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零五章 吐蕃使者
    庆暦元年六月庚寅(十三)。时至辰时,垂拱殿中的听政活动,也渐渐来到尾声。

    “大王……”紫宸殿学士判礼宾院丁度,持芴来到赵昕面前奏报:“河西节度使、保顺军留后、凉州、姚州刺史、邈川大首领遣使来朝,欲拜见大王,臣斗胆,敢问是否召见?”

    “可!”赵昕点点头。

    于是,丁度长身而拜:“微臣谨尊大王之命!”

    “唐王有命,令使者上朝觐见!”丁度转身,对着殿外高声吟诵。

    “唐王有命,传使者上朝觐见!”宣礼官的声音,一层接一层,向外传导。

    于是,在礼官们的引领下,一位穿着吐蕃传统的氆氆毛袍(一种牛羊毛纺织品),臂上戴着一个由黄金与白银装饰的大约三寸大小的臂饰,大概三十多岁,身材粗壮的吐蕃贵族带着他的使团成员,大约十多人,恭恭敬敬的来到了赵昕面前。

    他一看到,端坐在宝座上的赵昕,立刻就趴到地上,磕头顿首,拜道:“外臣李颂,顿首百拜,叩见大王!”

    态度虔诚无比,神态恭敬非常。

    几乎就像是在大相国寺里,给菩萨、佛祖上香、祈祷的信徒。

    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

    而在这人身后的吐蕃使团成员,态度比他还恭敬!

    所有人都趴在地上,手脚发抖,身体战栗。

    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大宋唐王,而是一位在世神明!

    没办法!

    吐蕃人崇佛,已经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

    而使团成员,来到汴京已有数日,这些日子来,他们耳闻目濡的,都是大宋唐王的神圣事迹,更亲眼见过了种痘的仪式。

    于是内心的虔诚与恐惧,被放大到了极致。

    几乎人人都将那在宝座上的大宋唐王,视为佛陀在世。

    “卿等请起!”赵昕缓缓的说道,他特意的调整了语速和语调,让自己的说话的方式和速度,更接近吐蕃僧侣的诵经频率。

    于是,这些人更加虔诚。

    “外臣叩谢大王天恩!”作为正使,李颂战战兢兢的爬起来,连正眼都不敢看向上方,只敢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说道:“受我主之命,外臣今来朝中国天子……”

    他恭敬的让人将自家主子亲笔所写的誓书以及带来的青唐地图、人口册薄取来,然后奉在手中,虔诚的举起来:“并敬献我主誓书及青唐堪舆、人口税册,伏乞大宋上国垂恩,不吝加恩于小国……”

    赵昕听着,挥了挥手,丁度立刻上前,接过了其所献来的誓书、堪舆图册,然后将这些东西,全部呈到赵昕案前。

    誓书内容,自然是那位河西节度使,发誓永为宋臣,世世代代,向大宋天子朝贡、献纳,并且愿意协助大宋攻击西贼。

    而且,和其他臣属喜欢撒谎、忽悠和敷衍大宋不一样。

    这位节度使是真的做了。

    从宝元元年,元昊反叛迄今,这位节度使,每进誓书,都会遵照誓书内容,攻击一次元昊的侧翼。

    二月后,这位节度使更是率先响应大宋号召,派兵封锁元昊的贸易路线,多次派出骑兵追杀和阻截元昊的商旅。

    使得元昊大军的补给和供应都出现了问题,有力的支援了大宋的平叛大业。

    范仲淹、夏竦、韩琦,都曾上书,为其请功。

    这一次也是一样。

    誓书未至汴京,角厮罗就已经组织了五千吐蕃骑兵,越过黄河,打击元昊在西平府一带的势力,虽然战果不大,也威胁不到元昊在西平府的根本。

    但已经做到了一个臣属的本分。

    所以,赵昕接下这些东西后,就对那位叫李颂的使者道:“节度使素来忠心我朝,父皇与宰臣们也都多次在孤面前盛赞节度使之忠贞!”

    “使者此来,欲为节度使求何事?”

    “大王!”李颂立刻拜道:“我主别无他求,只求大王为世子董毡开光剃度……”

    “若大王应允,凡大宋有求,我主无所不应!”

    说完,这位使者就深深俯首,心中忐忑不安。

    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位大宋唐王拒绝。

    而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因为,从几十年前开始,代表中国正统的大宋就一直像个渣男一样,玩弄着吐蕃人的感情。

    从前的六谷吐蕃联盟,就活生生被大宋的那位真宗皇帝玩弄至死。

    而现在的青唐吐蕃,则同样面临着当年六谷吐蕃相同的困境。

    赞普角厮罗,已经渐渐老迈,而新一代的王子们,却各自为政。

    内部更有邈川这个二五仔,整天想着灭佛。

    若董毡不能得到这位唐王的开光、剃度,那么,未来年幼的董毡,恐怕根本不是他的哥哥们的对手。

    甚至,可能不得不被元昊这个仇敌所利用、控制。

    然后就会和当年的六谷吐蕃一样,被党项人所灭亡。

    “节度使言重了……”赵昕缓缓说道:“我朝对忠臣,素来宽厚,只要节度使继续忠心我朝,大宋便不吝重赏!”

    李颂闻言,大喜过望,就要膜拜起来。

    赵昕却道:“只是……”

    “孤非僧侣,亦不懂什么剃度、开光之事……”

    “不如这样……”

    赵昕轻声道:“孤上表父皇,为节度使求一个功德使的头衔,再封节度使为‘西天护教佛子’,命节度使持节都督青唐河西一带,为西去僧侣护法……”

    “若是节度使愿意,可以将王子送来汴京,孤会亲自将王子带在身边为侍从官……”

    若是过去,赵昕最后的那个条件,可以说是无礼至极了。

    因为那和人质几乎没有区别。

    但在如今,赵昕的这个条件,却让使者欣喜若狂。

    大宋唐王,这药师佛在世的神灵,竟肯让董毡侍奉左右?

    这岂不是等于告诉所有吐蕃贵族——董毡乃是药师王的护法?

    未来即位,地位自然是稳如铁桶!

    当下,李颂就跪下来,欣喜若狂的磕头:“上国鸿恩,河西上下必感激涕零,为大宋效死!”

    纵然是没有那最后的恩赏,在李颂看来,这大宋给河西的条件,已经是非常优厚了!

    册封赞普为功德使,封‘西天护教佛子’,就是大宋承认赞普乃是吐蕃佛子!

    而大宋在青唐、河湟的吐蕃佛教僧侣与信徒之中,有着崇高地位。

    仅仅是这个背书,就足够让赞普的统治,稳固起来!

    当年,六谷吐蕃,若有大宋的这个背书,何至被李德明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