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十九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19)
    “不能吧!”听得王翠花差点一个高蹦起来,自己儿子还有这脑子?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我倒不是说他骗你,你想啊,哪来的那么大的黄鼠狼,估摸着是这小子看见了粮食,又看见了黄鼠狼,说大话呢!哪来那么些神神叨叨的,要是我娘上身,我没见着,建国这大孙子没见着,怎么就让老四一个孩子见着了,我娘不能那么干!”唐大山摸着胡子分析道。

    “......你娘还真是这样的人,那这粮食怎么回事,难道是张友根干的?”王翠花吓坏了。

    唐大年这个大队长有的是人看不顺眼,别是那有心人故意栽赃先拿他们老大家开刀,就像村支书张友根就是个战争贩子,时不时的就要闹出点事儿来。

    “不能,他没那个能耐,你看这面白的,那是一般人能弄来的?就是要栽赃,随便给点不就成了,费那个事呢,我估摸着是哪个咱们家交好的人家偷摸给的。”

    两口子怎么想自己村里好像也没有这号人,谁家也吃不起这么白的细粮啊!

    为了这么一点子白面,两口子是伤透了脑筋,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送的,当务之急就是让谁也找不到才行。

    唐禾不知道自己给二老出了多么大的难题,让二老偷摸的半宿没睡着,头都又愁白了几根。

    唐禾心里头还美滋滋呢,觉得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以后往外放粮就推到自己奶**上,真是个好主意。

    殊不知,他奶奶是个偏心眼,压根儿就不待见小孙子,就这么穿帮了。

    之后几天,唐禾每天在这里头晃悠,想着家里头有粮食了,怎么也得见点油水吧,嘿,他爹娘还真是守得住,愣是一点不漏,就连唐禾都不知道二老把东西藏在哪里。

    二老不提,他也不敢上杆子提起,因为他心虚啊,所以就天天揪着心,这嘴角又起了几个燎泡,一扯嘴角就疼。

    王翠花见了心疼的不得了,扯了几把苦丁菜天天给他泡水喝,让唐禾以为自己是苦水里泡大的小白菜呢!

    随后他也不管了,反正东西他给出去了,只要在家里头就行,早晚家里人能吃的上的,他只需要想办法投喂就行了,这么想,他心里头舒服多了,然后饭也吃的香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唐建国和唐建民就不再往家里头捎馒头了,这一点家里人都知道了。

    不知道内情的就以为是这哥俩吃不饱不往家里送了,知道内情的就知道原来是家里头有粮了,所以才不让他们往家拿了。

    老大和老二知道家里头藏了粮食以后,心里头就仿佛放下了一块巨石,再一次回家的时候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至少不是一副难民样了。

    就在大家勒紧了裤腰带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隔壁村却生了大事,因为公办食堂后一直大吃大喝,没到半年竟然就把他们一年的粮食给吃光了。

    实在没有办法,隔壁村就找到了县里的领导,希望给与救助,至少让大家伙有粮食可以度过剩下的半年。

    可惜这样想的大队不在少数,镇上领导也是焦头烂额没有办法,因为当初上报的时候领导们说了亩产都是好几千斤,这要是再跟国家要救济粮食,这不是说明自己撒谎吗?所以让大伙回去自行解决。

    这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变出粮食来吧,这个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刚立冬,二茬粮食因为没人种植所以减产,野菜更没有几颗都趴在雪窝子里呢,只能想办法去借。

    石坡村也没能幸免,石坡村好几个大队,四大队也是跟着敞开了吃的,他们好歹还剩了一些粮食,看见这时候就断炊了一个个也是心慌了起来,再不敢大吃大喝了。

    一大队的唐大年因为胆子太小,没敢虚报粮食,为此还让上头批评了一通,可最后却是他是对的,村里的粮食至少没有上交那么多。

    唐大年来到唐大山家诉苦,天天有来借粮食的,借还是不借,借吧自己一大队的粮食也就刚够吃,不借吧,哪家没有点亲戚关系,被人家指着鼻子骂的滋味可不好受。

    “你还怕这个?咱们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你心里头怕不是正得意呢吧!”唐大山点了点唐大年。

    “嘿嘿,是有那么一点,可是这不也是个事儿么,好好的年景偏偏种不出来粮食,不然怎么也得能撑些日子的。”唐大年这个大队长也不好做。

    最近因为粮食紧缺,许多人家的亲戚都过来投奔,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个小食堂么,现在就是稗子面的馍馍都成了好东西了,以前有多得意显摆,现在就有多后悔。

    唐大年一时之间也是焦头烂额,最后没有办法,只能规定每人每天定量放粮食,到手中之后不管你怎么处理,哪怕你都给了亲戚也没人管你,但是多余的粮食一概不能拿。

    开始还有几个叽叽歪歪的老娘们,后来是一个也没有吭声的,到了这时候自然是填饱自己的肚子最重要,唐大年的这一手不仅是帮助了大队上的人,还帮大伙找了一个绝佳不借粮食借口,傻子才真的反对呢!

    总有那么些脑子好使的人,因为胆子小或是而没有虚报粮食的产量,因而得以填饱肚子。

    也有那么一部分人为了虚伪的荣誉而虚报了产量,因而让整个村子的人都跟着饿着肚子。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在心里头都存着非常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挨到六月份,到时候新的粮食打出来了,大家伙就不用再挨饿了。

    困难是暂时的,人处在困境中的时候总会这么想,除了忍着就没有别的办法,总以为时间可以解决一切。

    唐禾知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以后会更艰难,他的任务人脑海中的记忆一直存在他的噩梦中,每次想起那时的情形还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他想就算是自己的杂货铺再不人道,他还是要继续接受剥削的,而且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