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狙击荣耀 > 第2章:追查
    十来分钟后,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

    卫国给钱后迅开门下车,抬头就看到对面一栋楼的大门口有“住院部”三个字,冲了进去,见电梯还没有到,许多人在等,左右看看,找到了步梯,直接冲上去,一口气冲到五楼,来到服务台问道:“护士,5o5床在哪儿?”

    “哥?”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卫国听着声音熟悉,惊疑地回头一看,正是自己小妹卫琴,赶紧问道:“小妹,咱妈?”

    “刚睡着了,你怎么回来了?”卫琴惊讶地反问道,一对秀目满是血丝,透着浓浓的憔悴。

    “先不说这个,妈怎么了?”卫国急切地说道。

    “跟我来。”卫琴说道,拉住卫国朝走廊里面走去。

    两人很快来到一个房间,卫琴轻轻推门进去,病床上躺着一个人,盖着被子,鼻子上插着氧气管,手臂露出一些在外面,吊着点滴,眉头微蹙,显然睡的并不踏实。

    卫国快步上前,紧紧看着病床上的那个人,两鬓斑白,脸色憔悴,比上一次见明显老了很多,心中一痛,虎目中多了一抹潮湿,正要说话,卫琴竖起了手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外面,卫国点头,两人朝外面走去,顺手关好了房门。

    没多久,两人来到走廊尽头,是一个阳台,卫国急切地问道:“妈到底怎么了?”

    “忧思成疾。”卫琴赶紧说道。

    “忧思成疾,什么意思?”卫国打断道。

    “听我说,别急。”卫琴继续说道:“一个月前,爸忽然消失不见了,报了案,警察也找不到,就像人间蒸了似的,妈承受不了打击,加上思念咱爸,就病倒了。”

    “爸失踪了?怎么回事?”卫国大惊,追问道。

    “不清楚,当时妈给我打电话,说爸没有回家,我赶紧回家了解情况,妈说爸去找魏叔聊天,你也知道,他俩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经常闲聊,我打电话过去,魏叔说确实去找过他,但坐了一个小时就回去了,我报警了,但警察至今什么线索都找不到。”卫琴说道。

    卫国眉头一紧,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沉思起来。

    “爸身体很好,也不迷路,更没有痴呆,怎么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肯定出事了,可妈没多久就病倒了,我给你打电话,但打不通,对了,你怎么回来了?”卫琴反问道。

    “退役了。”卫国沉思说道,继续思索着卫琴刚才的话。

    “退役了?你回来也好,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卫琴说道。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妈的身体?”卫国担忧地说道。

    “主要是心病,不过,她知道你回来了,或许会好很多。”卫琴说道。

    “不找到咱爸,妈的病好不了。”卫国沉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卫琴惊讶地问道。

    “这样,你在这里照看妈,我去找魏叔,我有一种直觉,咱爸的事不简单。”卫国沉声说道,不等卫琴答应,带着自己行礼急匆匆走了,留下一个坚强的背影。

    下楼后,卫国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址,继续思索着卫琴刚才的话,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又不是病人,也没有老迷糊,警察毫无线索,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害了,另一种是不在这个国家了。

    一路上,卫国仔细思考着种种可能,但线索太少了。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来到一栋写字楼门口,停好,卫国给钱后下车,走进大堂,搭乘电梯上楼,一边继续思考着,等电梯到了后,卫国出来,看看墙壁上的导视牌,朝一边走去。

    没多久,卫国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公司服务台的背景板有三个水晶字:德云轩。

    卫国推门进去,前台是个美女,穿着旗袍,起身来,礼貌地问道:“先生,您有事?”

    “我找魏德云,他是我叔。”卫国说道。

    “卫国?”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传来。

    卫国扭头一看,是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中等身高,脸色平和,手里拿着一把小茶壶,正是要找的人,赶紧说道:“魏叔,您好。”

    “真是你小子回来了,去我办公室聊。”魏德云惊讶地说道。

    卫国隐隐听出话里有话,答应一声,跟着过去。

    穿过一片办公区,卫国见有十几个人正在忙碌着什么,没多问,跟着来到一个房间,魏德云推门进去,指着沙说着:“坐下聊,我给你泡茶。”

    “谢谢魏叔。”卫国感激地说道,在沙上坐下。

    魏德云看看门外,确定没有人跟过来后,将房门反锁,坐在卫国对面,熟练地烧水,一边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刚回来不久。”卫国赶紧说道。

    “为你爸的事过来的吧?”魏德云问道。

    “魏叔,您知道些什么?”卫国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小子,比你妹精明。”魏德云指着卫国笑道,脸上满是欣慰,继续说道:“如果是你妹过来,我肯定什么都不说,免得害了她,你小子不同,从小就精明,观察力很强,善于分析,是不是感觉到了些什么?”

    “我爸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而且失踪这么久,绝对不是自己躲起来的,警察这么久没找到,说明不在国内,或者已经被害了。”卫国沉声说道。

    “不错,你分析的很好,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什么,不知道该告诉你什么,这样,你来问吧,想问什么都可以,我知道的都告诉你。”魏德云满意地笑道。

    “我爸最近跟您聊的最多的是什么?”卫国组织好思路问道。

    “还不是那些东西,你爸是文物专家,聊的都是哪儿现了古墓,出土了什么珍贵古董,对文化有哪些重大突破,等等。”魏德云说道。

    卫国也不知道该问什么,毫无头绪,想了想,继续说道:“有没有什么事聊的最多?或者常去什么地方?或者最后一次来我爸有什么反常,说了什么反常的话?”

    “聊的最多就是古墓,至于反常?”魏德云说道,沉思起来,想了想,忽然说道:“他最近常去所城,说是找到了你们祖上那条消失的船一些线索。”

    “什么意思?”卫国惊讶地问道,从来没听说过这事。

    “就是你们卫家,明朝的时候是所城一个什么将领,具体我也不知道,弄了一艘船出海,装的都是很有价值的古董,文物,然后船消失了,你爸最后一次来提到这事,之前也偶尔说起过,我没在意,最近他常去所城的城墙上,说是找什么东西,你爸经常神叨叨的,我都习惯了,你不问我还真想不起来了。”魏德云说道。

    “难道他从您这儿离开后,又去了所城?”卫国惊疑地分析道。

    “那就不知道了。”魏德云说道。

    “魏叔,把您车借我用几天。”卫国说道。

    “拿去吧,就在楼下停车场,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我跟你爸一起玩到大,比亲兄弟还亲,既然你回来了,这事我不能继续装傻了。”魏德云满口答应道。

    “谢谢魏叔,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再找您。”卫国感激地说道。

    “行,小心点。”魏德云答应道,起身相送,目含关切。

    ps:为糖糖加更,感谢大美女的支持!也感谢其他朋友的默默支持,老狼叩作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