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级机关城 > 第十六章 木匠有前途
    嘿嘿,略微有些失态。

    迎着刘三金与梅灵枢惊异的目光,鲁飞也不做解释,只是笑眯眯的坐了回去,心中偷偷算了一笔账。

    制作一个【曲辕犁】需要1单位的木材和1单位的精铁,前世游戏中1单位木材的价格大概是10文钱,而1单位精铁的价格则在20文钱上下浮动,如此一个【曲辕犁】的成本便是30文钱左右。

    而成品的【曲辕犁】交付NPC则通常能够获得100—150文钱的奖励,除此之外还能够额外获得一部分修为值奖励。

    虽然现在身为一个NPC,鲁飞并不指望卖【曲辕犁】也能够获得修为值奖励,但是30文钱一倒手就变成100—150文钱,这样的利润在任何一个世界,都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相比较前面融合出来的【木纹立柜设计图纸】,制作一个【木纹立柜】需要2单位的木材,拿去交付任务却最多也只能得到30-50文钱,如此一比,显然就有些不够看了。

    当然除了【曲辕犁】之外,鲁飞印象中还有一些比这玩意儿利润更高的家具与农具,但是这次没赌出相应的图纸来,不提也罢,反正【曲辕犁】在他所知的木工产物中,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东西了。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鲁飞的印象归印象,前世他都是以玩家的身份与NPC打交道,而这次却是以原住民的身份与NPC打交道,所以【曲辕犁】到底能不能卖的出去,又能够卖出一个怎样的价格,仍然需要实际试过才能得出结论。

    “小娘子,你可知平安县城何处可以购得木材?”

    思索了一番,鲁飞又笑着对梅灵枢问道。

    此番坐的近了,梅灵枢精致的五官更加清晰的呈现在眼前,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勾人心魄,竟让鲁飞不由的失神了一下,心中暗叹“魔女就是魔女,红颜祸水!”

    “城东有个木场,那里什么木头都有,平安县城不管谁家要用木材都在那买,付了账还用马车给人送到家里。”

    梅灵枢自然不知道鲁飞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玉指绕弄着垂落在脸庞的一缕乱发如常答道,“怎么,这么快就要开工了么?”

    鲁飞摇了摇头,笑道:“今日有些倦了,明日开工。”

    “你最会做什么木工?”

    梅灵枢又问。

    “什么都会。”

    鲁飞依旧笑道。

    “尽吹牛吧你,要是你身边的这位大郎君自称什么都会,我兴许也就信了,至于你嘛,你与我年纪相仿,就算打娘胎里出来便拜了木匠师傅学习木工,那也才多少年,又能学到多少手艺?”

    梅灵枢立刻皱了一下琼鼻,俏脸满是怀疑之色的道。

    江湖中的手艺人与现在的老师、医生等等职业是一样的,属于那种年纪越大、经验越多、手艺越娴熟,自然也就越值得信赖,越是值钱。

    “信不信由你。”

    鲁飞也不与她争辩,只是淡然一笑。

    梅灵枢顿时也没了趣味,想了想又道:“明日我带你去木场,我爹常与在木厂做工的陈叔喝酒,我若去了兴许还能给你打些折扣。”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鲁飞还有点没缓过昨天一整天的倦意来,便被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公鸡打鸣了,木场早就开工了,你怎么还没起来,不是说好了今日一起去木场购买木材么?再晚些品相好的木材都被旁人挑走了!”

    梅灵枢的声音自门外传来,虽然与昨天初见之时一样清脆悦耳,但听在鲁飞耳中却与闹钟一般无二。

    “唉,别敲了……我说小娘子,我昨日好像没答应过你要一起去木场吧?”

    鲁飞揉了揉依旧酸涩的眼睛,无奈的说道。

    因为清楚梅灵枢未来遭遇的缘故,为了防止这姑娘重蹈覆辙,鲁飞虽然没有明说,却也不希望她过多的抛头露面,这是鲁飞目前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你初来乍到,不识路又不识人,万一走丢了怎么办,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所以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亲自带你去,不用谢我。”

    梅灵枢的敲门声变得愈加重了起来,回笼觉显然是睡不成了。

    “我看你只是单纯的无事可做吧?”

