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诛 > 第015章:绑人
    董兴武非常赏识陈汤的记忆力,这等记忆力岂是旁人能够拥有的?

    不一会儿,陈汤他爹终于回来了。

    乐寿里的乡亲们,首先不分由说,先将他爹陈明打一顿再说。

    本来这种事情属于家事,从前陈汤家中也发生了好几次,乡亲们本不想管,就算偶尔管一管,都是以说服教育为主。

    但是这陈明累教不改,家里穷的偷狗卖,他却改不了赌钱的恶习。

    这次更是拿着陈汤的救命钱出去赌,知道内情的乡亲们都气愤的无以复加,所以这次不说服教育了,改为武力镇压。

    反正这陈明平常借钱也不还,乡亲们也不怕得罪他,打了等于白打。

    董兴武比较精通人情世故,他见乡亲们都开始打人了,想必陈明平日里与乡亲关系比较恶劣。

    陈汤此时只是一个小孩子,乡亲们对陈明的看法,会顺带以同样的看法来对待陈汤。

    董兴武认为陈汤这样的天才,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利于成长。

    但这陈汤是陈明的儿子,父子亲情,血浓于水,总不可能让他们父子不生活在一起吧。

    董兴武略作思考,便对陈汤阿母提议道:“此子天赋极佳,家里应该想个办法去读书,才算对未来负责。”

    董兴武说这话其实已经有意收陈汤为弟子,教他熟读四书五经,以及一些做人的道理。

    李芸道:“夫子所言甚是,只是家中贫穷,无粮饷供读。”

    董兴武叹息一声,只有子弟主动求学的份,总不可能让他一个夫子低声下气的求着收别人为徒吧。

    毕竟这纲常伦理无法破坏,无奈李芸心中没文化,理解不了董兴武的言外之意。

    但是陈汤却听明白了,他拥有前世记忆,为人处世相当于三十岁成年男子的心思,所以这点潜话还是听得懂的。

    书肯定要读的,前世读书废脑壳,所以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但是此刻自己拥有系统,情况又不一样了。

    今生只需扫描一下书籍,系统便会自动理解其具体含义,并且还能根据自己不同的处境来提示自己,这等好事,岂能不读书?

    不读书,要这破系统又有何用?

    想到这里,陈汤爬起床来,央求道:“弟子愿拜在夫子门下,望夫子切勿嫌弃弟子愚钝。”

    董兴武见陈汤主动要求,心里非常高兴,果然没有看错眼,孺子可教也!

    董兴武道:“后天清晨时分,你来飞扬里,那时候再说拜师的事情。”

    毕竟当老师,就算是走走过场,也还是要把姿态拿出来,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否则威严何在?

    次日清晨,陈汤醒来之后,开始对周围环境打探一番,先认认路。

    前方几个乐寿里的小孩子,衣不蔽体的在那里和尿泥玩耍。

    有个穿竹皮蓑衣的小孩招手道:“汤哥,你快过来。”

    陈汤心中冷笑一声,心想自己跟几个和尿泥的小屁孩耍什么?

    但他突然想起,自己此刻也才十岁,和那些小孩子是同龄人,似乎应该和他们一起玩耍。

    想到这里,陈汤快步走了过去,看看他们在玩些什么。

    原来泥地里有两个板板车的轮子,只是中间的车轴坏了,所以被人遗弃在这里。

    穿竹皮蓑衣的小孩看起来比较占强,本来有两个轮子,但他却不准其他小孩碰。

    其他小孩也想推一推轮子,所以不断的和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争抢。

    陈汤不屑一顾,这么大两个轮子,有什么可玩的,还不如滚铁环好耍一些。

    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拉着陈汤,在其他人面前说道:

    “我汤哥怎么样,连那李虎都敢打,而且打了还带点礼物去看他,厉害不?”

    这话本是夸奖炫耀之语,但在陈汤这个拥有三十多岁心智的人听来,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把人打了还点礼物去看他,这是吹捧还是讽刺呢?

    另一个小孩说道:“汤哥厉害,又不是你厉害,你神气个啥?”

    那穿竹皮蓑衣小孩道:“我家和汤哥家里近的很,虽不是亲兄弟,但胜过亲兄弟,所以你们都得听我的,不然我叫汤哥打你们。”

    陈汤这时候才听明白这穿竹皮蓑衣的小孩把自己叫过来的用意,原来这小子还狐假虎威哟,了不起!

    但其他小孩显然不太买账,当即动手来抢,几个小孩子与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子扭打起来。

    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双拳不敌四手,被人按在地上,叫苦不迭。

    他连忙求救道:“汤哥,你快点来帮我!”

