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46章 惨烈阵战
    “对岸之宋军,看上去对此战信心十足,居然没有埋伏后手?”

    听到这陈翔的汇报,帕托皱眉疑惑道:“你等当真已经查探清楚?难道没有什么遗漏之处?”

    “禀千户,末将以人头担保!”

    陈翔道:“对岸方圆二十里之内,我等都已经探的清清楚楚,除了那必经之处后方的一处军医营之外,对岸宋军,便再无任何可疑之处!”

    “军医营?什么东西?”

    听到军医营三个字,不但是一干蛮将,即便是帕托和纽璘,都忍不住疑惑出声。

    “好似是救治伤兵所用!”

    陈翔道:“其营房不过数十米大小,人员不过三四十余,大部都是素衣平民,着甲看护之军士仅止一人——末将实在看不出,宋军还能在这军医营中玩出什么花样!”

    “当兵吃饷,上了战场,就该各安天命,生死无怨!”

    甲骨龙古一众蒙将终于明白了军医营的用处,齐齐嗤笑讥讽道:“为了区区伤兵,居然专设军医营,对岸之宋将,实乃妇人之仁,定不足为虑!”

    “话虽如此,但设立军医营,终究可以救护伤兵,对凝聚军心之用,切莫小视!”

    帕托明显不同意甲骨龙古等人的看法,但终究也没在此事之上纠缠,只是抱拳道:“纽帅,既然陈千户敢以人头担保,末将以为,此战再无可疑,当可出兵,争取早日攻破白箭滩,驰援成都府!”

    “准!”

    纽璘也觉得时候到了,不过同时却又邪邪一笑,招手让陈翔及至近前,低声耳语……

    白箭滩阵前。

    一两千余的百姓,早已在前后交攻之下,所剩无几。

    江水早已被染成了血红,无数伏尸在江水中漂浮,或者伏倒在河滩之上,其状惨不忍睹。

    但蛮兵们的期望,终究是达成了,不仅仅是让宋军将士们因为汉人杀汉人之事而士气低迷,同时也早已在江水之中搭建起了数座浮桥,全都几近绵延过了对岸,算是勉强打通了过江的通道。

    段元鉴刘整等诸将虽然也试图派人冲上河滩,截断浮桥,但在蛮兵们的强弓劲驽之下,每每还没靠近就已经是死伤惨重,不得不无功而返……

    咚咚咚!

    半下午时分,蛮兵阵中那巨大的牛皮鼓终于咚咚敲响,无数的牛角号,也呜呜开始吹响!

    无数蛮兵嗷呜阵阵,鼓噪喧天!

    在隔岸对峙好几个时辰之后,真正的战斗,终于要开始了……

    看到这一幕,段元鉴和刘整也在第一时间敲响了战鼓,让将士们打起精神来,准备迎战!

    那些架起的铁锅开始点火,大桶大桶黏糊糊的油类被倒进锅中加热,各种小型的投石机也被拉满,安装好了巨大的石块……

    虽然也不由自主的被这战斗的气氛所感染,但这些传统的战斗手段,并不能引起段岩的多少兴趣。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些被抬上来的粪桶,几乎所有的箭支都会先放在粪桶中浸泡再取用……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汁……”

    看着粪桶你臭气熏天的粪水,段岩哑然失笑,心说有些历史专家的考究,可真是一点都不靠谱。

    记载中的金汁,那作用可神奇,就差没吹成沾之即死了!

    虽然也有人说金汁就是分粪水,但所说的那粪水也是经过了种种处理的!

    谁会知道,所谓之金汁就是单纯的粪水,作用不过利用其污物携带之病菌增加伤口的的感染几率罢了!

    也就是当下的医疗手段有限,否则段岩相信,这么简单的东西,绝不会被传到千年以后的那么神乎其神……

    轰隆隆……

    对岸之上,有马蹄声雷鸣,却是无数蛮兵纵马狂奔,待到近到水边之时,张弓抛射!

