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四爷是棵摇钱树 > 第41章 哭了
    “敏玳,你偷偷摸摸的作甚?”赫舍里华裳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敏玳正在心里和小乌龟说话呢,所以被吓了一跳。

    “说,你是不是还想接近四阿哥?”华裳一脸冷冽的说道。

    看着某人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敏玳真的很反感。

    这位还真拿自己当半个公主看待了。

    可事实上,宫里的公主们都被教导的很好,从不会这样与人说话。

    “站住,本格格在和你说话呢?”华裳见敏玳要走,立即拦住了她。她平常也不这样,可一旦事关四阿哥,她就会炸毛,就会多想,而且变得很极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华裳格格这是要请我去赫舍里家族的府邸做客吗?”敏玳转过头笑着说道。

    华裳没有料到敏玳会这么说,一时愣住了。

    “凭你也配?”回过神来之后,她立即冷声说道。

    凡是想和她抢四阿哥的人,她都不喜欢,更别提其他了。

    除了皇族,她赫舍里家族现在就是最显赫的了,旁的她一个都瞧不上。

    “格格知道四阿哥病了吗?”敏玳故作担心道。

    华裳闻言,心里把敏玳恨得牙痒痒的。

    这个死丫头这么关注四阿哥,明显就是心悦人家。

    谁敢和她抢男人,她就弄死谁。

    敏玳倒是不以为然。

    先不说,她才是四阿哥未来的媳妇,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不可能把四阿哥拱手让人的。

    再说了,即便赫舍里华裳用尽手段,她的家族也不可能把她嫁给四阿哥的。

    赫舍里家族支持的是皇太子胤礽,华裳要是嫁给了四阿哥,那赫舍里一族到底该支持哪位皇子才好?

    两个都支持吗?

    即便他们家族权势大,可以办的到,皇帝怕也会嫌他们胃口太大,灭了他们。

    虽说,从表面上来看,四阿哥和太子现在关系不错,可皇家的兄弟,只要面临帝位之争,血流成河都是常事儿。

    塑料兄弟而已,不用太当真。

    “听说四阿哥昨儿个病的挺厉害的,今日来听师傅讲学都是强撑着才熬到了最后,着实让人担心,我想去西二所探望四阿哥,格格要同往吗?”敏玳笑眯眯问道。

    “凭你也去的了西二所?怕是想跟着本格格去沾光吧,做梦。”赫舍里华裳说完之后,直接从左侧的宫道出去了,再往前走就是乾西五所了,四阿哥的住处在其中的第二所。

    能在宫中自由行走的人不多,华裳算是其中之一,如今心里正洋洋得意呢,因为敏玳是去不成的。

    “咱们走吧。”敏玳低声道。

    “这华裳格格也太欺负人了。”福音忍不住低声道。

    “谁让人家比咱们家世更好呢,正常的。”敏玳说完之后,直接往外走去。

    华裳不是自命清高嘛,那就让她去四阿哥那儿碰壁去,敏玳现在不好收拾她,那就换她家未来夫君上,他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上次华裳当着众人的面就给四阿哥抛媚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人家,结果四阿哥理都不理,连个白眼儿都不耐烦给她,他这会儿身子不大舒坦,华裳去了……那真是自找没趣,没准儿欢欢喜喜的去了,哭着鼻子出来呢。

    想想就爽!

    至于会打扰到他?

    不好意思,她就是故意的,谁让他那么小气,她又哄又送东西,结果某人对她才改观了百分之八十,硬是剩下百分之二十藏着掖着不肯给,活该他被华裳那个傲娇女气一场。

    西二所中,胤禛刚刚喝了药,还没有用膳的打算,他还有些头晕,打算歇息半个时辰便去步军营衙门观政了。

    昨儿个就没去,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耽搁了。

    他的身子一向很好,这次之所以生病,大概是他前儿个夜里淋了雨的缘故吧。

    “爷,华裳格格求见。”苏培盛轻轻走了进来,小心翼翼说道。

    爷方才就说了,要小睡片刻不许打扰,可华裳格格他也得罪不起,只能进来禀报了。

    原本昏昏欲睡的胤禛听了之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冷声道:“不见。”

    扰人清梦,简直可恨!

    “可华裳格格说了,您要是不见她,她就不走了。”苏培盛低声道。

    “随便。”胤禛才懒得管那么多,如果不是看在太子的面儿上,他早就命人把她赶走了。

    胤禛很不喜欢华裳,这位赫舍里家族的嫡出小格格被家人宠坏了,小时候很喜欢抢他的东西,在他跟前使坏,他要是不依,人家有本事一直哭闹,旁人还以为他这位皇子爱欺负人呢。

    长大了吧,突然转性子了,爱讨好他了,可又不长脑子,每次都让他很反感。

    就比如现在,他就想睡觉,她非要来打扰,不是缺根筋是什么?

    再说前几日吧,居然派人送了一些金色的鲤鱼给他,说是给他观赏的。

    他成天忙得不得了,还有那个闲工夫养鱼赏鱼?

    再说了,他真要看鲤鱼,去千鲤池啊,里面那么多锦鲤,比她那几条小金鲤鱼好看多了。

    总之,让他用一个字形容华裳,那就是“烦”。

    对于这样的女人,有多远滚多远吧,就别在他面前辣眼睛了,免得拉低他的智商。

    若换做以前,他不见她也就算了,可华裳这次就好像和他对上了一样,一直在西二所的院子里站着,就是不肯走。

    胤禛睡了半个时辰起身之后,得知她还在那儿,也没有搭理,更衣梳洗之后便出去了。

    华裳以为他是来见她的,一脸欣喜迎上前去,结果胤禛却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出了西二所。

    “格格。”华裳身边的贴身丫鬟锁秋一脸忐忑的望着她。

    直觉告诉她,自家格格怕是要哭了。

    她们在这儿等了四阿哥那么久,人家出来不搭理格格就走了,格格肯定伤心了。

    果然,她才这么一想,就发现自家格格捂着嘴哭着跑出去了。

    “格格。”锁秋急忙喊了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胤禛是在宫门口的时候被毓庆宫的奴才们拦住的。

    “四爷,太子爷请您去一趟毓庆宫。”为首的太监一脸恭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