    鲁飞暗自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只得无奈的坐起身来。

    嘶——疼!

    浑身上下仿佛拉伤一般的疼痛,怪只能怪之前遭遇的事太过惊险,再加上昨天又赶了一整天的路,如今略微放松了一些,身体就开始抗议了。

    不过看一看自己现在的状态,200点气血已经恢复到了300,“遍体鳞伤”的状态也变成了“轻伤”,情况应该算是好转了一些……尽管这恢复速度与玩家相比根本就是龟速。

    另外一边,刘三金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家伙的眼睛有些肿,脸色也依旧有些苍白,身体状况应该还不如自己,毕竟他可是失去了一整条手臂呢。

    “刘叔,你今天就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吧,什么也不用干。”

    鲁飞冲他笑道。

    “可是……”

    刘三金还想说些什么,鲁飞已经打断了他,“先把身子养好了再说,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回头就得我来照顾你了,我可不会照顾人……喂,你别敲了行么,我已经起来了!”

    ……

    木工选料也是有讲究的。

    犁头、格架最好用桦木,硬度够大不易变形;

    木桶、棺材得用柏木松木,松木柏木油脂含量高,经常沾水也不容易干裂,容易塑型还能防腐;

    制作家具则最好用的柳木、白杨,当然松木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以上说的都是寻常人家的农具与家具的用料,讲究一个经济实用。

    而若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做家具的时候还会选用更加名贵的木料,诸如红木、楠木、铁木之类。

    实际上到了后面,在制作一些强力机关的时候,尤其是其中的一些关键配件时,为了为机关减重或是发挥某些特性,也需要用到这些名贵的木材,只是现在鲁飞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水平,暂时不需要考虑这些。

    于是。

    洗过脸吃过饭,梅灵枢还是死乞白赖的跟随鲁飞一起去了木场。

    之后虽然确实在木场见到了常与梅父喝酒的陈叔,但陈叔不过只是木场的一个搬运工人,如何能够做得了场主的主?

    所以最终,鲁飞还是花了40文钱挑了等同于4单位的桦木木料,由陈叔装上马车帮忙送回去。

    偏偏这陈叔是个话唠,这一路上问东问西与他们二人闲扯个不停,扯着扯着话题就偏到姥姥家去了:“灵枢呐,陈叔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如今年方二八,正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你爹偏偏在这时候教这位小郎君住进了你家,你可知是何用意?”

    “我去?”

    鲁飞听完就是裆下一颤,这位大叔,早上几个菜啊就喝成这样,这也太能胡扯了点吧?

    梅灵枢也是瞬间红了脸颊,连忙低下头娇羞的解释道:“陈叔,你莫要瞎说,这位小郎君是墨家村来的木匠,昨日在我爹的茶摊上喝茶时向我爹打听租住去处,恰好我家尚有一间空房,我爹便将屋子租给了他。”

    “木匠好啊,要不说还是你爹有远见嘛,木匠这行当只要有些手艺又肯干活,足可保你这辈子衣食无忧,倘若做久了再做出些名堂来,便是那些个大户人家也要争相前来订做家具,从此以后你就能过上穿金戴银的好日子了,不错,是真不错,有前途!”

    “陈叔!”

    “哈哈哈,竟还害臊了,在你陈叔面前有什么好害臊的,你穿开裆裤的时候陈叔还抱过你嘞!”

    “陈叔!我、我不理你了!”

    梅灵枢终究还是没能顶住这个老头的语言攻势,红着一张俏脸慌慌张张的就逃走了。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么?

    看着梅灵枢失魂落魄的背影,鲁飞正心中偷笑,然后就见陈叔已经向他看了过来,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小郎君,灵枢是个好姑娘,咱城南有不少小伙子上门提亲都被她爹回绝了,如今你近水楼台,可要抓住机会呐,陈叔也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最多下回喝酒的时候,我再在她爹面前为你说些好话,不过有一件事……陈叔早就想找木匠做个柜子,你要是哪天得了空也帮帮陈叔的忙呗。”

    “……”

    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所以为了区区一个柜子,这么乱点鸳鸯谱真的没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