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九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9)
    “饭好了!”王翠花张罗道。

    这一句话如同天籁之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本来静止的画面仿佛活了过来。

    在地上蹲着的唐老大,一个高窜了起来,根本不像是他那个岁数的人。

    他儿子唐狗蛋果然不愧是亲生的,更是直奔着饭桌就去了。

    “都急什么,去把你二叔两口子请过来。”唐大山嘱咐大儿子道。

    唐大山口中的二叔,就是唐大山的亲弟弟唐大年,也是他们生产队的大队长,唐家数得着的能干人。

    按照辈分来说,是唐禾的亲二叔。

    唐大山的直系亲人也就这么一个弟弟外加一个外嫁的妹妹了。

    所以在村子里面,因为有个能干弟弟的关系,唐大山一家跟着混的不错,有点好福利,过年分肉啥的总能捞到一些好肉,村里头也没人说啥。

    平日里唐大年对唐大山一家子照顾颇多,当初唐狗蛋生的时候李月娥没有奶,还是唐大年上县城里头去找了关系给弄了一罐子奶粉这才把唐狗蛋给养活了。

    唐狗蛋一听是叫他二爷爷,不用他爹去,自己就跑着去了,平日里他可没少去他二爷爷家里头蹭吃蹭喝。

    唐大年跟他媳妇赵香来的时候也不是空着手来的,而是拿了一瓶酒。

    这一顿饭吃的大伙满嘴冒油,各个撑了个肚圆,把大家这一年的油水都补足了似的。

    唐大年还给大家伙带来了一个算不上是好的消息:“上面说是会分下来几个人,说是要分到各个村子里面改造,还都是挺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呢。”

    “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这么偏远的地方也有人过来?”唐大山有些不明白。

    村子里对于国家的政策并不是特别的关注,倒是唐大年这个大队长平日里去镇子上开会知道的多一点,所以唐家人也知道一些。

    如今看来没有文化反倒是好的了,这有了文化反到是还不如个农民过得滋润。

    这些事情也不是唐大山他们能够置喙的了的,索性听一听就算了,万一到时候村长把人分到了他们这第一大队,听上面的吩咐就是了。

    王翠花的心里却不踏实:“老二啊,你说咱们家建党还在县城读书呢,听说镇子上好多老师都不干了,他们这些学生还能好好读书么?”

    “回头我去镇子上面打听打听,要是实在不行就不念了,咱们这里高中毕业,城里的厂子都是抢着要的。”唐大年对这些都是门清的。

    “这就好,就怕这孩子读了书回来种地心里头不乐意。”王翠花松了一口气。

    唐大年乐了:“回来种地咋的啦,又不是没有轻快活,当个会计不比干啥强。”

    “他二叔说的是,是我想岔了。”王翠花殷勤的给自家二弟倒上酒。

    唐禾在边上听着大家伙喝着粗叶子茶聊天,知道是**运动猛烈的炮火开始了,这个时候很多的知识分子会受到迫害,可是他人小式微,并不能做什么事情改善,只能在心里头叹息一声。

    万一真的有人分到村子里要是能帮就帮一把,不过他也会量力而行,这个时代敢冒头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话头也是点到即止,对于国家大事大家了解的也不多,所以又聊到别的地方去了。

    王翠花虽然肉痛,但是还是给认识的比较好的人家每家端去了一碗肉汤,也算说话算话了。

    这也就是个意外事故,村里人也都觉得是唐禾走了狗屎运了,山下边的地方现在哪里还有兔子的影子,早就被吓得不知道上哪里躲着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唐禾就醒了,还没睁开眼睛呢,就听见旁边出溜出溜吸鼻涕的声音,用脚后跟想就是唐狗蛋。

    唐狗蛋一看见唐禾要睁眼,急忙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小叔,你醒了?”

    唐禾睁开眼,急忙把自己大侄子的脸推向一边:“边儿去,鼻涕要掉我脸上了。”

    唐狗蛋急忙用手背摸了一把:“没了,你看。”说完,他还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给唐禾看。

    唐禾拿眼睛斜他:“你不对劲儿啊,怎么不跟门口的大壮玩了?”

    唐狗蛋满脸的兴奋:“不去了,小叔,走啊,咱们上你昨天逮兔子的那个地儿接着等去啊!”

    唐禾鄙视其:“守株待兔知道么,你这就是守株待兔,是愚蠢的行为。”他觉不承认自己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兔兔太诱人嘛!

    唐狗蛋不依不饶的非得拉着唐禾一起等,唐禾已经在大家看来是个身体好转的人了,怎么能一直在家里头闲着呢,怎么也得做点什么吧,他可是个半大的小伙子了。

    没有个勤快的好名声,他怎么娶媳妇......呜呜,造孽啊!

    拒绝了唐狗蛋的提议,无视唐狗蛋气愤的眼神,唐禾自觉身高两米八,气场足足的。

    唐禾今天想去地里干点农活,总不好在家里吃干饭吧,结果才走了半路就不想往前走了,太热了,这太阳把人都能烤熟了。

    可是为了他的新形象,怎么也得咬牙坚持到底才行。

    这一路走的这个艰难,地头都是村里的人,叔叔大爷的一堆。

    这个说:“呦,大禾这是好了啊,好的挺快的啊!”

    那个笑:“哎呦大禾,怎么出来了,你娘不是说你摔得挺重的?”

    还有一个更过分:“哎呦呦大禾,你可再不敢淘气了啊,我们家的桩子都让我说了,你以后可别带着桩子闯祸。”

    唐禾面上笑呵呵,心里mmp,这都是什么人呢,心里头指不定把他当成了个大祸害了,本想做个正直美少年,少年是有了,美没了......

    去了地头,王翠花他们正在弯着腰劳作,大太阳直挺挺的晒着,他们的头上只带着一顶草帽,汗水顺着脸颊都滴落到了地里头,一看就知道非常的辛苦。

    唐禾的眼睛一热跑了过去,脱口说道:“娘,我帮你干活吧!”

    王翠花没想到小儿子会来,平时他都懒得很,像是永远也长不大一样,能偷懒的时候绝不会多勤快一分的,今儿个这是咋的啦?

    她头皮一紧,脑子真的摔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