    这些弓箭,明显都是强弓,再加上战马奔驰的加度……

    随着阵阵破空之声,密集的箭雨齐齐破空,达到最高点之后,猛然扎下,居然穿过了近两百米的距离,直落江岸阵地!

    “盾!”

    在诸多将士的厉吼声中,无数将士蹲身举盾相抗!

    无数箭雨狠狠射中盾牌,地面等等,虽然因为防御得当,几乎没有什么人受伤,但那密集的咄咄之声,听着依旧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对面的蛮兵还在如同流水一般驰出,抛射……

    箭雨依旧在如下雨般的倾泻!

    同时,在这些箭雨的掩护之下,大量的蛮兵等等,依旧驱赶着所剩不多的蜀民在前,手持弯刀利箭,嗷嗷狂吼着,借着浮桥向着江岸阵地而来……

    段岩等人距离江岸阵地还有些距离,自然不会被箭雨伤到。

    但当他看到江岸阵地之上四处树立的箭支,想到蛮兵居然能隔着近两百米将箭射将过来,段岩依旧是忍不住的心悸,心说现在自己算是明白蛮蒙一个区区草原崛起的力量,居然能征服大半个星球了……

    近两百米距离的火力压制啊!

    在这冷兵器时代,有几支队伍能扛得住?

    也就是像这样的强弩不可能太多,能开这种强弩的蛮兵也不可能多,更不可能持久……

    否则的话,段岩相信,这些蛮兵靠着这手段,别说才征服大半个星球,即便是一统天下……

    在这当下的这个时代,都不是没有可能!

    当大量的蛮兵跟在少量蜀民的身后通过浮桥之后,距离江防便已经只剩下百八十米的距离了!

    这些蛮兵也没有急于冲上来,而是齐齐拿出软弓开始对着江防阵地继续进行火力压制,接应更多的蛮兵过江……

    当渡江的蛮兵人数足够多的时候,对岸战马强弓的抛射,已经因为开弓蛮兵气力不济而稀稀拉拉了下来……

    “杀啊啊……”

    无数的蛮兵,在无数过江蛮兵弓箭的掩护之下,手持刀盾嘶吼声声,悍不畏死的向着江防扑来!

    “击鼓!”

    段元鉴刘整看到这一幕,齐齐厉吼:“杀!”

    “杀啊!”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鼓声之中,无数将士推盾而起,有的持箭和过江的蛮兵对射,有的则瞄准了那些嗷嗷狂吼而来的刀盾蛮兵!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时响起,不少的蛮兵在冲锋之中被射翻在地,但更多的则持盾顶着箭雨,厉吼着继续往上冲……

    鼓声再变!

    “放!”

    听到鼓声的几十士卒闻声怒吼,狠狠的斩断了投石机上的绳索!

    绷紧的杠杆瞬间弹射,在呜呜的破空声中,数十块斗许大小的石块如同炮弹般射出,狠狠的砸向了几十米开外,已经冲近江防的蛮兵……

    啊啊啊……

    几乎瞬间,便有不少的蛮兵被这石块砸成了肉酱!

    更因为那石块在惯性之下疯狂翻滚,不少躲闪不及的蛮兵至极而被砸的飞了出去,又或者被砸断了骨头手脚,被之直接在冲锋的阵型中砸开了一条血路,惨叫声一片……

    阵型也随之大乱!

    “放箭,放箭……”

    看到这一幕,早已等待时机的刘渊姚德等将厉吼声声,下令诸多军卒一通攒射,又是射杀了不少的蛮兵!

    但终究,更多的蛮兵还是冲到了近前,有的就近用弓箭精准射杀,有的则架起人梯,疯狂的挥舞刀盾,想要爬进江防阵地!

    “去死啊……”

    不少军卒奋不顾身的探出身来,提着刀枪又捅又劈,有的则提着被烧的滚烫的沸油而来,一瓢接一瓢的专朝着蛮兵集中的地方疯狂泼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