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强狂婿 > 第22章 心悔万分
    叶清雪开着车,飞速的在路上奔驰,找寻着林飞的影子。

    同时,她一次次给林飞打电话。

    却发现林飞的手机已经关机!

    轰!

    她感觉,脑袋像是被雷击中了,嗡嗡的响。

    刘秋菊见叶清雪情绪失控,开得车飞快,吓得在后面叫嚷:

    “你干什么?拉着我们去寻死呀!”

    “我找林飞,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愧疚啥!这种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好留恋的!”

    刘秋菊气哼哼地道:“女儿呀,别犯傻!不能为这样的人耽误一辈子呀!”

    闻听老妈的话,她猛地将车停在了路边。

    然后,道:“爸妈,你们打车回家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你什么意思?嫌弃我们烦了?我看你就是一白眼狼!”

    刘秋菊气呼呼,推开车门:“老叶给我下车,咱走,不稀罕坐她的车!”

    “你看看你们……”叶贤摇摇头,都不知道怎么劝这娘俩了。

    他的动作稍微慢了,生气的刘秋菊,猛然一关车门。

    “你愿意不要脸,就在车上呆着吧!”

    触不及防之下,叶贤被关来的车门顶住脑袋,疼得哎吆哎呀。

    他忍着疼,推开了车门下车!

    然后对叶清雪道:“清雪去寻寻林飞吧,我们慢慢回家,你也别太着急!”

    说完,他关上了车门。

    叶清雪抹了一把泪,飞速而去。

    她开着车,寻找了一个又一个街道。

    甚至跑到了医院,偷偷看了一眼林飞母亲的病房。

    在这里也没找到林飞,她简直要崩溃了。

    最后她能想到的地方,只有星湖公园,那是林飞带着豆豆经常去的地方。

    夜里的公园特别的热闹,落边的霓虹当闪烁。

    公园的广场上,满满的广场舞大妈,在热情洋溢的跳舞。

    叶清雪在人群之中,找来找去,始终找不到林飞的身影。

    她十分沮丧地回到家中。

    坐在沙发上,她像是丢了魂一样,

    手无力的垂下,正好落在了林飞放的礼品袋子上。

    她猛然一个激灵,才想到这是林飞在临走前放下的东西。

    因为当时,她在气头上,根本没留意这是什么。

    她颤抖着手,提起礼品袋,手伸进去,将礼品拿出来,

    当看清是红色的LV包,竟然和吕海涛买的哪款相同。

    这一刹那她的心口像是插了一把刀,剧烈的一疼。

    也在这瞬间,她的泪水再度模糊了双眼。

    她哆嗦着打开包包,里面还有纸条。

    纸条上写着:“老婆,都怪我没本事,从来没给你买过礼物。我现在有了点钱,总算可以自豪的送你一个惊喜!”

    叶清雪再看看,LV包的售价贴,竟然是一百万。

    她瞬间撕心裂肺的疼。

    “呜呜呜……他穿着几十块钱的沙滩鞋,一身衣服不值一百块钱。”

    “他……他有点钱,连一身好衣服不舍得买,竟然……”

    越想她越是懊恼,越是后悔,抱着LV包,嚎啕大哭起来!

    “汪汪汪……”

    淘气的豆豆对着她叫,似乎在愤怒,在指责。

    然后,飞一般跑向了别墅二楼,接着口中叼着一叠钱,丢在叶清雪脚下。

    叶清雪被它的狂叫惊呆了,而豆豆重新跑向二楼,又叼了一叠钱。

    似乎,它担心叶清雪还不明白,然后,叼着一叠钱跑到了沙发底下。

    这一刹那,叶清雪总算明白了它的意思。

    豆豆是在用行动告诉她,钱是它叼出来玩的。

    “天呀!”

    叶清雪懊恼地捶着胸口,“所有的事情都冤枉他了,冤枉他了呀!”

    这时,刘秋菊和叶贤也回到家中,见女儿哭得如此惨,都愣住了。

    接着刘秋菊呵斥:“你哭什么哭?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个废物了吧?”

    “妈!我们冤枉他了,也冤枉可儿了!这钱是豆豆捣蛋!”

    “汪汪汪!”

    豆豆跟着叫着,叼着钱在地上撒欢。

    这小家伙似乎很有灵性,尽管不会说话,似乎明白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不会吧?”刘秋菊一愣,接着脸一寒:“就算冤枉他怎么了?”

    “一个大男人,有没有出息,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你……”叶清雪气懵了,对老妈相当无语,抱着包,哭着上楼了!

    她累了,疲倦了,只希望睡上一觉,明天林飞能平安归来!

    ……

    英雄集团陈恒通的大集团,最为高层的会议室内。

    陈恒通亲自主持秘密会议,而参加会议的人员是五虎将。

    这次,他连自己的干儿子都没让参加。

    陈恒通面色凝重:“峰儿说,林飞有灭我北区的心。这事情我想了许久,依然没想出好办法解决。”

    “今天这个秘密会议,讨论的核心,就是林飞的问题!”

    五虎将闻言,面面相觑起来。

    老帅哥刘玄眼中泛出智慧的光芒,率先开口。

    “大哥,我看林飞没有什么野心。怎么就和我们北区过不去了?”

    “对呀!大哥。他还救过紫萱,要是真想和我们过不去,干吗救紫萱?”

    王胡子头脑简单,瞪大眼睛,望了一眼陈恒通,又望着其他人咋咋呼呼。

    “人心隔肚皮,不能只看表面。”陈恒通道。

    众人又是一阵面面相觑。

    还是刘玄再度开口:“大哥,凡事都有起因。如果林飞真有灭我们北区的心,他的动机何在?”

    “其一,我们对他如上宾,紫萱看上去也对他有好感。”

    “而且,一个人要是有野心,靠掩饰是掩饰不住的。”

    陈恒通认真听着刘玄的分析,眼睛微眯了起来。

    而刘玄又道:“大哥,说句不该说的话。小峰的话不能全信!”

    “哦!”陈恒通一愣,冯峰是他看着长大的,就相当于他的亲儿子,他还真没怀疑过他。

    不过,他也不是没脑子的人,思量再三道:

    “要不这样,我们今晚就设个局试探一下林飞。”

    “如果,他没野心,对我们北区没有任何威胁,我们就尽力拉拢这个人!”

    “如果他有野心呢?咔嚓了?”王胡子瞪着蛤蟆眼,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陈恒通点头。

    众人了然。

    他们都是老江湖,什么恻隐之心了,都是扯淡。

    他们考虑问题,就是什么对自己有利,他们会做出有利的选择。

    他们谁都懂,只要踏入江湖这条路,只有咬着牙走下去。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或许哪一天,自己就会横尸荒野了。

    刘玄点头后,又接着道:“这样做没问题,问题是,我们找什么理由邀请他?”

    “而且,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紫萱知道。”

    “简单,直接邀请他,还是感谢他救紫萱的事情。”陈恒通道:“我给他的手机,装有监控定位,他在什么位置很好查找。”

    说完陈恒通直接起身,“大家准备好手枪,必要时结果了他。”

    “你们听我摔杯为号!要杀要留,就看他有没有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