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级机关城 > 第二十二章 盗宝贼
    平安县城的占地面积虽然并不算大,但却效仿了不少大城池的规划格局——穷人和富人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域划分。

    像梅家所在的城南,那是还能勉强过得去的百姓居住的区域。

    城东则是主要的贸易区,一些大小作坊、菜铺肉铺、原材料、牲口棚等等乱七八糟的贸易都在这里进行。

    城西住的则都是一些有钱的地主、商贾,家家户户都有着令人羡慕的大宅子,以及许多伺候的下人。

    城北最为特殊,这是府衙所在的地方。

    府衙附近也建了一些宅子,这些宅子比城西的更大更阔,里面住的都是平安县的官员与他们的家属。

    除此之外,城内最大的酒楼、青楼、赌坊也都汇集于此,在府衙的监管之下,这里的治安出奇的好,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它们其实是在享受府衙的庇护,反正从来没有人敢在城北闹事。

    总之,城北是平安县城……乃至整个平安县境内最纸醉金迷的地方。

    至于那些过不下去的贫民,他们有的已经脱籍逃荒去了,有的则只能去到城外,在临近县城南门的地方搭个窝棚过着那种有今日没明日的日子。久而久之,这里便形成了一个贫民窟……贫民窟几乎每天都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官府才懒得替他们收尸,甚至根本不会派人来此处巡逻,因此这里偶尔也会成为一些不法之徒的藏身地。

    而鲁飞自梅家出来之后,便直奔城西去了。

    今晚他的目标,正是牛莽。

    牛莽虽然也算是半个官员家属,但是却并没有住到城北,大概是因为他那个做县尉的舅舅也觉得这泼皮平日里做的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因此有意与他保持距离吧……反正鲁飞清楚得很,牛莽就住在城西的一处宅子里面,还让那些泼皮手下也住了进去,白天随他欺压百姓,晚上陪他吃喝玩乐,好不快活。

    “刘叔,【机关连弩】威力不小,你尽量不要射他们的要害,性命留着由我来取,机关臂也是,控制着些力道。”

    行走在夜色之中,鲁飞仍不忘向刘三金交代了一句,这些家伙可都是行走的修为值,他是一个都不想浪费。

    “晓得了……可他们若是不死闹出太大动静,只怕会惊动附近的人。”

    刘三金应了一声,却又有些担心的道。

    “不怕,他们时常将苦主带回来彻夜殴打,附近的人早已习以为常了,没人会起疑心。”

    鲁飞胸有成竹的道。

    前世游戏里就是如此,只要是深夜前来杀牛莽,哪怕闹出再大的动静也没人理会,第二天牛莽的舅舅封闭了城门前来调查时,住在附近的人便是这般说辞,只不过没有鲁飞说的这么直接,毕竟还是要给县尉大人留些脸面的嘛。

    ……

    辰时四刻,城西牛府。

    “哗啦啦啦……”

    “咔嚓!”

    机关臂上的飞爪嵌入墙头砖石当中,刘三金抱着鲁飞,控制着飞爪的回收速度,将两人缓缓吊起上了墙头,随后又缓缓放入院内。

    就在这个时候。

    “吱嘎!”

    一个开门声忽然响起,只见一个睡眼惺忪的泼皮正揉着眼睛从前院的一间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见此状况,刘三金神色一变,举起机关臂便要将其射杀。

    “蹲下!”

    鲁飞却连忙按住刘三金的肩膀,低下身子躲到了旁边的一个树丛后面。

    在前世的游戏中,牛府是一个两进的四合院,加上牛莽总共住了25个泼皮,其中前院住了10人,后院包括牛莽总共住了15人……前院的这10个人分散在不同的房间之内,警惕性又极差,尤其是晚上小心一些完全可以将他们暗杀于睡梦之中,可以说根本就是白给。但倘若有一个泼皮没有击中要害一击毙命,那泼皮便会立即大喊大叫,将前后院的所有人都吸引过来,那时就要同时面对25个泼皮,战斗难度自然要高不少。

    而眼下这个泼皮显然还未发现鲁飞二人,这么远的距离又未必能够一箭射中其要害,所以鲁飞打算先苟上一波,见机行事。

    “啊哈……”

    那泼皮揉完了眼睛,又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即便半睁着眼睛跌跌撞撞的向鲁飞与刘三金藏身的这处树丛走来。

    这种情况下,刘三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以至于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鲁飞只得又按了一下他的手,微微摇头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

    “……”

    刘三金不敢作声亦不敢乱动,心中只有暗叹小郎君心脏竟如此之大,这样居然还能沉得住气?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泼皮越走越近,一直走到这处树丛前面才终于停了下来,刘三金觉得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然后他就看到……这个泼皮居然将双手放到了腰间,然后开始悉悉索索的解起了腰绳,这分明是要小解?

    与此同时。

    “唰!”

    鲁飞猛然从树丛后面站了起来,手中【机关连弩】发出“梆”的一声轻响,羽箭正中眉心!

    这个可怜的泼皮甚至连眼睛都没来得及彻底睁开,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10点修为值。

    与离火帮喽啰的奖励是一样的,事实上两者的实力本来也没多大差别。

    “呼——”

    直到此时,刘三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随我来!”

