿就往镇上跑。

    无论方才杀死野狼的时候是不是错觉,但这种活命的运气并不靠谱,荒野之中实在是太危险了。

    一口气跑到镇上,整个平安镇已经家家户户都关闭了房门,稀稀拉拉几盏灯火从民居之中透出来,整个街道阴暗而荒凉,笼罩在一股阴森寒气之中。

    “哐当~”

    赵颀撞开了棺材铺破烂的大门,丢下狼尸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满头满脸的鲜血只把跑出来的豁牙巴、疯丫头和傻子吓的满院子尖叫。

    “吵什么吵?”后院门口,一个身影一瘸一拐的走出来。

    “狼……狼……”傻子惊恐的指着野狼流口水。

    “咦~”

    瘸子加快几步走到门口,果然看到是一头成年野狼丢在地上,忍不住用一只独眼看了赵颀一眼,伸手将野狼提起来仔细看了一眼脖子下的伤口,然后眼神落在野狼锋利的獠牙之上,忍不住手一抖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

    “这头狼是你杀的?”老瘸子声音沙哑而低沉,在昏暗的夜风之中听着令人浑身鸡皮疙瘩。

    “嗯!”赵颀浑身虚脱的点点头。

    “你还是没想起来自己的身世?”老瘸子破天荒的竟然和赵颀多说了一句。

    “没有,不过我准备再过一两天离开此地去平州城,多谢前辈这几天照顾,这狼皮还算完整,就送给前辈当谢资!”赵颀手脚微微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拱手。

    “入秋的狼皮皮毛厚实,至少能卖二两银子,此去平州还有一百多里,我也不占你便宜,狼皮我要了,给你二两银子当盘缠!”

    “多谢前辈!”赵颀顿时欣喜感激的拱手。

    “无需谢我,老瞎子也知道公子身份高贵,可惜我们这平安镇条件简陋,只能委屈公子住这几日,明早我会去和镇长商量,尽快寻一个商队送公子去平州城!”

    “多谢多谢!”赵颀虽然不知道脾气古怪的老瞎子为何突然对他这么好,但终归有人帮忙,他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的机会更大了一些。

    “天晚了,都去睡觉,哑巴去把狼皮剥下来,狼头别丢了!”老瘸子点点头吩咐一声,一瘸一拐很快就消失在后院门口。

    中年哑巴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提着狼尸很快就挂在了一根木桩上,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就在昏暗的暮色之中开始剥皮,赵颀则上前叮嘱帮自己留一块好肉,这才摇摇摆摆的去水井边打水,然后脱个精光开始洗澡。

    哗哗啦啦洗刷刷洗刷刷。

    等赵颀感觉终于把身上的狼血洗干净了,准备再打一盆水把衣服也清洗一下的时候,感觉身后一只手突然摸在了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

    赵颀菊花一紧浑身鸡皮疙瘩的回头,就看见蓬头垢面的疯丫头不知何时竟然站在自己身后不到一尺的距离,伸着手,瞪大一双眼睛,目光正好落在他两腿之间。

    卧槽!

    赵颀赶紧一把捂住裆部大声呵斥,“看啥子,赶紧去睡觉!”

    “嘻嘻,公子好白呀!”疯丫头咧嘴嬉笑。

    赵颀:……

    “豁牙巴,快把疯丫头弄走!”

