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二十六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26)
    当唐大年这些人抬着三头野猪浩浩荡荡的下山来的时候,全村人都震惊了。

    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涌了过来。

    “三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

    “哎呦,这么大的野猪,肯定很凶险吧!”

    “大家这次上山到底找到水没有啊?”

    大家各说各的,整个村口乱哄哄的一片,但是却能看出大家的心情很好,因为没有人是被抬着下山的,这说明没有人受伤,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王翠花也在人群里头,家里头的三个儿子都去了深山了,她害怕的晚上睡不着觉,就怕儿子们哪一个缺胳膊断腿的下山来了。

    如今看见儿子们好好的下山来了,她总算是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都各自回家去吧,今天傍晚村子东头开会。”

    村长跟大家招呼了一声,大家就四散而去,这几天可是累坏了,赶紧家去吧。

    村长可没闲着,领着几个壮小伙拉着一头野猪去了镇子上的公社去把野猪交了,回头剩下的两头就是纯剩下的,大家伙可以分的了。

    这一天大家都跟过年一样,就算是过年也没有两头猪这么丰盛的时候啊。

    王翠花从唐禾他们回来就没有闲着,她早就去了大食堂帮忙收拾那两头野猪了。

    唐禾从回家去就趴下了,这几天可是把他熬坏了,晚上还得守夜,蚊虫叮咬不说,吃饭也没有个顺口的,天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觉睡到傍晚,这一觉算是睡透了,唐禾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自家这张大土炕,躺着舒服啊!

    现在是初夏,天气已经非常热了,傍晚的时候刚好有一丝风拂过,炙烤了一天的大地温度终于降了下来,大家伙都拿着家里的饭碗蹲在食堂的大门口往里头张望,那浓浓的属于肉的独有香味直往人的鼻孔里面钻。

    唐禾自己也是端着大海碗的一员,他旁边蹲着的是唐狗蛋大侄子,那口水流的有三尺来长,地面都打湿了。

    唐禾看了不禁有些羡慕,可惜他的口水只能偷偷的往肚子里咽了。

    仗着自己亲娘是食堂的一员,他还往后厨看了一眼,今个做的是大杂烩,里面什么蔬菜都有,满满一大锅,主要是肉也多啊,肉多大杂烩也好吃。

    这顿饭把大家勾的不行不行的。

    好不容易要开饭了,村长还要讲两句,差点引来大家一顿老拳,吃的这一顿饭,大家伙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些天吃的都是啥啊,竟是些野菜叶子了,这顿油水来之不易啊!

    饭后所有人都吃得肚圆,个个打着饱嗝,剔着牙说不出的满足,要是以后天天能吃上这样的饭菜,给个神仙也不换呢,可惜只能是个奢望而已。

    吃完了饭,村子里头凑在一块儿就开始开会。

    村长把这几天来上山的人的行程跟村子里头的人汇报了一下。

    这几天大家伙儿可真的是出了大力气了,以前在半山腰能看见的那些动物现在都不见了踪影,都往更深的深山里头去了,以前在山间流淌的那条小溪也全部都干涸了。

    这次村里的人组队去了深山,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在一个很深的山洞里头现了一汪不大的山泉,因为那里没有那么闷热,泉水蒸得比较慢,一天下来,怎么也能积攒一潭子的水。

    这些水是从山缝中间流下来的,以后只要不是干枯了,估计能一直有水源,那些水虽然不多,但是村子里的人想要喝,还是足够的,至于浇地就不要想了,这就是以后村子里的后路之一。

    至于那些野猪是村子里一行人下山的时候碰上的,也是经过了一场恶战,还是村子里有人拿了猎枪,才把这三头野猪干掉,是意外的收获。

    听说找到了水源大家伙个个兴高采烈,但是这条消息村长特地嘱咐了,不能告诉任何别的村人,不然到时候大家一起上山抢水,自己村没有水喝,渴也得渴死了。

    村子里头也知道轻重,这可关乎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哪敢告诉外人知道。

    不光自己不能告诉别人,就是有往村外自走亲戚的人也都得盯着,防着,自己不跟别人说,说不一定别人会走露消息,大家伙可警惕着呢。

    村里很多老人都是从打鬼子那时候走过来的,对于这样的防范手段,那也是很不俗的。

    再之后就是找人在村子里头寻找地下水源,然后去镇子上找人打井,可惜打了5口井,其中只有两口是有水的,而且水位也不是很高,这让村里的人眉头又皱了起来。

    虽然今年地里的小麦种的不多,但是收货的时候却只有少少的一部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颗粒无收了,这么点儿的粮食让所有的人开始恐慌。

    村长往镇子上跑了一趟又一趟申请救济粮,可是上面也很烦恼,又不是这一个村子没有粮食,是所有的人家几乎都颗粒无收。去年的时候还有人上报说是亩产万斤,到了今年又成了绝收,领导的官帽子还不知保不保得住,哪有心思管这些下面的人。

    只说是让自己回来想办法,可是哪有办法可想,地里的红薯还没收过,只靠着去年的存粮维持,不知能不能挨到秋粮收获。

    也不知唐大年几个大队长还有村长几个怎么嘀咕的,反正是村子里头不再实行大锅饭了,反而把粮食分下去,让各家各户省着一点吃,因为也吃不起大锅饭了。

    这也不算是他们的特立独行,已经有其他的村子开始照此办理,上头并没有明文表示不许,这么做他们也算是钻了一个空子。

    就算是解散了大锅饭,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因此欢欣鼓舞,因为分下来的粮食太少了,就算是可以采一些野菜做补贴,以后有没有的吃还不知道呢。

    往山上走的人越来越多,偶尔有人会打到猎物什么的,村子里的人也只当不知道,因为生活太难了,你举报得了一个,难道还能所有的人都举报不成?别人上山去打猎,自己家就不打了?

    心照不宣的事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