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诛 > 第013章:大儒
    话说陈辉刘三刀等十余兄弟,与腾达里李万里若干家仆动气手来,场面一时之间很是混乱。

    这就不像陈汤上辈子写武侠小说,笔下那些江湖高手一招一式打的非常精彩!

    也不同于电视剧上那般剑气纵横九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不过是一群乡里的百姓打群架而已,坛坛罐罐倒是砸碎不少。

    双方都怕把事闹大,都不敢把人往死里打,是故用在呐喊声音上的劲,远比用在拳头上要重的多。

    陈辉刘三刀等人,终于艰难的带着陈汤,冲出了李家,一路往乐寿里逃去。

    但他们也留下六名被打倒在地,无法动弹的兄弟在李家大院。

    陈辉,刘三刀等人带着陈汤返回乐寿里,将陈汤直接扔给李芸,便片刻不敢耽误的仓惶逃走了。

    毕竟他们几兄弟刚刚在李万里家中生群斗,这又是触犯大汉律法的。

    因此他们可不敢躲藏在乐寿里,毕竟这里距离腾达里太近了。

    秦制严禁私斗,对百姓之间打架处罚的很严格,汉承秦制,对此虽然有所放松,但也足以让人害怕。

    李芸也知道出事了,也不敢收留犯事人员,那可是要受连坐之罪。

    当然,陈辉逃走之前,还提示李芸赶紧给陈汤找个郎中看看,并且还给她留下了六串五铢钱。

    这六串五铢钱足够李芸找一个好郎中,拯救陈汤的性命。

    李芸连忙将陈汤抱到榻上,盖好被盖,便立即准备拿着五铢钱外出找郎中。

    但没想到,就这片刻的功夫,那六串五珠钱却不见了,跟着不见的还有陈汤的爹,陈明。

    李芸见此情况,当即瘫痪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别人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李芸可清楚的很,一定是那天杀的赌鬼陈明,偷了这六串五铢钱,又去赌钱去了。

    (备注:史料记载,陈汤的父亲是个赌鬼,这不能怪我哈,哎!)

    乐寿里一些近邻,听见李芸的恸哭之音,纷纷来到陈汤的家中,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

    李芸边哭边说道:“汤儿中毒了,我正准备去找郎中,钱却不见了。”

    瑕丘县的那一头,都清楚这陈明是个赌棍,难道乐寿里的邻居还能不知道吗?

    李芸伤心欲绝道:“只不过是片刻功夫,他也能偷钱出去赌,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不需要李芸过多解释,乡亲们都知道了。

    只不过陈明连陈汤的救命钱,都敢拿着去赌,这让乐寿里的乡亲群情激愤!

    有人喝道:“虽说这外人不便插手别家的事情,但这陈明也太不像话了!”

    有人跟着道:“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等陈明,他回来之后,咱们乡亲先把他毒打一顿再说!”

    陈明干出这种事情,被乡亲们毒打一顿,就算闹到官府去,官府也只会收拾陈明这种赌徒!

    所以陈明这顿毒打,是挨定了。

    当然,之前陈明也没少挨过打,所以才逐渐养成了懦弱的性格。

    但是打归打,这事情怎么办呢?

    这陈汤现在还在床上躺着的,脸色黑,他才十岁,就活不成了吗?

    这时有人道:“嫂嫂,你切勿过于着急,咱们先想个办法,凑点钱先请个郎中,给汤儿把毒去了再说。”

    乐寿里太穷了,没有郎中,小病靠硬挺,大病靠命运。

    也多亏李芸人好,所以有乡亲提到凑钱,也有很多人跟着响应。

    只不过乐寿里这般穷困的里所,三十多户人家,让乡亲们凑点米面,还能拿出一点。

    但是一说到钱,整个里所加起来也没有凑出半吊五铢钱。

    李芸带着乡亲们凑的半吊五铢钱,和两斤白面,在两名妇人的陪伴下,一路赶往飞扬里。

    飞扬里距离较远,有二十里地。

    腾达里个个都是富贵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郎中。

    但由于富人与穷人天生的隔阂,乐寿里的人这才舍近求远,去飞扬里请郎中过来。

    他们之所以不去瑕丘县请郎中,是因为半吊五铢钱加两斤白面万万请不动任何一个郎中。

    飞扬里不太穷,但也不富裕,整个理所只有一个郎中。

    或许看在大家都是老百姓的份上,好好的哀求一番,那个郎中会出趟诊吧。

    要命的是,据郎中家人说,这郎中去走亲戚去了,不在家里,而且这两天不得回来了。

    这可急坏了李芸,她一个妇道人家,面对这种情况,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李芸在那户郎中的家门口哭求,不肯离去。

    天色已黯淡,同行的两名妇人虽然也心急如焚,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如今看来,只好回家处理后事了。

