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低调太难 > 第一章 五零男神杂货铺(1)
    作者终于要开新书了,新老读者一定要多多支持啊!

    *********

    唐禾觉得自己鼻子上面有什么东西在爬,那感觉似痒似疼,让她情不自禁的握起了拳头。

    可是她的眼皮子怎么也睁不开,像是被人用胶水粘住了似的,但鼻子上的感觉却原来越强烈,近了......更近了,那东西想要爬到她的眼睛上!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目光对上了一对乌溜溜的眼睛,以及那高高举起将要落下的一只带刺儿的前足。

    许是没有想到唐禾会突然醒来,那只前足还往虚空挠了一下,看见唐禾的一对眼睛都快瞪成斗鸡眼了,这才晃悠悠的把前足放了下去。

    然后唐禾就又感受到了那种似痒似疼的感觉!

    唐禾“嗖”的一下坐了起来:“唐狗蛋,你又把知了放在我的脸上!!!”她出狮吼,知了掉落被子。

    “嘿嘿嘿,小叔,你醒了......你看,我今天抓了这么多的知了......哧溜。”唐狗蛋小朋友得意极了,还不忘吸溜一下他那摇摇欲坠的大鼻涕。

    “你......”唐禾指着唐狗蛋那手抖得像是得了帕金森,心中再气急败坏,她也在百气之中用手背抹了一把她自己鼻子上的大鼻涕。

    是的,想她堂堂亭亭玉立美少女穿越也就罢了,穿越成男的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是一个鼻涕男!!还是一个连条手帕都用不起的鼻涕男!!!

    唐禾悲催啊,没有比她更悲催的人了!

    她本来在二十一世纪好好的当个小演员,终于有机会接了个给力的女四号,要是机会好,怎么也得冲击个三线吧!

    她不就是想没红之前先嘚瑟一下,带个大口罩上街感受一下将红的气氛,结果从天而降一个花盆——把她砸了个脑溢血!

    那是真的脑溢血啊,满脑袋溢血!

    这个时候一个系统从天而降,告诉她她已经是个植物人了,如果不绑定系统就要嗝屁!

    绑定,必须绑定!

    小说上不是说了吗,绑定系统之后走上人生巅峰不再是梦想,她指不定也能当个影后,然后还能走上国际呢!

    “别做梦了!”唐禾记得当时这个叫oo8号的智能系统是这么喷她的,“你现在就是个活死人,如果没有系统的灵魂之力的支撑,你就会马上从这世界上消失!”

    就这么一句,就奠定了唐禾被oo8欺压的命运。

    oo8自称是从未来而来,而未来已经破译了人类灵魂之力的密码,它的任务就是选择一个宿主来帮助各个平行世界具有强烈愿望的任务人完成他们的心愿,然后收集他们强大的灵魂之力为己用。

    而唐禾自己也需要灵魂之力来调理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不至于死亡。如果完成足够多的任务,她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所以二者之间应该算是双赢......吧?

    可是唐禾没有想到,oo8居然会这么坑,第一个世界就让她变成了一个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只有14岁,可是也是一个男的好不好?

    穿过来的第一天,唐禾看着自己裤裆里多出来的东西,恨不得自插双目!

    这是国家的五十年代,新中国刚刚成立还不到十年,百废待兴,各种票据林立,没有票据就不能买东西,而此时已经是1957年,离******非常近,她们这个村不是重灾区,可是也差不离儿了。

    那是一个饿莩遍野的年代,让她的任务完成难度大大的加大了!

    任务人也叫唐禾,跟她的名字一样,这是一个非常幸运,也可以说是非常不幸的家伙。

    他是家中的幼子,年迈的父母对他非常宠溺,让他从生下来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哪怕是自然灾害时期,自己的父母也是勒紧了裤腰带把吃的先让给他吃,可是他的父母却活活的饿死了。

    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他依然没有活过3o岁,生活那么艰难,而他又是带着愧疚活着,被生活早早的就压弯了脊梁。

    所以他的愿望就是,不要再过得那么天真,让自己的父母熬过那******时期,安享晚年,家里人在那个特殊的时期都能够平平安安的,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替他娶一个好看贤惠的媳妇?

    唐禾的脑袋都大了,姐姐办不到啊!

    *************

    为了一口吃的,唐禾从树上掉了下来摔到了脑袋。

    他娘紧张的不得了,让儿子在家好好的修养,就连吃的都是送到嘴边的,那叫一个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所以唐禾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穿越过来的,所有的人都去下地干活了,只有自己的大侄子唐狗蛋(这个名字只有唐禾自己叫,因为狗蛋童鞋还没有起大名)每天到处撒欢儿。

    除了撒欢儿,最大的爱好就是欺负自己小叔,每天在自己脸上爬的知了就是证明!!

    不过唐禾接受了宿主的记忆,对唐狗蛋儿同鞋的行为忍耐度提高了不少。

    这是1957年,一个十分糟糕的年代,周围所有人的打扮都是灰扑扑的,蓬头露面,而且可以说得上是面黄肌瘦的,就连天空都是灰蒙蒙的让人看不见希望。

    唐禾他的待遇算是好的了,至少身上还有两片布片搭成的短打,自己的侄子唐狗蛋到现在身上还是只穿着一件大红肚兜子,小雀朝天呢!

    此时用布非常紧张,所有的布都得用票据购买,别说用一条手绢儿了,就连一块小布头都找不到,家底干净的不得了。

    许多穷困的人家,连一身整衣裳都没有,都是把冬天的棉衣的棉花去了,然后再当成单衣穿着,一年到头,就那么一件衣裳。

    唐禾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宿主为什么这么埋汰,都那么大了,鼻涕还是哗哗的流......算了,他(以后都用他)还是洗手去吧,不然自己也要被自己给恶心死了。

    他在前边走,唐狗蛋就在后边追:“小叔,等等我呀......吸溜(吸鼻涕)......把知了给我烤了呀,我分你一半!”

    唐禾止步:真的?

    怎么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东西要流下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