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帝王 > 第二十五章 世宦之家的智慧
    直到深夜,吕夷简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他的儿子吕公绰马上带人迎了出来,关切的问道:“父亲,宫里面的事情,可还顺利?”

    吕夷简闻言,摇了摇头,垂头丧气。

    吕公绰见了,也不好多问,连忙道:“父亲今日操劳国政,必然乏累了,儿子,已经命人给您烧好了洗脚水,蒸好了刀鱼……”

    吕夷简点点头,就要卧室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懊恼的一拍大腿:“吾何时说过轻慢武臣的话?”

    于是,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在君前自己说过的每一个字。

    这位在大宋朝野,威风八面的元台的脸色刹那间就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终日打雁,不想临老被雁给啄了!”这位宰相又好气又好笑。

    事到如今,他如何不知道,自己被那位国公给带进沟里去了。

    对方,用的是一个极为小巧,但非常实用的谈话技巧,始终掌握着主动,让他和群臣都先入为主,造成既定事实,于是就没有人去关心事实了。

    因为注意力,都被其所说的话给吸引走了。

    不过,只过了片刻,吕夷简就恢复了正常。

    他是世宦之家,叔侄父子两代人为宋臣,而且都做到了人臣之极。

    自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亏没吃过呢?

    所以,他深知有时候吃亏是福,背锅是幸。

    强硬也是分时候和看人的。

    就像去年,官家想提拔他的宠臣林瑀为天章阁侍讲。

    这遭到了朝臣的强力反对和抗议。

    因为,这个林瑀不是一般人,他是朝臣眼里的奸佞。

    奸在那里呢?

    因为这货得宠,靠的不是服侍官家有力又或者办事勤勉,而是……房中术……

    本来,大臣们就对这林瑀非常不满了。

    现在官家又要授这样一个小人为天章阁侍讲,士大夫体面还要不要了?

    作为首相,吕夷简夹在中间是两头受气。

    做了,就要被舆论喷,不做,就要被官家嫉恨。

    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官家不是想用林瑀吗?好!臣同意,但是,官家您也得答应,再任命一个人为天章阁侍讲!

    谁?

    就是朝臣们推出来和林瑀对打的国子监侍讲王洙!

    于是两边的面子都照顾到了。

    所以,吕夷简在该圆滑的时候,还是非常圆滑的。

    在官家面前,他的强硬,他的顽固,从来都只体现在一些小地方。

    于是,吕夷简气头一过就想开了:“就当是我又爱上了一件新物事好了!”

    “就像我爱吃刀鱼……”

    世人皆知,申国公嗜刀鱼,一日不吃浑身难受!

    所以,从寿州到汴京,有一支吕氏自己的商队,专门为他运送新鲜的刀鱼。

    寿州百姓听说吕相公爱家乡的刀鱼,也很感动,于是,最新鲜最好的刀鱼,十几年来一直专门给他留着。

    但问题是……

    再好吃的东西,若一个人,一连吃十几年,也会腻歪。

    那为什么吕夷简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

    答案是,不是因为吕夷简真的喜欢吃刀鱼。

    真正喜欢刀鱼的另有其人,那人就是当今官家!

    这位官家尤其喜欢吃产自寿州淮河里的漕淮白鱼。

    但问题是,这种刀鱼之中的极品,不止产量少,而且价格昂贵。

    从寿州运到汴京,其价格更是突破了天际——每一条最少也要一贯钱!

    而这位官家爱惜羽毛,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用国家的公款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的。

    所以,这个时候,吕夷简就挺身而出,给自己发明了一个嗜好刀鱼的脾气。

    用吕家的钱,来给官家买刀鱼。

    自天圣元年,他还只是龙图阁直学士的时候开始到现在整整十八年,他的刀鱼嗜好,从未改变。

    哪怕是他罢知出外,从寿州到汴京运送刀鱼的商旅,也从来没有停顿过。

    每隔半个月,他的妻子,就会带上两筐刚刚从寿州送到汴京,还活着的刀鱼,入宫去见皇后,然后说什么‘啊呀,寿州又送刀鱼来了,臣妾心念皇后与官家,便带些进宫给两位圣人尝尝鲜’。

    家乡的土特产嘛,不值钱的!

    至于为什么每次只送两筐?

    这也是有门道的。

    两筐,不多不少,也不引人注意,也能让官家过过嘴瘾,吕家也负担的起。

    如今,吕夷简回头仔细琢磨了一下今日在春坊的事情与经过。

    他的脑子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事情。

    和汴京勾栏瓦舍里看戏的一样,这做官家的,也是需要有大臣来分别扮演和饰演不同角色。

    有唱白脸的,就得有唱红脸的。

    有捧哏,就一定要有逗哏。

    不然这戏就唱不下去!

    那官家的英明神武与高瞻远瞩如何体现?

    从前,王曾、张士逊还有李迪这些人就是悟不透这一点,所以啊,他们一旦罢相,就基本只能在地方呆着。

    但他吕夷简,三起三落,三为首相,中间还干过几次时间长短不一的集贤相。

    凭什么?

    凭的就是他能屈能伸,硬的起来,也缩的回去。

    如今,寿国公既然如此英明神武,看样子,这未来的大宋国政,都可能会与这位虽然年幼,但却已经显露了聪慧的国本牵连到一起了。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总会有人忍不住想去借寿国公来威胁或者讹诈自己的正敌。

    这一次富弼,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富弼开了头,别人难道是傻子不会学吗?

    便是他吕夷简,说不得也可能会有借寿国公之威的时候。

    于是,吕夷简便找到了自己与那位寿国公的相处之道。

    今夜,那位寿国公不是拿他当背景板来彰显自身的英明神武与聪慧早智吗?

    效果不是非常好吗?

    那寿国公未来一定还需要这样的人,这样的事。

    趁着这个角色还未被其他人抢占,他应该先下手为强,把这个角色抢到自己手里。

    想到这里,吕夷简就回过头去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公绰,汝明日便写信回寿州,叫你三弟回京!”

    吕夷简有五个儿子,其中,最得他喜欢和看重,视为衣钵传人,吕氏未来依仗的就是他的三子吕公著。

    所以,在吕公著考中进士后,吕夷简没有让他留下来当官,反而命他回家继续读书。

    为什么?

    立人设啊!

    立什么人设?

    淡薄功名,无欲无求的人设。

    但现在,在寿国公已经彰显出自身的聪慧与手腕后,吕夷简知道,吕公著不能再这么养望下去,再养就养死了,会被其他妖艳贱货给抢走了位置。

    所以,吕公著得回京,得去寿国公身边。

    这叫卡位!

    卡住其他竞争对手的路,叫他们无路可走!

    而他则舍掉这老脸,给儿子铺路。

    就像当年,他的父亲舍掉脸皮,给他向时任宰相王钦若说好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