    也许是李芸哭的太过伤心,惊动了飞扬里的董老爷。

    董老爷家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是他却非常有地位。

    因为他是一代名儒,董仲舒的后人。

    董老爷大名董兴武,年过四十,满腹才华,学问很深。

    董兴武虽然不像董仲舒那般天下皆知,但在十里八乡也算一代鸿儒。

    瑕丘县许多富贵人家,都把自己的小孩送到董兴武这里学习四书五经。

    甚至有些有追求的富贵人家,甚至把自家年少的女孩,也送到董兴武家中读书。

    虽然女孩读几卷经书,在大汉时代也没有什么用处。

    但是有钱,任性一下也无所谓。

    大户人家的女孩,读读经书也不碍事。

    董兴武随时卷不离手,他此刻夹着一卷竹简,来到李芸跟前,向李芸问明痛哭原因。

    李芸与两名妇人,七嘴八舌说了好一阵,终于将事情说明白了。

    毕竟是一代大儒,对钱这些事情,看的倒不那么重要了。

    大儒讲究的是情怀,理想。

    在董兴武的要求之下,那郎中突然又在家里了,而且答应去乐寿里走一走。

    李芸这才稍露喜色,对董兴武以及那名郎中千恩万谢。

    董兴武虽然也听说过陈明,知道这人爱赌,但也没有料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所以董兴武决定去一同去看看,会一会陈明这个奇葩。

    但是,等到他们到达乐寿里陈汤家中的时候,陈汤却莫名其妙的好了。

    由于下午时分,腾达里李老爷家中生械斗,因此县上来了很多官差,到处抓人。

    不但抓了陈辉刘三刀留下的那六名同伴,还象征性的抓了李家几名恶仆。

    他们本来还想抓陈汤的,但是他们了解到械斗之时,陈汤已经中毒了,这才没有抓他。

    更何况,官差来陈汤家中的时候,陈汤还躺着的,看样子活不成了,也没有抓他的必要。

    虽然有乡亲在陈汤的家中,等待陈明这个恶徒,但都是几个男人,毕竟粗心大意。

    他们将陈汤扔在屋里,并没有怎么照顾。

    陈家家徒四壁,窗户不严,李长青带着针灸等工具,从窗户里钻进来,给陈汤解毒。

    李长青之前查看过那筐白萝卜,知道这种毒毒性并不强,难不倒自己。

    加之他对陈汤有所企图,所以便偷偷前来给陈汤解毒。

    只见几下功夫,便用针灸,将陈汤体内的毒素引出体外。

    陈汤悠悠转醒,能够看到李长青的模样。

    陈汤刚想开口致谢,那李长青连忙示意陈汤不要说话。

    李长青悄声道:“可别让任何人知道是我救了你,若是传到大老爷二老爷耳朵里,我可就活不成啦!”

    陈汤点点头,小声回应道:“好,我知道了。”

    李长青又悄声说道:“下午那几个莽汉,当着大老爷的面让我医治,我特么的敢吗?真是做事不用脑子!”

    李长青边说边收拾针灸等行医工具,然后又快翻过从窗户外边翻出去,悄悄跑回腾达里。

    此刻陈汤身体还有点虚弱,李长青没有必要在这个时间内向陈汤提出要求。

    毕竟,这来日方长嘛!

    救命之恩,岂能几天时间就给忘了?

    从飞扬里带过来的郎中,给陈汤把了把脉,颇为生气的说道:

    “是有点毒素,但这点毒素一只老鼠都毒不死,跟何况一个大活人呢?”

    乡亲们看见之前陈汤脸色乌黑,昏迷不醒,绝不可能硬挺过来。

    这时看到陈汤面色稍具红润,纷纷诧异,都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飞扬里的郎中颇为严肃的说道:“下回这种小事别咋咋呼呼的,来去四十里地呢,太麻烦了!”

    董兴武咳嗽一声,放下手中的竹简,对那郎中说道:

    “乡亲们又不懂医术,情急之时这才相请,你这般说话,可是不对。”

    那郎中却不敢得罪董兴武,当即弯腰拱手道:“夫子教训的是,下走知错了。”

    那郎中快认错,董兴武也不进一步呵斥,他回过头来,正见陈汤在阅读那卷竹简。

    董兴武见此情况,展露出慈眉善目,问道:“你识字吗?”

    汉字肯定认识,毕竟前世是写小说的!

    但是两千年前这些弯弯曲曲的字体,陈汤可认不出来。

    之前见董兴武呵斥那飞扬里的郎中,觉得这个是一个好人,因此陈汤心中对董兴武充满好感。

    陈汤道:“我不太识字,但是我记忆力特别好,我可以将这竹简上的内容写下来。”

    然后陈汤就真的在大家面前,将竹简上的字,用石头在泥土地板上写下来了。

    董兴武大感新奇,天下可有这等奇才?

    但他怕竹简上的文章是陈汤从前就知晓的,因此又背诵了一篇文章,让陈汤复述。

    系统只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可没有那入耳不忘的能力啊!

    但陈汤以身体虚弱,听不清楚为由,让董兴武写下来,让自己看一眼,再书写出来。

    董兴武连写三篇文章,让陈汤试一试。

    本来依照系统的能力,陈汤只需看一眼,便能默写出来。

    但陈汤怕太过离奇,因此还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这才把内容默写下来。

    就算是这样,已经征服了董兴武这名大儒。

    这等天才,必须收为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