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八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8)
    有了这只兔子,家中的气氛立刻不一样了,大家伙儿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子兴奋的劲头儿。

    唐狗蛋围在唐禾的身边团团转,不时地还嘱咐几句:“小叔,下次进山一定要叫上我,没有我谁给你提篮子?”一副哈巴狗样。

    唐禾斜了他一眼,不知道是谁一大早的就没影儿了。

    王翠花应了儿子这兔子自己家晚上炖了,中午头的时候两个儿媳妇十分殷勤的把兔子扒了皮,洗干净抹上盐巴吊在了厨房房梁的篮子里头。

    每个经过厨房门口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往房梁上面看一眼,实在是好久没有见油腥了,小鬼子才被打走没几年,这日子也刚刚过上了能饱腹而已,至于肉,可是奢侈品。

    要是谁说以后家家户户每天吃肉吃到腻,那是想都不敢想的神仙一般的生活。

    王翠花也高兴,家里吃肉她高兴,可是儿子大好了她更开心,自己儿子还是个有大福气的,不然那兔子怎么就在自己儿子跟前就撞了树了呢,咋不在别人跟前?老太太理直气壮着呢!

    下午的时候唐禾和唐狗蛋就搭伙又去了后山,这次的上山可是有任务在身的,他们得找点调味料,家里头就有点小葱和盐,白瞎了这么好的兔子,唐禾就想着大山是个宝地,总能让自己的这顿肉吃的更加美味一点的。

    到了晚上下工的时候,老唐家人走路都是带风的,路过的村里人还诧异呢。

    “老唐,这是急着回去呐,怎么那么乐呵啊?”

    被叫老唐的唐大山头一昂:“干完活还不乐呵啊!”自己心里乐,哪能告诉你呢!

    家去之后,王翠花就独揽了做饭大权,不叫自己的儿媳妇沾手,她的厨艺一向不错,平时村里和邻村有个红白喜事都是叫她去当帮厨的,虽然不能做个热菜,但是也是帮着人家拌个凉菜什么的,就这也不是一般人能有这个殊荣的。

    因为材料所限,王翠花平时也没有个能展现她的好厨艺的地方,这次可是要一展身手,让大家伙尝尝她的手艺。

    老大唐建国蹲在地上,眼睛看着厨房跟老二唐建民唠嗑:“咱娘这手艺可是这个,”他竖了一个大拇指,“我小时候吃过一回咱娘做的红烧肉,那叫一个香啊,这辈子也就吃了那么一回。”

    “那我还没有吃过呢,大哥你命真好。”老二唐建民森森的嫉妒了,自己这么大也就过年分猪肉的时候跟着大伙吃一顿猪肉炖粉条,什么时候单独自己吃过一顿肉?

    唐建国看着自己的弟弟嘿嘿笑了,隐隐的有点优越感。

    男人们不进厨房,但是女人们可以进啊,两个儿媳妇帮着忙前忙后的,恨不得以身相替,让自己的婆婆歇着自己来,从来没有这么诚心过。

    王翠花眼睛都不带抬的,权当没看见这两个人的眉眼官司。

    这只兔子算是一只肥兔子了,去了皮毛和内脏剩下足有五斤重的肉,王翠花乐的牙不见眼。

    大家的意思是都做了算了,可是她可舍不得,留一点风干了,以后也能偶尔拿出来打打牙祭。

    所以,她切下来一条大腿,其余的这才下了锅。

    锅里头有很多蘑菇和野菜,王翠花把家里头唐大山藏得特别严实的米酒也倒出来一点,就为了给这道乱炖兔肉增加一点香味。

    厨房的香味慢悠悠的飘了出来,唐狗蛋最是机灵,他一溜小跑的跑到了大门口把大门栓的死死的,就怕别人闻着味儿过来。

    要是有邻居闻见了味道,过来问一问,又赖着不走,他们家还能不请人家留下来?

    所以唐狗蛋就抖了一个机灵,毛蛋还跟着起哄:“还是你聪明!”

    “那是!”唐狗蛋双手掐腰,拱起腰走的大摇大摆,像极了解放前地主家的狗腿子。

    被他爹唐建国扔了一鞋底子:“做什么怪模样呢!”

    唐狗蛋吐了吐舌头,这才跑远了。

    那么浓香的味道从开始飘出来开始就一个劲儿的往门外头钻,就算是唐狗蛋儿用门闩闩着门,依然挡不住的香味儿飘出去,还飘出去那么远。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吃的都是稀饭糊糊,有那么一点儿油滋滋的香味儿,一个个的鼻子比狗还尖呢,唐家就开始不时的有人敲门。

    唐家的大人可不能跟唐狗蛋儿似的那么小气,把门关的那么严实,不然回头全村的人都要戳他们的脊梁骨了。

    所以老大唐建国只好负担了开门的任务,只要有人来敲门,他就去开门,然后回上一句,“是在山里捡了一只死兔子”。

    那些要些脸皮的人家,听完之后就马上离开,不好意思多留。

    还有那些不要脸皮的,钻着着门缝就想往里闯。

    唐建国就只好说:“您先回吧,回头啊,总得送您一碗汤喝的。”

    这些人本来也没想蹭上一顿肉吃,听说能给一碗汤,哪怕用这汤泡饭,那滋味儿也是足足的,就都败退了。

    来的人当然都是能够跟唐家说上话的,要是关系不亲近的,那是不会上门的。

    王翠花也被来这么些人给吓着了,想了想,咬了咬牙,又从旁边的大水缸里舀了满满的一瓢水倒进了锅里,心里再不乐意,那张脸皮子也得要不是?

    索性给的不是锅里的那些肉,那还真不至于肉疼到骨子里,只是可惜了那些汤,炖出来该不稠了。

    往好了想,这么一碗汤,能交际住人,也不算是浪费了,可心里还是肉疼的紧,面上还得做无所谓状,可把王翠花难坏了,脸皮子都抽抽了。

    就这么一锅兔肉,把全村人的胃口全都给吊起来了。

    就连唐狗蛋儿都有些忐忑不安,自己家吃个肉,咋来了这么些人,会不会到时候这些人都把肉吃了,自己一口也吃不上呢。

    这么屁大点儿的孩子,也会像大人一样操心了,学着他爷爷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眉头皱得紧紧的,像个小老头儿一样,看的大人们都想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