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级机关城 > 第五章 不堪一击
    不消一盏茶的功夫,机关臂便已经安装到了刘三金的断臂之上。

    在之前的游戏当中,刘三金虽然也时常使用机关,但他的手臂其实是没有断掉的,因此现在看到这个老头装上机关臂,视觉上还是令鲁飞有那么些许的别扭。

    不过这从另外一个侧面倒也说明,鲁飞的重生可能已经令这个游戏世界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就比如某些NPC的命运,再比如机关城的命运。

    “动动手臂试试吧。”

    密室之外络腮胡的叫骂声令鲁飞回过神来,随即笑着对刘三金说道。

    其实刚才这叫骂声消失了一段时间,鲁飞猜测那段时间络腮胡可能是原路返回,打算走出机关城去搬救兵来着,毕竟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异于其他喽啰的谨慎,去搬救兵无疑是最为稳妥的办法……但是等到了大门口才发现,大门在他们进来不久之后就自动关闭了,一时之间找不到开门机关,只得重新返了回来继续叫骂。

    总之,这个家伙已经出不去了,所以鲁飞并不着急。

    “这……”

    这时候的刘三金显然还没有接触过机关,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身上的机关臂,却不知应该如何施为。

    “就像使用你自己的手臂一样,可能刚开始有些不太习惯,会感觉比自己的手臂沉重了许多,力量也不好把握,不过多用几次就好了。”

    鲁飞耐心指导道,同时默默的向后退了几步,与这个家伙保持了一些距离。

    “哦……嘿!”

    听了鲁飞的话,刘三金咬牙发出一声低吟。

    “嗡!”

    那机关臂竟真的活动起来,抡圆了朝着面前的石桌就是狠狠一拳。

    “嘭!”

    一声巨响,石屑纷飞。

    那石桌竟被他一拳就砸成了一堆废弃石料,激起了一屋子的灰尘。

    “咳咳……咳!”

    灰尘之中,刘三金剧烈的咳嗽着,脸上却满满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来了。

    要知道这张石桌可是由上好的大理石打磨而成,寻常刀剑在上面劈过,恐怕也就只能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而若是使用肉拳的话,如果不是那种功力境界高到了某种程度的武林高手,根本无异于以卵击石。

    至少以刘三金现在的功力水平,是远远没有达到那种境界的。

    但此刻他却借助机关臂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震惊之余,刘三金又连忙查看自己的机关臂,我了个乖乖,这么玄妙的机关臂要是被自己这么弄坏了,简直罪不可恕。

    这一看他才发现,机关臂上只是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凹痕。

    但饶是如此,这个老头依然用袖子在上面擦了半天,脸上的神色那叫一个心疼,这副姿态,与现实世界中提车第一天就蹭了保险杠的车主简直一般无二。

    “不必心疼,这条机关臂采用百炼精铁锻造而成,比一般的兵器都要坚固,没那么容易损坏,最多只是损失一些耐久罢了。”

    鲁飞见他模样好笑,便出声解释了一下,“再者说来,这玩意儿只是一个初级的半成品,以后若是掌握了更多的东西,我还会帮你将其升级,届时你便能够发挥出更强的威力,使用更多的手段。”

    “只是初级的半成品?”

    刘三金的眼睛又鼓了起来。

    “这些以后再说,你再试试强弩与飞爪……不要对着我!也不要对着自己!”

    鲁飞并未继续解释,只是又道。

    不继续解释,是因为要解释的东西太多,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说清楚。

    不过他心里却比任何人的清楚,制作一个机关需要掌握的要素主要分为四大类,这四大类分别是:材料、设计图纸、阵法、核心动力。

    材料自然不必说,这决定了机关的强度和发挥的极限;

    设计图纸也很好理解,你都不知道自己要造个什么,玩儿个毛线?

    阵法就比较玄乎了,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操作系统”,就像刘三金身上的机关臂,这条机关臂本身只是没有生命的金属,即使装上身体也依然如此,只有其中配备了相应的阵法,刘三金才能够让它遵从自己的意愿运行起来;

    而核心动力更不必说,如果没有动力,就像汽车没有了发动机,再精密的机关也只是一坨废铁罢了,而像刘三金身上的这条机关臂,使用的就是最为初级的“机簧动力”,在已经吃过大鱼大肉的鲁飞眼中,根本上不了台面。

    总而言之,这四类要素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只有相互搭配一同提高才能令机关的威力更上一层楼,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

    “梆!梆!梆!”

    “哗啦啦啦……”

    密室之中一通乱响,刘三金总算勉强熟悉了机关臂的使用方式与手段。

    “小混账,还不给我出来,你若乖乖出来引我出城,我便饶你性命,否则我就在这门外守着,你哪儿也去不了,我要将你们二人活活饿死,活活渴死!”

    外面的络腮胡仍在不停的叫骂,不过声音已经小了许多。

    “差不多了,走,出去解决掉他。”

    鲁飞看了刘三金一眼,径直走到墙边抓住了控制暗门的壁灯便要开门。

    “小郎君且慢!那厮功力境界比小佬高了一些,小佬先前便不是他的对手,万不可轻易开门放他进来!”

    刘三金当即神色一紧,腮帮子狂跳着叫道。

    “不要忘了,你现在有机关臂,便是一个普通人装上这条机关臂,也能与‘略有小成’境界的敌人正面一战,更何况是你。”

    鲁飞淡然一笑,手臂猛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壁灯已经被他推了上去。

    “可是……”

    刘三金还想说些什么。

    “格格格……”

    密室的门已经缓缓打开,露出了络腮胡那张略显疲惫但却狂喜狰狞的脸:“你们终于肯出来了,但是晚了,这老东西的腿保不住了!”

    “上吧,刘叔,为了你的腿。”

    鲁飞扬了扬眉毛,笑道。

    “唉,我这条老命迟早交代在你手上。”

    刘三金叹了口气,却也只得硬着头皮将机关臂抬了起来。

    “什么玩意?”

    络腮胡这才终于注意到了已经装在刘三金身上的机关臂,脸上随即露出惊奇之色。

    “嗖!”

    一支羽箭猛然自机关臂上射出。

    “弩箭?就凭这东西也想奈何我……啊!”

    络腮胡嘴角微微勾起不屑一笑,手中横刀早已横在身前,极为精准的向那支羽箭格去。

    但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

    只听“锵”的一声,火星四溅,那支羽箭虽被格飞,但巨大的力量却直接将他震退了好几步,甚至鞋底在地上滑行了两尺才终于止住退势。

    再看他握着横刀的手臂,此刻正在不停的颤抖,虎口处已经裂开一道口子,正有鲜血不停的渗出来。

    甚至就连他的横刀之上,竟也出现了一个豁口!

    “什么!?”

    仅仅一合之下,络腮胡便已心生怯意,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扭头便想逃走。

    “刘叔,别让他跑了!”

    见就连刘三金也已经被机关强弩的威力镇住,此刻正略微有些愣神,鲁飞立刻出言提醒。

    “呃……哦,他跑不了!”

    刘三金总算回过神来,机关臂再次一抖。

    “哗啦啦啦……”

    飞爪弹射而出,直朝络腮胡后心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