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圣光 > 第0511章 太年轻
    野外生存是一门很难掌握的技能。

    人类没有夜视能力,天黑后极其吃亏。夜间仓皇奔逃更是极度消耗体力。

    哪怕体格远常人,长腿家的埃克森爵爷也无法打破能力限制。他见机不妙就从绿谷镇逃走,可一夜也没能跑出多远。

    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弱,荒野就有太多未开的地域,野兽和鬼怪往往就在密林和草丛之中。

    北地的道路更是匮乏,离开城镇走不了多远就会迷失方向。

    正因为野外环境复杂又极其危险,阿德里安等人见好就收,哪怕面对一条大鱼,也没有紧逼追击。

    埃克森则在凄凉的黑夜中如瞎子般乱撞。他负伤后粗重的喘息犹如灯火,吸引了不少夜晚出没的捕食者出现。

    有几头灰狼和游荡活尸袭击了他,不过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天亮时,爵爷才看清自己逃进了绿谷镇附近的树林。镇子的围墙都还在视野内,他根本就没逃出多远。

    林子外是被砍死的狼尸和被肢解的亡灵。埃克森靠在树下,手边放在自己的冰斧。狼牙的撕咬和活尸的爪印把他搞得浑身是伤。

    作为寒风城的卫队队长,埃克森从未落得如此狼狈的境地。他若是披甲骑马,还能跟对手拼上一场。可昨晚那个状况实在是笑话。

    马汉。

    埃克森记住了这个名字。他恨的满脸横肉都在抖动,牙齿咯吱咯吱的响。贵族被平民甚至贱民击败,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至于绿谷镇,那更是让埃克森痛恨入骨。这个镇子见证了长腿家的落败,镇里的居民肯定会四处宣扬。

    只要想想那些低贱的家伙会在背后谈论什么,高贵的爵爷就脸皮涨红,恨不能立刻将那个镇子从地图上抹去。

    咬咬牙,埃克森从自己肩部的伤口拔出一根细长的弩矢。灰狼和活尸没能把他怎么样,可昨晚的猎杀小队却真的差点要他的命。

    血淋淋的弩矢上挂着一丝皮肉,这不知是谁用折叠轻弩射中了埃克森,命中他的左肩——幸好是左肩,若是偏一点命中心脏,他就不用活了。

    普通弩矢的射出度低,为了保持稳定需要三十厘米以上长度,还附带阻力极大的尾翼。

    但埃克森手里的弩矢只有十厘米长,锻铁打造,尾翼非常小。这小东西非常歹毒,穿透性极强。

    中矢的那下,埃克森宛如被重锤砸中,踉跄的跌倒在地。他完全靠自己皮厚肉多,体格强壮才重新爬起来逃跑。

    埃克森对着初升的太阳,咬着牙观察这独特的玩意。以后谁再跟讲寒风城的维克多.雨果好对付,他是绝对不同意。

    光是昨晚如影相随的快追击,就足以让绝大多数敌对势力望而却步。长腿家的这次行动折损了好几名家族骑士,可以说是大败亏输。

    埃克森屁股上还中了一刀,靠冰霜神殿的解毒剂才撑下来。可现在回头再看伤口依旧乌黑,整块皮肉完全麻木。

    这毒性之猛烈也算极其罕见。

    “该死的半身人从哪里弄来的毒药?”

    若不是埃克森反应快,迅逃走还找到提亚斯获得解毒剂。就凭这毒药的烈度,他稍有迟疑就已经死了。

    呸!

    埃克森心头恨的要死。

    卑鄙的人也讨厌卑鄙的对手。

    维克多.雨果不是迂腐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偏偏他还有钱,这就更令人头疼。

    等埃克森回去,家族内看他的惨状,肯定不会再派小股人马来捣乱了。

    此地不已久留,得赶紧离开。

    埃克森汇聚几分体力,抓起自己的战斧走出躲藏的树林。他才出来就看到有个人影在眼前晃过,立马喊了声:“提亚斯。”

    菜鸟骑士正失魂落魄的沿着树林走动,他脚步蹒跚,精神状态极度糟糕,可身体状况却没什么大碍。

    黑夜中,这小子同样没能逃走多远,一直在绿谷镇周边打转。正因为他一会东,一会西,跟无头苍蝇般乱跑,反而让猎杀小队的人没法追。

    天亮了,提亚斯才认清方向,选择向南走。他此刻只想回家,回去好好痛哭一场——本次行动太失败了,对个菜鸟来说打击犹如山崩。

    “提亚斯。”

    埃克森爵爷提高音量又喊一次,心里欢喜。他一拐一拐的跑向菜鸟,口中喊道:“快把你的衣服脱了给我。”

    要说菜鸟骑士此刻最不愿意见到谁,曾经受他尊敬的埃克森绝对排第一。

    过去的爵爷高贵,大气,战技高,是提亚斯学习和模仿的对象。可这次跟随对方出战,他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对平民冷血,对弱者残暴,对强敌懦弱,面对危局还居然抛弃自己。

    这怎么能是骑士的所作所为?

    埃克森以为提亚斯经历昨晚的战斗被吓傻了,喊了第一声没反应,又喊一声。可提亚斯头脑清楚的很,他只是沮丧而已,实在不愿意回应。

    当第二声更高音量的呼喊响起,提亚斯才面朝埃克森。当爵爷靠近,他现自己习惯性的低头听命,又猛的抬起头想要反抗。

    埃克森对菜鸟的心理毫无察觉,他只欢快的拍拍提亚斯的肩膀,“把你穿的衣服给我,再把带的药物给我。我知道你背囊里什么都有。”

    高贵的爵爷粗野的像一头只穿裤衩的黑熊,提亚斯在他面前就是个弱鸡。

    后者极度的愤懑,思想上明明不愿意,却控制不住的把身上带的药物绷带乃至衣服脱下来给对方。

    这是长久刻在骨子里的顺从,提亚斯为自己的屈服感到极度羞辱——昨晚就这眼前这家伙把自己丢下,现在他居然还有脸向自己索要帮助。

    这人怎么能这样无耻?

    看到菜鸟一边脱衣服一边掉眼泪,埃克森却哈哈大笑。他穿提亚斯的衣服不合适,必须撕开些口子才能穿上。

    但这总比一条裤衩强。

    “别担心,别哭泣。”埃克森以为菜鸟为昨晚的失败而难受。他反倒很乐观的说道:“一次失败不要紧,我们会再次回来的。

    维克多.雨果的实力很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我承认这次行动失败了,但我会检讨,会改正。

    不得不说那个黑森林里出来的蛮子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光是他手下行动度快这点,我们就远远不如。”

    埃克森重新穿上衣服,还给自己的一些伤口进行包扎。他倒是给提亚斯鼓劲道:“孩子,你这次的表现非常优秀。

    别再哭了,一次挫折不算什么。

    只要我能回去就一定提拔你。我会任命你为小队长,带领一支五六人的骑士队伍。相信我,这次磨炼会让你更加强大。”

    爵爷穿上菜鸟的衣服,哈哈大笑的向南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打了场胜仗。

    提亚斯被扒光的只剩一条裤衩,愣愣的站在原地。未经世事的他竟然又被几句鼓舞和许诺给激出好些感动。

    可只要想想昨晚的事,他又显得极其矛盾,恨欲抓狂。

    唉.....,还是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