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四十七章 柴米油盐
    叔毓第一个响应,拍手叫道:“还有鞋呢!我也要穿新鞋!”

    伯钟却不是这样想的,“长姐,我们才卖了果子和苎麻,若是这么张扬,被人惦记上可如何是好?”

    “就是的,”仲灵也看向了自己放钱的瓦罐,怎么都觉得不安全,“还是不要了。”

    元宁想了想道:“就算是不穿新衣裳,穿双新鞋也不错,就说是干奶奶给的。”

    伯钟这回不反对了。

    叔毓非常机灵地道:“长姐,我把新衣裳穿在里头行不行?”小家伙儿实在是太渴望新衣服了。

    “行!”元宁点头,总有一天她会让弟弟妹妹天天都有新衣服穿的!

    叔毓立刻央求二姐把新衣服给他找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新衣服放在了枕头边,一会儿伸出手来摸一摸,一会儿睁开眼睛看一看。

    仲灵小声说道:“你不好好睡觉,明儿不给你穿了!”

    叔毓这才紧紧闭上眼睛,不动了。

    元宁贴着边睡,季秀就在她边上。

    白天的时候小娃娃可以在小车里躺着,可是到了晚上还是需要到炕上睡。因为她已经会翻身,开始学着坐了,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格外当心。

    元宁就把小车放在了炕下,还把刹车片驳好了,这样一来,即便是小家伙儿掉下去也不会摔到。

    值得庆幸的是,小娃儿睡觉还算老实,除了晚上偶尔会踢长姐几脚之外,并没有往炕沿那边骨碌过。

    天亮,元宁早早起来,开始大扫院子。等她把院子清扫完毕,准备去劈柴的时候,伯钟和仲灵也起来了,两人一个去做饭,一个就背着筐头扛着耙子去捡柴了。

    野外有不少枯枝落叶杂草,用耙子一搂就是一大抱,很快就能装满一筐。

    家里每天都在烧柴,所以一有空家里人就会去捡柴,以免过冬的时候不够用。

    元宁想着果树还需要进行一次修剪,吃了饭没什么事的时候她可以再去一趟果林,削一些树枝回来。

    树枝总比秫秸和草耐烧。他们家今年夏天没种粮食,只有夏收之后的一些麦秸,那个是顶不耐烧的了,只适合用来引火。

    因为过节,仲灵早饭特意做的面条,是杂面的,挖了一勺荤油,炒了菜做浇头,每人一大碗。

    连季秀今天也要喝面汤。

    考虑到小家伙可以慢慢添加辅食了,元宁跟仲灵说:“往后你买上几个鸡蛋,每天煮一颗鸡蛋给季秀吃上一点点鸡蛋黄,剩下的就你和叔毓分着吃了。”

    仲灵满脸疑惑,“季秀那么小,能吃吗?”

    “能,”元宁点头,她记得好朋友家的小孩儿就是六个多月的时候添加辅食的,好朋友所剩不多,生活、工作的环境大相径庭,一通话很少有共同话题了,她们会跟她说一下自己的生活,她就做一个安静的观众,“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要少吃,过一段时间再慢慢添加,光吃米汤实在是没什么营养。”

    这名词儿新鲜,仲灵问:“什么是营养?”

    “就是保证身体能够长大的东西,”元宁绞尽脑汁,用她能听懂的话来解释,“营养包含在食物当中。所以我们每天都需要吃饭。

    “我们除了粮食之外,还吃菜,吃肉,季秀太小,我们能吃的她吃不了,所以我们要给她补充一些她能吃的。”

    仲灵似懂非懂点点头,只记住一点:季秀慢慢就可以开始吃东西了。

    “但是,她没有牙,不会咀嚼,”元宁叮嘱,“所以给她吃的东西一定要足够软烂。尤其是,蛋黄拿东西太干了,一定不能让她噎着,明白吗?”

    仲灵赶忙答应,牢牢记在心中。

    “还有,”元宁补充,“可以慢慢锻炼她坐着了,不过一开始时间不要长,毕竟她骨头还软,每天有个一两次就可以了,时间不要超过五个数儿。”

    仲灵再次点头,眼眶有点发热,原本这些都应该是娘亲做的,可如今都是长姐在张罗。

    元宁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给你梳个头吧。”

    仲灵年纪毕竟还小,自己梳头有些困难,每天头顶上盯着的小揪揪都是乱糟糟的。

    元宁虽然也不怎么会梳头——以前,搞研究的时候,她先梳长发麻烦,一开始只是梳了个马尾,后来干脆剪短了,——所以这方面的经验实在是乏善可陈。

    反正烧开水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元宁就给仲灵把头发梳通了之后,从中间分开两半,梳起来高高的双马尾。

    想着这个时代没有这种发型,便将双马尾编成麻花辫,然后盘起来。

    这么一端详,倒也有几分双螺髻的样子。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好水烧开了,仲灵把面条下进去煮着。

    伯钟从外面回来了,把筐子里的柴火摊开晒着,去洗了手,把叔毓喊起来。

    季秀已经醒了,满炕打滚。

    伯钟也没喊元宁,把小家伙抱起来,穿好衣服,出外头把尿。

    也幸亏他进去及时,要不然,整张炕都要被季秀尿湿了。

    释放完了内存,小家伙儿就哼哼唧唧起来,这是饿了。

    元宁听见动静过去把季秀接过来,让仲灵先给要一点点面汤,她先给喂了几口。

    等面条煮好了,锅里的面汤就很粘稠了。

    仲灵把面盛好,浇头浇上去,伯钟已经把饭桌支好,帮着把饭碗端出去。

    元宁照旧是先给小妹喂面汤。

    仲灵就站在旁边自己吃一口给姐姐喂一口。

    伯钟很快吃好,便接替了姐姐的活儿,给小妹子喂面汤。

    季秀足足喝了一碗面汤才吐出一个泡泡不吃了。

    伯钟竖着抱起她,让她趴在自己肩头,在院子里转悠。

    伯钟到底是个男孩子,力气大一些,这样抱着小娃娃走了两圈,才觉得抱不动了。

    吃了饭,元宁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仲灵小声问:“长姐,我能跟着你一起去吗?”

    伯钟立刻说道:“还是我去,我力气大一些。”

    “可是……”仲灵咬了咬嘴唇,“我都没去过……”

    元宁便做了决定,“伯钟,今天你留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二妹和我一同出去吧,她这一天天的连家门也不能出,总该让她也出去松快松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