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十六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16)
    石坡村上下都因为这一则广播而欢欣鼓舞,仿佛大好的日子就在眼前,就连大队长唐大年都充满了干劲儿,平日里上工对大家多有督促。

    有那些个想要偷奸耍滑的,大家的眼睛都雪亮呢,非得拉出来当典型不可。

    唐禾也被这种空前高涨的气氛感染了,干起活来格外卖力,就算以后的生活可能过得不如意,至少眼前的生活是真实的,那些因为努力而收获的粮食也是实实在在的。

    到了七月份上头忽然又有了新的指示,人民公社成立了,一乡一社,家中所有的财产上交公社,到时候村子里办食堂,实行统一分配。

    “他二叔,我咋越来越看不明白了呢,这是要干啥呢,咋以后还不能在自己家里头做饭了,想吃口热乎的还得上食堂?要是冬天咋办,大家吃饭的点儿也不一样啊,不得吃凉饭?”唐大山的格局不高,能想到的也就是嘴里的那口吃食了,可这也是最实在的想法了。

    唐大年也觉得这政策不太明白:“咱们村不是那富裕村,旁边的大王庄前些日子就已经开始造大锅饭了,听说顿顿白面馍馍,每个人每天二斤量,吃的饱得很呢,可我这心里咋这么不踏实呢。”

    唐禾在一边听了笑道:“这么吃下去,什么公社经得起啊,倒时候打的粮食都吃进了肚子里,要是三个月吃完了,其余的九个月吃土啊,他们村可真有意思。”

    唐禾的话虽然很夸张,但是中心思想还是很对的,可不就是这么个话么。

    “可不是嘛,我这心里就在嘀咕这个呢。”唐大年怎么着大小也是个村官儿了,这点子觉悟还是有的。

    可就是这样还是有许多的村子被暂时的假象糊住了双眼,根本看不清这美好生活下的假象。

    石坡村人口也不算少了,要是这千百号人都凑在一个食堂吃饭,那光做饭的老婆子就得好几十个人,凭空少好些劳动力,所以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村长回村的时候就告诉大家要按照大队来进行划分,每个大队为一组,然后各自管好自己大队的食堂,至于想要都在哪里吃,就各大队长自己做决定。

    这样一来一大队自然就是唐大年来管理了,话语权也在他的手里。

    可是看着其他大队的行事做派,他的心里就不太兜底,因为这是一项新政策,他也很忐忑,怕做不好引起大家的反感。

    “那就照着你自己的意思做,上头不是说大队自己管理了么。”唐大山抽了一口旱烟,烟雾中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可是唐禾知道他心里头指不定也在愁呢,要是以后每人天天白面膜,以前吃窝窝头啃红薯的日子都成了笑话不成?

    可是唐禾什么话都不能说,又不是救世主,自己任务人的这点子心愿还没给完成呢,哪里想得了其他。

    人人向往的大锅饭就这么轰轰烈烈的开始了,每个人家中所有的粮食和农作工具全部上缴,自留地也不允许再留。

    村子里头还有专门的人每家每户的查看,要是谁家私藏了粮食那是要拉出去批斗的,隔壁村子就出了这么一个典型,开大会的时候被村长翻来覆去的说,谁也不敢越界了。

    村头有几间不算太大的空屋子,都是村子里没儿没女的老人去世后留下的,就当做了大队上的食堂。

    这年头房子是真的不值钱,这样的空屋愿意要的还真不多。

    这也是唐禾纳闷的地方,这年头哪一家里头没有十几口子人,住房也算是相当紧张了,怎么就没有愿意分家的呢,居然还有空屋子没人住,浪费啊!

    一大队用了其中一间比较大的屋子,找了五个老婆子来给大家伙煮饭,算是一个大食堂了。

    王翠花本来手艺就好,加上唐大年是自己的小叔子,所以这食堂就有她的一份,到时候帮着做饭就行了,以后也不用上工了。

    村里人也没有什么可反对的,主要是王翠花的手艺是真的好,没有人愿意吃猪食不是?

    所有人心怀期待的等着中午大食堂的饭菜,一个个兴致勃勃的猜到时候每个人会几个馒头,不知道会有什么菜色,结果却被人当头冷水喷下,浇了个透心凉。

    “这怎么吃的还是窝窝头,里面怎么还有稗子面?不是说有白面馒头吗?”

    “是啊,隔壁村顿顿大白面馒头吃着,听说吃不完还能拿回家给亲戚呢,这怎么回事儿啊?”

    “听说还吃油渣菜包呢,咋咱们就吃这个啊,不行,咱们找唐队长去,怎么回事儿啊!”

    “走,找他去。”

    一帮子人也不吃饭了,拉帮结伙的的要找唐大年去讨个说法,凭什么别的队吃香的喝辣

    的,他们啃杂面窝头,不公平,别是这个大队长搞鬼吧!

    “回来,都回来,干嘛呢,都先吃饭,吃完饭大队长说啦,开会,浪费粮食可耻,都吃饭!”王翠花一看大伙要造反,这跟小叔子预料的一样,连忙拿个盆用勺子敲了起来。

    听说回头要开会,大伙也不闹腾了,到时候会上说,干了大半天的活,谁不饿?

    好歹吃了这一顿饭,吃的大家满是火气,只有一些岁数比较大的人猜出了唐大年的意图,都觉得他是个有成算的人,大队在他的手上算是对了。

    年轻人自然是不会想得多长远的,在意的只是眼前的这一点利益。

    吃完了饭,一大队整个大队都凑在了村头的大槐树下开始开会。

    唐大年站在人前腰板挺得笔直,唐禾看着还真是挺有派儿呢。

    唐大年也不跟大伙儿废话:“我知道大伙看见了中午的午饭,心里有意见,大家这是看见别的村的饭菜,再看见咱们村的饭菜觉得吃的不好,心里头不舒服。”

    “对,可不就是这么个话么,你得给大伙一个交代!”人群传来一个声音。

    唐大年也不计较是谁,掷地有声说道:“可是你们怎么只看眼前,不看看以后呢,咱们的地里头产的粮食是有数的,每年还要给国家交税,剩下多少大家没数吗?这现在就把一年的口粮吃了,以后怎么办,等着国家救济粮?咱们是要给国家做贡献的,可不是给国家做蛀虫拖后腿的,想让国家养的站出来,我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脸!”

    “是这么个理儿,你们这些瓜蛋子岁数小不知道那些日子难过的时候,咱们不能因为眼前的日子好了,就不管以后了吧!”说这话的是村里一个颇有声望的老者,他这话一出,就是要这把这件事情下了实锤了。

    “这事儿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