    陈汤一个成年人的心智,本不想管这些闲事,但见他们越打越厉害,怕出点大事,便将他们拉开。

    陈汤有点看不惯占强的人,顺手给了那穿竹皮小孩一小巴掌,力道并不重,跟着又喝道:

    “你小子还挺占强的,两个轮子你分给他们一个玩玩,又怎么了?”

    穿竹皮蓑衣的小孩挨了一巴掌,听见陈汤叫骂训斥,先是一愣,接着竟然开始委屈的挤出两点眼泪,开始伤心的喘气。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落泪了,心灵这么脆弱?这倒是出乎自己的意外。

    但这些小孩可没有成年人的心智,受点委屈哭出来也是正常的,自己三十岁的思维,当然不可能随便掉眼泪。

    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伤心一阵,方才小声说道:“汤哥,这本就是帮你占的,你怎么打我啊?”

    陈汤颇为生气,说道:“胡说,怎么叫做帮我占的?”

    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委屈道:“是汤哥你说的啊,有什么好东西都帮你留着,所以这两个轮子是我帮你占的啊!”

    懂了,这话显然是上一个陈汤说的,没想到这真正占强的是‘自己’,而看起来这人是‘自己’的狗腿子,也可以称为‘头号打手’。

    这倒叫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陈汤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把眼泪收起来,这事是汤哥的不是。”

    穿越过来的陈汤,不是一个占强的人,这时候说道:“好了,汤哥口味儿变了,不喜欢耍这些了,让他们耍吧。”

    陈汤将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带到一边,又是一阵安慰,将那小孩逗的乐了,方才了事。

    陈汤这时候说道:“你也知道,之前汤哥昏迷了几天,有些事情竟然给搞忘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所以想问你一点事情。”

    经过盘问,陈汤终于知道了‘自己’和李虎打架的原因。

    原来是那李虎家富贵,大马生了小马,那李虎天天骑着小马驹在官道来回横冲直闯。

    上次把穿竹皮蓑衣的小孩撞倒了,那李虎不但不下马道歉,反而还在马上呸了一声,出言讥讽叫骂乐寿里的人都是穷比,不配与他说话。

    毕竟他是‘豪门阔少’,腾达里李万里的儿子,又岂可跟乐寿里这些贱民的儿子道歉?

    虽然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并没有受伤,但是‘上一个陈汤’一定要出一出这口恶气。

    陈汤本来想的是,这小孩子打架,多半都是耍的没有事干,吃饱了撑着。

    但听了事情原委,自己一个成年人的心智,都觉得这架必须打,而且还要好好的打。

    虽然是一件小事,但是事情背后却反映腾达里的人作为富贵人家,看不起乐寿里的穷人。

    看不起可以不来往嘛,也没啥关系,又不是非要混在一起。但是这般做了错事,反而还借机羞辱,这还了得?

    陈汤又东拉西扯,拐弯抹角的问了这穿竹皮蓑衣小孩的姓名,毕竟将别人的名字都搞忘了,这有点不太礼貌啊。

    那穿竹皮蓑衣的小孩叫陈强,只比陈汤小两个月,家又住的特别近,一墙之隔,所以可以算作是发小,铁哥们。

    就在这时候,有游徼带着几名求盗,正在大路上奔波,显然正在缉捕拿人。

    不知道陈辉大叔和刘三刀大哥等人是否躲过了游徼的缉捕。

    陈汤想过去试探一下虚实,便将陈强遣开,让他自己一边玩去。

    陈汤上前搭讪道:“你们在找谁啊,说不定我知道。”

    有名求盗喝道:“你个小屁孩,知道个屁,滚一边去。”

    陈汤诈道:“这乐寿里的事情,还没有我不知道的,既然你们不问,那就自己去慢慢找吧,哼!”

    就在这时候,另一名求盗悄悄对游徼说道:“就是这个小子。”

    游徼悄悄问道:“是他吗?”

    陈汤这时候感觉有些奇怪,这些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不对,这里面有些求盗不是真正的求盗,而是李家恶奴假扮的,看来那李万里并不打算真正放过自己,因此他们想要抓自己。

    陈汤正想拔腿而逃,但是晚了,被一群求盗捂住嘴巴,直接往腾达里李万里家中拖拽。

    陈汤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毕竟他现在只是十岁小孩,力气不强,被人直接藏到李家的柴房里面。

    自己明明已经把李虎救活了,按理说这事情已经翻篇了啊!

    那李万里居然还要挟持自己,难不成他是想要直接杀人?

    陈汤心想完了,要是这样的话,上次就不该救李万里的儿子。

    ps:游徼,求盗,相当于后来的捕快。游徼是官,求盗是普通捕快。书友朋友看到各种称呼,帮忙指点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