    赵颀尴尬的转头大吼一声,豁牙巴赶紧跑过来将疯丫头连拉带扯的赶走了,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补丁打补丁的粗麻布大短裤递给赵颀。

    赵颀赶紧三两下将短裤穿上,松了一口气这才将满是泥巴血水的衣服胡乱清洗了几下挂在晾衣绳上。

    哑巴的度很快,狼皮已经剥好,旁边一块棺材板上丢着一堆狼肉,狼头和皮肉内脏全都已经分好,有一块里脊肉单独放在旁边,明显是按照赵颀的吩咐专门弄下来的,赵颀也没客气,提着狼肉就去了厨房。

    火塘的火还没烧完,添了几把柴火之后火焰慢慢燃烧起来,赵颀将狼肉用刀切成细条状,将竹筷子劈开几根,前端削尖之后将狼肉串上,然后就坐在火塘前面一手抓着慢慢烤起来。

    伴随着火焰的摇晃,四面透风的厨房里面很快就有一股烤肉的香味散出来。

    看着烤肉已经开始变色打卷,赵颀站起来在灶台上寻了一些香油酱油和乱七八糟的调料沙在烤串上接着烤,很快,一股更加浓郁的香味在已经完全昏暗的夜色下弥漫开来。

    “咕咚~”

    赵颀情不自禁的喉结一耸咽下大大一口口水,但强忍着继续翻烤,野狼肉从没吃过,但闻这香味一定不会差,不过再饿还得烤熟了再吃,不然感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寄生虫病就完蛋了。

    “咕咚~咕咚~”

    伴随着越来越浓郁的香味,房间门口几个人影蹑手蹑脚的围拢过来,全都死死盯着赵颀手中的肉串都在咽口水。

    眼下这个大宋并不落后,衣食住行估计都和华夏历史上的宋朝差不多,虽然太平镇看起来非常破旧,但即便是这个偏远之地也不缺粮食和油盐酱醋这些调料。

    而且棺材铺也并不穷,根据赵颀这几天的观察,每天卖两三副棺材至少能挣二三两银子,足够保证老瘸子和豁牙巴等五个人吃好喝好。

    不过老瘸子明显很抠门,棺材铺破破烂烂也不收拾修葺一下,吃穿住用更是抠的令人指,伙食极差,至于味道就更不提了,疯丫头根本就不会做饭,只能保证做熟,甚至还会有放小老鼠熬汤,而且看她放的那么明目张胆而且动作熟练,可见平日这种事没少做,除开小老鼠之外说不定还放过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能细想,一想心肝脾肺肾都有错位的感觉。

    “噗嗤~”一滴油脂落在了火塘之中。

    一股浓香弥漫整个房间,瞬间就把赵颀腹中翻江倒海乱蹦乱跳的小老鼠汤完全驱散。

    “把盐罐子给我!”赵颀抬头看了豁牙巴一眼。

    “欸!”豁牙巴激动的赶紧将盐罐子递过来,赵颀用手从盐罐子里面捏出来一些盐末撒在烤串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串塞进嘴里。

    入口一股浓郁之极的鲜香直冲脑门,但赵颀根本就来不及细细品尝,已经整整饿了一天了,刚才又扛着野狼两三里路跑回来,此时早已饿的五脏六腑都处在极度的躁动之中,因此连撕带咬之下很快一根烤串入肚,不过这更加勾起了饥饿感,因此一口气吃了三根烤串,估摸着有半斤肉之后,赵颀这才感觉浑身好受了一点儿。

    “咕咚~”

    “咕咚~”

    豁牙巴、疯丫头、傻子和哑巴都眼巴巴蹲在火塘旁边,看着赵颀吃的喷香,一个个都不停的咽口水。

    赵颀看看自己手上还有五六串,于是给豁牙巴等人一人分了一串,剩下的大口撕扯很快也都吞入腹中。

    “舒坦~”

    吃完了烤串,赵颀这才感觉终于有了六七分饱。

    “公子烤的肉真香!”豁牙巴一边吃一边小心翼翼的拍马屁。

    “嗯嗯~”

    哑巴、傻子和疯丫头也跟着一头。

    “你们吃,我睡觉去了!”赵颀站起来打着饱嗝去隔壁的楼上睡觉。

    豁牙巴几个舔着烤串跟着出来各自回去睡觉,很快院子里便安静下来,只有空气中漂浮着一股烤肉味道,随着夜风逐渐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