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二十二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22)
    唐狗蛋被唐拴住的气势吓得一哆嗦,就跟那只被他看的鸡似的。

    “我没干啥啊......哇哇......我就扔了一块石头,哇哇......”这孩子吓坏了,眼泪不要钱似的掉。

    那就是砸着人了?

    唐禾的第一反应不是救人,而是别被人现。

    在这个打猎不属于个人的年代,万一碰着个黑心的,全家都得挨批斗,根本就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平时大家看不见,就当不知道这回事,可总有那较真的人,要不怎么刚才出声后人没了呢?

    唐拴住显然体会更深一些,他把猎到的东西全部放在一个筐里,然后找了旁边的一些干树枝、树叶把这个筐埋得严严实实的,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虽然周围什么也没有,可是他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唐禾看他眼疾手快的处理掉了赃物,这才有空抹抹头上的冷汗。

    他也往旁边张望了一下,周围什么也没有,可是那声惨叫又是实实在在的,到底是不是唐狗蛋儿打中了别人呢?

    “有人吗?”唐禾试探着朝周围喊道。

    可是周围一点没有有人的样子,他又喊了几声,根本没有人回答。

    难不成刚才他们的行为全被别人看见了,有人偷偷跟着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回去报信了?

    这下子可惨了,别为了这只鸡再把命搭上。

    打只麻雀还能说是除四害,可是打只野鸡,就只能是为了吃了。

    那往大了说,就危害集体的利益了,再往大了说......那就更没法说了。

    唐禾的后背全部汗湿了,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第一次有了这样严重的危机感,那寒冷的北风都吹不散他脑门上的汗水。

    他的脑袋都是轰隆隆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思考。

    从来到这个时代,他周围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父母对他的爱,还有兄弟们对他的感情,这些都不是假的。

    一想到他们要为此受苦,他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刚上山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这么深的感触,觉得给家里多添点儿肉,偷偷摸摸的不会有人现,这根本没有什么。

    可是事到临头才现,自己是那么害怕,他心里的恐惧那么深,感觉想让一把锄头把自己撅死算了。

    边儿上的唐拴住跟唐禾岁数差不多,他也吓坏了,还是个孩子呢,已经六神无主了。

    这可怎么办呢......三个人闯祸了,而且闯的还是天大的祸事!!

    “救命啊......救命......”

    似乎有什么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唐禾的耳朵非常好使,一下子听见了。

    “你们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这个时候唐狗蛋儿也不哭了,而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可是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听见,张开嘴又开始嚎了。

    “别哭了,看看是不是有人遇见危险了?”

    唐禾反而来了精神,万一是有人碰见危险了呢?会不会是他们自己吓自己?根本没有什么人跟踪?也没有什么告密?

    “唐狗蛋儿,你的石头往哪个方向扔的呀?”唐栓住问道。

    “那儿!”唐狗蛋儿随手一指,他的石头就是扔向那边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朝着扔石头的方向挪去。

    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求救的声音了,搞得唐禾以为自己幻听了,还以为是因为极度恐惧而产生了幻觉。

    “前面有个洞!”唐狗蛋儿的眼睛最尖。

    唐禾定睛一看,前面果然有一个洞,那洞就在一棵大树底下,跟当初唐狗蛋掉下去的大洞一模一样。

    唐禾的散思维,这个大洞别是同一个人挖的吧!

    这个洞显然比之前那个洞还要更深一些,往里面一看,里面灰头土脸的躺了一个人,那模样也不知道是躺了多久了,人似乎都迷糊了。

    要不是唐狗蛋儿扔的那块儿石头,唐禾他们如果不往这里走,这个人估计得死在洞里了。

    “快救人!”

    “喂,你还清醒吗?”唐禾朝洞里吼了一嗓子。

    可是洞里的那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大家的心中一跳,不会是死了吧?可是刚刚还求救了呀!

    “可能是晕了,我跳下去把人送上来,你们回头再拿绳子把我拉上去。”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唐禾也不能放着不管,他就转头对唐拴住跟唐狗蛋儿说道。

    这里头他的个头最高,往上送人的话只有他最便利。

    这个大洞足足有三米高了,也不知挖洞那人哪来的力气,居然挖这么深。

    “那小叔你自己小心一点儿......算了,还是把绳子系在这棵大树上,你慢慢往下爬吧,跳下去脚非得崴了不可。”唐拴住十二万分的不放心。

    “中,就听你的。”此时的唐禾已经放下了心中的大包袱,只要没人举报,让他干啥都行,以后可不敢干这么蠢的事儿了。

    拿出那条背了许久的绳子,一头拴在洞旁边的那棵大树上,一头系在唐禾的腰上,唐禾顺着洞口慢慢的往下滑去,晃晃悠悠到了洞底。

    这个洞别看很深,其实挖的还真不是很宽敞,也就刚刚够两个人站着而已。

    到了洞底,唐禾弯下腰去拍了拍晕倒那人的脸:“嘿,你还活着吗?”

    那人条件反射似的动了动脑袋,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

    看来这人没事,估计是掉进来时间太长了给饿的,至于有没有别的伤,还得上去再看,在底下他也施展不开。

    “行啦,人应该是没有大事儿,还活着呢,我把绳子系在这人腰上往上送一送,你们使劲往上拉。”唐禾朝上吼了一嗓子。

    “好的小叔,你弄好了喊我们一声,我们就往上拉。”唐拴住叫道。

    唐禾解开拴在自己腰上的绳子,拿起那一头就往躺在地上的人腰上拴,结果不知咋的,他摸到软乎乎的一片......

    啥?这是个姑娘家?

    唐禾的脑袋一懵,自己算不算是占了人家的便宜?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女的,,他还以为是个小伙子呢,结果是个娘们儿,他......他......他......还摸了人家那里......到时候这人醒过来不得寻死啊?

    唐禾这个时候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男人,后来他想一想,不对啊,自己的灵魂是个女人啊,可是为啥他的第一反应是占了人家便宜呢?

    为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