    鲁飞也不废话,解决了这个泼皮之后,也不着急搜索尸体,带上刘三金便直奔前院的几间屋子而去。

    “死神……来收人了!”

    那几间屋子中的泼皮果然与鲁飞印象中的一样,一个个鼾声大作睡得死沉,轻轻开门的声音与他们的鼾声相比根本不值一提,鲁飞甚至怀疑,是不是就是因为他们鼾声太大,牛莽才将他们安排到了前院。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他进入房间之后就从门口的兵器架上拿了一把弯刀,而后轻手轻脚的来到这些泼皮身边,照着他们脖颈处的动脉轻轻一划,鲜血立刻喷涌而出,便是那些泼皮惊醒过来,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捂着脖子等死,完美!

    就这样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鲁飞一直从西屋杀到东屋,又从东屋杀到堂屋,前院的10个泼皮全部毙命血流成河,他却连一眼都没有眨过……不要问他眼睛干不干,不干!

    刘三金跟在他身后真心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他早就发现了,他这个小郎君杀人的时候和平时根本就是两个样子,平时的小郎君温文尔雅,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微笑,完全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当他开始杀人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冷血无情,仿佛死在他刀下的根本就不是活生生的人,只是一颗颗韭菜。

    ……

    杀光了前院的泼皮,来到后院门口时,鲁飞终于停了一下脚步。

    “刘叔,做好准备,接下来可能便要有些凶险了,还是老规矩,性命给我留下。”

    后院的泼皮用一个业内的名词来概括叫做“仇恨共享”,即是说你只要惊动了其中一个怪物,便会有几只甚至更多的怪物同时进入战斗,所以在之前的游戏中想要像收拾前院的那些泼皮一样杀掉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只有正面硬刚一条路可走。

    “喏!”

    刘三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机关臂,郑重点头。

    两人随即进入后院,后院同样分为东屋、西屋和堂屋,这里的堂屋直接敞开着,正对着门口的一张桌子上摆了许多酒坛子,而桌子边上便歪歪扭扭的趴着几个喝多了的泼皮。

    “什么人!?”

    果然,鲁飞与刘三金才刚刚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一个趴在桌上睡觉的泼皮耳朵便微微动了一下,而后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他们两个便粗着嗓子吼了一声。

    这些泼皮的“警戒范围”与鲁飞之前玩游戏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根本就不给任何机会。

    也是这一嗓子,立刻惊醒了后院之中的其他泼皮。

    “快起来,有贼!”

    “居然惦记到我们身上来了,活的不耐烦了!”

    “……”

    一瞬间,原本安静的后院便乱了起来,东屋与西屋的房门也同时被大力推开,几个泼皮拎着兵器从里面冲了出来。

    “杀!”

    鲁飞不敢大意,当即举起【机关连弩】就朝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泼皮射去,那泼皮想躲已是来不及,羽箭轻而易举的便洞穿了他脆弱的脖颈。

    又是10点修为值!

    “咻!”

    刘三金也不敢怠慢,不过因为鲁飞屡次提醒,他这一箭只射在一人胯部,那人痛叫了一声便扑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一时间,两把【机关连弩】大发神威。

    因为完全省却了搭箭弯弓的功夫,这些泼皮根本就找不到空档近身,如此在折损了8人之后,剩下的人只得仓皇逃回了堂屋,甚至连个头都不敢轻易露出来。

    “梆!”“梆!”“梆!”……

    “别杀我……”

    “啊!”

    其中4人只是被刘三金废掉了,没人搭救只能躺在地上呻吟,鲁飞将【机关连弩】指向了他们,他们立刻哭喊着求饶起来,但依旧被鲁飞无情射杀。

    直到这个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牛莽才躲在门后声音惊慌的问道:“阁、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偏偏与我过不去?”

    “杀你的人。”

    鲁飞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可知我舅舅是谁?我舅舅是平安县县尉,你若杀了我他决不会放过你的,但你若就此收手,我便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或者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一并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你便是,你觉得如何?”

    但凡泼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欺软怕硬,牛莽也不例外。

    “好啊,你先出来我们慢慢谈。”

    鲁飞冷笑道。

    “……”

    牛莽顿时没了声音,他哪敢轻易出去,出去不是找死么?

    “你不出来那我就进去了,刘叔!”

    鲁飞又冲刘三金点了点头,刘三金立刻会意,挺着那条机关臂便走在了前面,鲁飞则跟在后面,一步一步向堂屋逼近。

    就在这个时候,屋内忽然又传出另外一个人颇有威严的声音:“阁下,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自绝退路!”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着一套华贵的黑色锦衣、脚蹬金线皮靴、腰间束了一条白玉腰带的消瘦中年男子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小郎君,这……”

    见到此人,刘三金下意识的停了下脚步。

    面前这人一看就不简单,无论气质、形象、谈吐等各方各面都与那些不入流的泼皮有着本质的区别。

    而回头再见鲁飞,这个家伙却面露狂喜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宝贝似的满眼放光的看着消瘦男子,口水都快流下了:“我去,运气这么好么?这种地方居然也能遇上了盗宝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