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四爷是棵摇钱树 > 第228章 重头戏来了
    至于她对四阿哥,虽然暂时没有上升到爱的地步,但也特别特别喜欢他,起码在敏玳心里,四阿哥无可替代的。

    她甚至在想,要是他不去夺皇位,他们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也不错。

    不过……她还有系统终极任务没有完成,四阿哥要是不做皇帝,要是不去争夺权力,她如何获取那么多的财富,刷满美貌值呢?

    所以自己不仅不能拦着他,还得竭尽全力帮他。

    再说了……四阿哥要是不去争,别人登基后,他们或许都得死。

    正如小乌龟所言,如果是阿哥能提前登基继位,那她就算躺赢了。

    想想也是啊,把自家夫君扶上皇位,他们坐拥天下,那就啥都有了,她也不用辛辛苦苦的是去赚取财富值了。

    敏玳现在的美貌值是89,单看一张脸的话,纵观满蒙八旗,完全没有对手。

    可一个女子太美,也是有诸多麻烦的。

    今年十四岁的她已经差不多长开了,哪怕出门的时候她已经用特殊的化妆品遮盖自己的绝世美貌了,可悄悄盯着她看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谁不说四阿哥的媳妇是全京城最好看的那一个?

    连他家四阿哥都觉得让她一个人出门很不安全了。

    除了去给太后和德妃请安之外,她只要离开承露轩,他肯定陪在她身边。

    有时候敏玳想出畅春园逛逛,四阿哥也必定会陪着。

    也亏得她只是皇子福晋,并不是宫中的嫔妃,也不是太子的女人,所以有自家夫君陪着的时候,她是可以离开畅春园的。

    如若不然,她休想离开畅春园一步。

    傍晚的时候,四阿哥回到了承露轩。

    敏玳还没有来得及和他说今日之事,谢嬷嬷便提前禀报了。

    按照规矩,只要敏玳葵水来了,就证明她长大了,不再是一个小丫头了,他们俩也就可以圆房了。

    老实说,四阿哥等那一日已经等了很久了。

    隔三差五偷偷摸摸爬床的他,早就不满足和自家福晋同榻而眠,却只能偷亲几下了。

    没有人比他更着急,没有人比他更希望敏玳快点长大。

    可这不代表,他要让自家小媳妇去喝药呀。

    是药三分毒,没病就别喝,不然把身子喝坏了,可如何是好?

    “你不用担心,明日你去蕊珠院请安的时候,我与你一块去,我会将此事处理好。”胤禛轻轻将敏玳楼到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道。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敏玳笑着摇头。

    她家四阿哥护着她,她心里自然高兴,可是……自己又不是没用的女人,事事都得靠着男人。

    四阿哥总也不在的时候,自己要是事事依赖他,早就被德妃欺负死了。

    “好。”胤禛见她一脸轻松的样子,知道他这个小福晋肯定已经有了应对之法。

    平心而论,他家敏玳真是个厉害的丫头,他也不担心敏玳会受人欺负。

    只是,德妃这么做,让他心里特别不痛快。

    哪怕明日敏玳能把这事儿解决了,他也忍不下这口气。

    不就是因为敏玳还没有长大,他又不肯宠幸宋氏和李氏,所以德妃不高兴了。

    他就不明白了,等敏玳长大之后,他们俩圆房,过几年生下一男半女,不是挺好的吗?

    长子长女是从嫡福晋的肚子里出来的,这难道不是好事一桩?

    非要让妾侍来生才行?

    他真搞不懂德妃在想什么,更不喜欢德妃插手他和敏玳的事儿。

    她既然并不在意他这个儿子,又何苦来管那么多?

    德妃已经够怠慢他了,如今却更加怠慢敏玳。

    在胤禛心里,敏玳是最重要的人,谁若是欺负他家敏玳,就等着倒霉吧。

    任何人也不例外。

    第二天一大早,敏玳跟着四阿哥一块出门了,四阿哥要去讨源书屋那边听师傅讲学,敏玳则是要去蕊珠院给德妃请安。

    按照宫中规矩,皇子们尚未及冠或未出宫自立门户之前,每日一早都得进学。

    四阿哥明年搬出宫之后,就不必再上学了,不过如今还得继续。

    而且,某位爷还挺爱学习的。

    敏玳两辈子加在一起学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可除了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知识外,也比不上勤奋的某人。

    因为敏玳今日来的比较早,所以她差不多在外厅等了半个时辰,德妃才出来了。

    “你十四弟闹腾,非要本宫喂他吃饭不可,耽误得久了一些,等累了吧?”德妃看着敏玳,笑着说道。

    “不累。”敏玳笑着摇头,不过心里却觉得很无语。

    十四阿哥已经虚岁六岁了,年初便进了书房和哥哥们一块读书,没想到,还要让德妃喂饭吃,还真是个粘人精呢。

    这么大的孩子,早就该自己动手了。

    “时辰已经不早了,十四弟不去进学吗?”敏玳笑着问道。

    她家四阿哥半个时辰以前就去了,小十四现在去的话,已经迟了很久了。

    “他有些身子不适,本宫已经替他告假了。”德妃说到此,望着敏玳笑道:“何太医昨日开的药方本宫已经请两位太医来斟酌过了,说是极为妥当,从今日起,你每日来给本宫请安的时候,便喝了吧!”

    她原本是想让静秋每日送到承露轩去,可昨儿个静秋回来之后,将敏玳的反应告诉了她,德妃心中顿时不满,也懒得派人送去了,索性让敏玳每日来她这喝。

    “儿媳知道,额娘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好,可儿媳自幼身子骨不错,极少喝药,久而久之闻到汤药那个味道便会呕吐不止,喝下去之后还会腹泻,药可喝不得。”敏玳笑眯眯说道。

    德妃听了之后不以为然。

    这丫头肯定是在找借口糊弄她。

    不过,她的目的也不是要敏玳喝药。

    “即使如此,不喝也行,何太医说了,你的身子骨的确不错,虽葵水未至,但也不用太担忧,女儿家有的早有的晚,你估计要晚一些,只是……”德妃说到此微微一顿。

    敏玳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你若再等上两年,胤禛就十九了,别的阿哥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做阿玛了,他总不能落后太多,本宫打算让他从明年的秀女当中选两个合适的做侧福晋,你意下如何?”德妃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