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帝王 > 第二十六章 倾国才人(1)
    第二天,也就是二月壬午(初五)。赵昕刚刚吃过午餐奶,便得到了消息:两府已经将画黄的熟状拟好,送去了中书省,交由中书舍人并门下省给事中审阅。

    赵昕闻之,大喜不已。

    在北宋,宰执们会将拟好的诏书、赦命内容,抄写在黄纸上。

    这叫画黄。

    而已经得到了君王同意后开始拟定的诏书则叫熟状。

    至于门下省、中书省的审核,不过例行公事而已。

    在北宋,真正掌握封驳诏书、赦命权力的机构,叫通见银台司。

    那才是可以让宰相低头,让天下州郡官员胆颤的实权部门。

    不过,在现在,这通见银台司已经形同虚设。

    宰相吕夷简大权独揽,将通见银台司甩在一边,时人于是戏称‘官有封驳之名,而无改正之实’。

    这也成为了吕夷简和他之后的几位相,被人广为诰病的一个重点。

    西京洛阳的老臣元老与勋臣们,就没少拿这个事情说事。

    所以,到了嘉佑年间,大宋终于恢复了通见银台司的封驳之权。

    于是,时任龙图阁直学士、知通见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何琰在任两年中,封驳了两百余条不合制度与法度的赦命、诏书和除授命令。

    想着这个事情,赵昕就忍不住负着手,轻轻踱起步来。

    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近期内,提拔和任用一个自己人去执掌现在那有名无实的通见银台司。

    为将来和以后做准备!

    前世,他统治生涯的初期,最大的阻碍,就来自于这执掌了封驳诏书、命令的通见银台司。

    搞得他只好屡次布中旨,派遣宦官或者近侍去执行他的意志。

    这固然是可以的,但面子上很不好看,也容易叫人说闲话。

    且,等他成熟之后,他就觉了这通见银台司的好处。

    那就是,这通见银台司,用的好了,那就是高悬于两府头顶的达克利斯之剑。

    不听话对吧?

    爱卿的人事任免,一个也别想通过!

    更关键的是,宰执们还说不出任何话来。

    通见银台司封驳任何不合理以及不合制度的赦命与除授命令,这是祖宗制度,祖宗法度!

    也是大宋朝野都认可和接受的事情。

    而当一个宰执官,连用一个自己人都不能做到的时候,他除了低头服软之外,就只有请辞知州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了。

    而这正是大宋君王掌握权力最快最便捷的途径。

    可惜的是,自真宗以来,连续两代帝王,缠绵病榻。

    通见银台司,也就沦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机构。

    但这也给了赵昕机会。

    只是……

    “用谁好呢?”赵昕不由得犯愁了。

    他现在真的是一穷二白,两手空空。

    名为国公,却没有任何人可用。

    许希?只是一个医官,医术确实不错,教授学徒也很厉害,就是不会做官。

    杨怀敏?得了吧!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宦官内臣罢了。

    富弼?

    人家是三司使晏殊的女婿,也是右正言知谏院。

    赵昕心里面清楚,富弼会尊重他、敬畏他,但不会事事都听他的。

    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这些他前世熟悉的名臣,每一个都是非常有性格,非常有脾气,非常有原则的人。

    这样的人,可以利用,可以合作,但想驯服,叫他们变成一个事事听命的维诺之人。

    怎么可能?

    他们就是死,也不会变成那样的人。

    所以,赵昕得找一个没有原则,没有立场,没有性格,也没有脾气。

    但同时,也得有能力,会来事会做事,能够应付各种情况的文官。

    此外资格和官阶也得达标,至少不能叫人说闲话。

    这要求就有些高了。

    这就好比后世的绿茶,想要自己的备胎又高又帅,有钱任性,还随叫随到,永不脱单。

    所以,思来想去,赵昕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实在是,那几个他觉得或许可用的人,现在基本都和他一样,在穿开裆裤呢!

    而现在这朝堂上的大臣,老实讲,除了那些未来的名臣、重臣,他知道和熟悉的没几个。

    于是,赵昕也是无奈,只能暂时将这个事情搁置到一边,以待未来慢慢寻觅合适人选。

    而就在赵昕思虑之间,一位盛装丽人,便在前呼后拥中,来到了春坊。

    赵昕看到她的时候,都有些愣。

    “温成张皇后……”赵昕心里低语一声,便连忙上前,露出一个笑脸:“张娘娘好!”

    “哎!”丽人婉转一笑,俏脸如花,让这殿中上下的宫女纷纷自惭形愧的低下头去。

    来者正是当今大宋最得宠的后妃,亦是当今官家的心头肉,以至于在未来,这位宠妃病逝后,赵昕的父亲不顾法度与体统,追封其为皇后,以后礼下葬。

    于是,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口水与八卦齐飞。

    大名鼎鼎的包公宝龙图,差点没被气出病来。

    但,也就是在看到这位张才人的瞬间,赵昕忽然想了起来。

    不就正好有一个人,非常适合做他的提线木偶吗?

    这位张娘娘的伯父张尧佐,未来的大宋宣徽南院使赠太师。

    先,张尧佐的资格是足够的。

    他是进士,虽然张尧佐的这个进士有些名不副实——他这个进士属于特科进士。

    大抵就相当于是伯克利和伯克利加州分院的区别。

    前者是世界名校,后者给钱就行。

    但,再怎么样,进士就是进士!

    其次,张尧佐这个人很知趣,也很懂进退,有分寸。

    譬如,前世的时候,张尧佐想学别的汴京权贵,给自己抓个真正的进士女婿回来。

    于是便在皇祐年间科举开考的时候,去榜下捉婿,结果抓到了冯京。

    冯京哪里肯干?

    自是坚决拒绝!

    张尧佐没有办法,只好放了冯京。

    冯京回去后,忌惮其是国丈,于是在殿试的时候,耍了个心眼,将自己的名字前面的两点水后移,改成了马凉。

    这就是著名的误把冯京当马凉的典故来源。

    其后冯京平步青云,步步高升,这个故事也就越传越离谱了。

    但其实,张尧佐真要铁了心,冯京恐怕真的要变成马凉了,凉凉的凉!

    最后就是,张尧佐这个人能力不错,他当过地方官,也当过权知开封府,更做过三司使。

    他当官的时候,不说政绩斐然吧,最起码没闹出什么幺蛾子,反倒是给不少老百姓平反了冤案。

    只是……

    赵昕还是有些顾忌与忌惮的。

    顾忌的是曹皇后,忌惮的则是眼前这位张娘娘。

    所以,他在心中权衡了一遍后,就打算先不急,先试探试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