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狙击荣耀 > 第3章:盯梢
    所城也叫大鹏守御千户所,置于明洪武十四年,位于鹏城东部,临海,周围三百二十五丈六尺,高一丈八尺,有门楼、敌楼、护城河等,清代屡有修葺。

    整座所城呈不规则四边形,城内有三条主要街道,分别为东门街、南门街和正街,主要建筑有左营署、参将府、守备署、军装局、火药局、关帝庙、赵公祠、天后庙等,原有格局基本保留,东、西、南三城门仍保存完好。

    大门城楼上,卫国打量着这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到处都是客栈饭店,游客如织,散发着浓浓的商业气息,城门口还有旅客不断过来游玩,卫国眉头紧蹙,毫无头绪,想不透父亲为什么会来这里?

    黄昏落日周围红彤彤的,火烧一般,卫国看着天边,扶着城垛暗自思索着,目光从渐渐收回,落在旁边城墙上,往前走去,不知不觉来到拐角处,手被什么东西刮了一下,低头一看,是砖头上的细小凸起,没有在意,看到砖头上不少刻字,好奇地看起来。

    字是游客留下的,有名字,有到此一游,还有各种祝福语,字不大,刻的有些凌乱,卫国好奇地打量着,忽然,两个古怪的字出现在视野内,事实上并不是汉字,看上去更像某个古怪符号,卫国眼前一亮,仔细辨认。

    “父亲的速记符号?!”卫国惊喜地喊出声来,这种符号是父亲独创,从小就被自己父亲逼着学会了,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认识,太熟悉了,绝不可能认错。

    符号代表意思是“蚝屋”。

    卫国惊疑起来,父亲是一名文物专家,生平最恨毁坏文物的行为,自己绝不会随意在城墙砖头上刻字,而且用的是只有自己才认识的特殊符号,这么做只有两个解释,一个是心中烦闷,不自然就刻下来了,这说明蚝屋有问题,另一种可能就是给自己提示。

    无论哪种,蚝屋都有问题。

    想到这儿,卫国迅速下楼,开车直奔蚝屋而去。

    蚝屋是一个大宗祠,位于在鹏城西北角的一个当地人社区,作为一名本地人,卫国自然不陌生,开车上了快速干道后摸出手机来,拨通了魏德云的电话,等接通后问道:“魏叔,打扰了,请问一下,我父亲有没有提到蚝屋?”

    “蚝屋?”魏德云惊讶地反问道,得到卫国的肯定后思索起来。

    卫国并不着急,将电话放在架子上,打开免提,方便开车,耐心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魏德云的声音响起:“卫国,你爸以前没少去蚝屋考察,毕竟那也是为数不多的名胜古迹,代表当地建筑文化和生活习俗,但最近没听他说起过,怎么了?”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卫国说道,不确定那边会有什么线索,没有多说。

    “只要是文物古迹,你爸都喜欢,都会常去,对了,晚上回来吗,要不要等你吃饭,为你接风。”魏德云热情地邀请道。

    “不用了,我一会儿回医院看我妈。”卫国拒绝道。

    挂了电话,卫国一边开车,一边思索起来,父亲最近常跟魏叔提起所城,为什么不提蚝屋,难道是怕给魏叔带来麻烦,但又不得不留下些线索,所以借魏叔的嘴指引自己去所城,然后刻字指引自己去蚝屋,线索在蚝屋?

    想到这儿,卫国有些激动起来,习惯性看了眼左后视镜,发现后面跟着一辆吉普车,而这辆车在所城也见过,卫国毫不怀疑自己的观察力,顿时起疑,不动声色地打了方向盘朝一边走去,拐进了岔路口,见那辆吉普车也跟过来,形迹可疑。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卫国换了两条路,发现吉普车还跟在后面,冷笑一声,靠边停下,身为一名军人,卫国喜欢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无路是谁,无所畏惧。

    后面吉普车从旁边开过去,没有停下的意思,但加了速,这是被发现后慌乱的自然表现,哪怕训练有素,也难免表现出来,最多程度不同,卫国观察力何等惊人,敏锐地把握住了这个细节,扫一眼就将车牌号记下。

    路边有一个报刊亭,卫国跑过去,拿起公用电话拨通了报警电话。

    “这里是110,有什么可以帮到您。”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警察,我怀疑一辆车上有炸弹。”卫国赶紧说道,并报了车牌号和行驶方向。

    挂了电话,卫国见老板正在旁边煮自己的茶叶蛋,根本没注意自己,周围没有监控,放下五块钱迅速上车,追了上去,刚来就被人盯上,这不正常。

    夜色降临,繁华的大都市却在各种霓虹灯照耀下亮如白昼,空气有些闷热,灰沉沉的前方满是红色汽车尾灯,放佛夜色下觅食的狼群那猩红的双眸,卫国不由地想起了才告别的那段血与火的经历,想起了倒在战场上回不来的兄弟,情绪有些低落起来。

    不知不觉中,车进了医院,卫国找了个地方将车停好,下车后匆匆进了住院大楼,来到五楼,就看到病房门口有两个人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其中一人是自己的妹妹卫琴,另一人正是之前跟踪自己的那个女孩。

    卫国对自己的观察力深信不疑,但凡看过一眼,绝不会认错,一个被自己举报了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儿,事情透着古怪,卫国担心对方伤到自己妹妹,不动声色的走了上去,暗自蓄力戒备,眼角余光更是锁定对方。

    “哥,回来啦。”卫琴眼前一亮,惊喜地说道。

    “是啊,妈怎样?”卫国笑道,走了上来,假装要进病房,无形中将两人分开了些,让出门口,卫国挡住卫琴前面,目光锁定对方,眼神一凛,不善地说道:“看在你主动让开,没有敌意的份上,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对方愣了一下,后退两步,像是被吓到了。

    “哥,你干嘛,她是我高中同学。”卫琴赶紧解释道。

    卫国一伸手,将卫琴挡在身后,冷冷地盯着对方,稍有异常,直接出手,一股无形的杀气爆发出来,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又是刚刚退役,身上的杀气还没有完全消退,要不是卫国刻意压制,绝对骇人。

    饶是如此,女孩也被吓了一跳,但倔强地直面卫国双目,一边解释道:“别误会,我叫吴语,法制报记者,这是我证件。”说着亮出一本记者证来。

    卫国没有接,证件这种东西满大街都能找到高仿,犀利的眼神盯着对方,带着一股看透人心的锐利,看得吴语心里没来由的发慌,但转念一想,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伸出手来,示好道:“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

    “哥,她真是我高中同学吴语,要不是她帮忙,根本没有病床,妈这会儿躺走廊呢,你干什么?”卫琴着急地说道。

    卫国听得出自己妹妹不像是在撒谎,也犯不着撒谎,但心中怀疑未去,冷冷地问道:“为什么跟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