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婚书
    “还好。”苏鹤亭抬手轻轻去碰脸上的伤口,却被元宁飞快打掉了手。

    “手上不干净,”元宁嗔道,“往后记住了,不能用手揉眼睛、碰伤口,若是非要碰,必须要用消过毒的纱布。

    “这个你应该没有,回头我给你做一些送过去。”

    张婶很快端了一大海碗面过来,上头还卧着两个荷包蛋。

    送了面,添了一些热水,张婶就自动出去了。

    苏鹤亭挑了挑面条,一股子大骨汤特有的清香剂扑面而来了。

    元宁看了一眼,说道:“张婶还真心疼你,这是用熬了一天的骨头汤给你煮的。”

    苏鹤亭想笑一笑,因为在张婶眼中,他已经是这家的女婿了,娇客上门,待遇能一样么?

    一天没吃饭,他还真饿了,不多一会儿就把一整碗面全都吃了进去。

    咂咂嘴,意犹未尽。

    元宁却道:“不能再吃了,胃口就是在这样的饥一顿饱一顿中弄坏的。”

    苏鹤亭当然是从善如流了。

    张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进来收了碗,又很快出去。

    苏鹤亭这才跟元宁说起郁璟泽的事,“他说这次回来带了不少好东西,你去我那边不太方便,”毕竟苏德昭还在呢,没有个未过门的儿媳妇去见未来公公的道理,“改天我带着他一同过来好了。”

    元宁想了想,“另外找一个地方吧,不然去林奶奶那里?”

    没和郁璟泽有那一番话之前,她还不会想这么多,但是既然答应了苏鹤亭要与他成亲,那么自己的女子身份就要一点点揭破,换句话说,就连苏鹤亭本人也不应该频繁登门了。

    苏鹤亭先是一愣,随后便回过味来,忍不住叹了口气,小声问道:“那我半夜过来看你可好?”

    “不好,”元宁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安分点吧!”

    苏鹤亭眉头皱紧,“这样一来,我不是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你?”

    元宁也有些为难,两人刚确立了关系,就长久不见面,确实不太好。

    苏鹤亭又追问:“成亲有点早,那定亲呢,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之前元宁的确是被他说动了,可是转念又一想,才确立关系就要成亲,是不是太早了点?她还没享受过恋爱的滋味呢。

    苏鹤亭凑过来,压低声音道:“我父亲在这边等着你的回复呢。过几日办好了他要办的事,他就要走了,说不准我也要回京述职,到时候会发生点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元宁立刻想到,苏鹤亭乃是一个青年才俊,少有才名就不说了,在外放的这两三年内,做出了这么好的业绩,若是回京述职的话,说不准会被谁看上。

    按照电视剧和小说里描述的,不一定还会被皇帝赐婚。

    身为臣子,身为最底层的官员,哪怕有个不能相认的权贵父亲,怕是也无力抵抗。

    罢了,她拘泥于那些形式做什么?想要谈恋爱还不简单?成亲了再来也一样!苏鹤亭也不是那种得到手就丢到一边的人。

    苏鹤亭见她思考,就没打扰,一直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一边用目光仔细描绘心上人的五官,越看越觉得看不够,哪怕脸上一粒细细小小的黑痣也觉得是可爱的。

    哦,那不是黑痣,那是一个小黑点,可能是灰什么的。

    苏鹤亭掏出自己的手帕,凑过去,给她把脸上的脏污擦拭干净。

    元宁在想事情,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何况对方也没有擦拭很久,将脏污擦掉就缩回了手,她也便没说什么。

    苏鹤亭带着殷切的期望,问道:“怎么样?”

    “那就你们来定吧,”元宁笑了一下,“你知道的,我对这些命理啊,风水啊什么的一窍不通。”

    “这么说,”苏鹤亭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微微带了几分颤抖,“你答应了?”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莫不是出现幻听了?

    元宁看着他难得流露出来的傻乎乎的样子,笑容更深了一些,轻轻颔首,“嗯。”

    “啊!”苏鹤亭短促地叫了一声,上前两步伸手就把元宁抱了起来,原地转了几个圈,哈哈大笑起来,“我太高兴了!”

    元宁下意识抱紧了他的脖子,受到他这样情绪的感染,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失。

    苏鹤亭转完圈,轻轻把元宁放在地上,却不舍的松手,紧紧把人抱在怀里,下巴搁在她发顶,喃喃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嗯,台词有点老套。

    但元宁还是按照套路问:“要不要我掐你一把?”

    “不用,”苏鹤亭裂开嘴笑,“我已经自己掐过了,挺疼的。”

    他微微拉开和元宁之间的距离,眸光炯炯盯着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元宁的一双眼眸乌黑发亮,有着非常漂亮的弧度,还有浅浅的双眼皮,一笑起来会完成月牙,眼神里总是泛着点点动人的光。

    他的心跳登时擂鼓一般踊跃起来,呼吸也有点发紧,凑过去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立刻腿开,脸上火烧一般烫了起来。

    元宁也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也跟着脸红起来。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了话说,只是这样静静半拥着。

    放学归来的孩子的吵闹声,打破了一室的宁静,两人这才分开。

    彼此抬头看看,又忍不住相视一笑。

    苏鹤亭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带着婚书呢,忙掏出来给元宁,“这个,需要你写上名字,回头我再让人去合八字。”

    元宁歪歪脑袋:“若是八字不合呢?”

    “怎么可能!”苏鹤亭的回答斩钉截铁,“必须是天作之合。”

    元宁禁不住又笑了。

    伯钟带着弟弟妹妹进来,一看到苏鹤亭也在,都很高兴。

    可元宁看到他们却笑不出来了,“你们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两个弟弟就不说了,鼻青脸肿的,连仲灵这个小姑娘也是头发散乱,身上的衣裳破了好几个口子。

    迎着长姐威严的目光,三个孩子都深深低下头去。

    季秀从外面一蹦一跳进来,感觉到气氛不对,也不敢笑了,小碎步过来,想要去抱长姐大腿,却被苏鹤亭抢先一步抱起来,又往外头去了。

    媳妇教育小舅子、小姨子,他这个做姐夫的在场,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