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强狂婿 > 第20章 林飞落寞离开姜金龙发火
    林飞走进客厅,看到丈母娘愤怒,能吃人的模样,眉头一皱。

    再看看老婆,坐在沙发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而老丈人却只是低着头,长吁短叹!

    气氛显得无比压抑,给他的感觉,浓郁的乌云遮挡住了天空,暴风雨要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敢回来?”

    刘秋菊咬牙切齿,怒瞪着林飞,突然骂开了。

    “你这个恶贼,还说钱不是你偷的。已经人赃并获,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还有,你骂我混蛋!你全家都混蛋,你祖宗八辈都混蛋!”

    “今天,你必须和清雪离婚,滚出这个家!”

    闻言,林飞猛地握紧了拳头。

    因为妹妹被诬赖偷钱的事情,她一直闷闷不乐。

    林飞心中的怒火还没处发泄,丈母娘这次竟然旧事重提,还直接说自己偷了钱。

    欺人太甚!

    如果是别人这么污蔑妹妹和自己,他早就一耳光打了过去。

    而对面的人打不得,骂不得,才会让人郁闷,让人发疯。

    他摇着头苦笑,看了看叶清雪。

    而这次叶清雪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的意思,瞬间他十分难受起来。

    “铁证如山,没话说了吧!”刘秋菊见林飞沉默鄙视地冷笑,更加的看不起他。

    “当初,五万块钱就把你这种贱种娶了过来。命贱不如狗的东西,偷钱也在我意料之中!”

    “滚吧,叶家不养贱人!”

    嗡!

    林飞被气得肺都要快炸了。

    已经忍无可忍!

    “我再说一次,没谁偷你的钱!”

    “不就是当初,你给了五万的彩礼!至于天天说吗?”

    “我双倍还你!”

    怒吼着,林飞将事先取出来的十万块钱,从手提的礼盒袋子里拿出来,重重的丢在了茶几上。

    一刹那他如释重负,五万彩礼钱,一直像是石头压着他的心。

    今天,总算解脱了!

    望着十叠钱,怒骂的刘秋菊瞬间傻眼了。

    同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烫。

    这是被女婿打脸了呀!

    不过,她脸皮比较厚,瞬间就不在意了。

    拿起钱嘴里还骂着:“我可警告你,这要是脏钱,没有人能救你。你也别连累我们叶家!”

    嘴上骂着,她反而将钱捧走了。

    回来之后,刘秋菊继续闹:“一码归一码,偷钱的事情,算不了完!”

    “你……”林飞被她的胡搅蛮缠气懵了。

    清冷的林清雪,突然站了起来。

    “你的钱是陈紫萱给的吧?”

    “你可真出息,这辈子只会吃软饭吗?”

    她的冷嘲热讽,就像是晴天一个霹雳,

    轰得林飞晕头转向!

    “你什么意思?”

    “你就不是人!”叶清雪疾言厉色,发出了痛苦的怒吼声:“为什么你是这种人?”

    她好伤心好绝望,眼泪都流了出来!

    就好像全世界都负了她!

    林飞憋闷的快疯了:

    “我真的没偷钱!”

    见叶清雪前所未有的冷漠、绝情,他痛苦地摇摇头,最终悲凉地笑了。

    “如今,连你也不信我!”

    “对,我就不信你!你一再辜负我的信任,我已经被你伤透了心!”

    “被我伤透了心?”

    林飞睁大双眼,实在不理解。

    自己掏心掏肺的为她解决问题。

    结果换来的却是伤透了她的心?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他摇头苦笑:“好吧,好吧,你别伤心了。”

    “我知道,我招人厌烦,既然你都烦我了。”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我只希望你能开心快乐,我别无他求!”

    心中翻滚着苦涩,林飞恋恋不舍地望了这个家最后一眼。

    眼中的泪光闪动着!

    他一时间感觉好无助,也感觉自己好无能!

    明明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

    但是,越是在乎,越是抓不住!

    他感觉心累了,不想和叶清雪争吵,破坏掉那份心中的美好。

    转身,他落寞地,一步沉重一步向外走。

    “汪汪汪……”

    没有人留他,唯独一条狗,比人的心还暖,跑到他后面,咬着住他几十块钱买得沙滩鞋。

    感觉到小不点的挽留,林飞的心更苦!

    人情冷漠不如狗呀!

    自己,毕竟是穷小子,不论怎么努力,也只会让人看不起!

    望着林飞落寞,悲苦的离开,叶清雪的心竟然在刺痛。

    “为什么他的目光好绝望?难道,是我真的冤枉他了?”

    叶清雪心乱如麻,坐在了沙发上,心中五味杂陈。

    片刻之后,吕海涛到来,刘秋菊显得无比的热情。

    还没等吕海涛坐稳,她就急不可耐地道:“吕公子呀,你看我们家清雪怎么样?”

    “清雪美丽,温柔,又能干,谁娶了她,就是上天赐给的福分。”

    “既然你这么喜欢清雪,就和清雪好好处处。那废物,已经被我赶走了!”

    闻言吕海涛立即心花怒放,他盼望这一天已经好久了。

    叶清雪突然情绪失控,猛地站起,对着刘秋菊吼了起来:

    “我还没离婚呢!你就这么扒着自己的女儿离婚呀!”

    “你这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感受到娘两个的火药味,吕海涛慌忙打圆场。

    “阿姨,凡事急不得。毕竟,清雪和林飞在一起许久了,多少有点感情!”

    “有个屁的感情!哼!”

    按下这边的火,吕海涛又讨好叶清雪:“清雪这不是生气的时候,今晚的饭局很重要,我们该准备出发了。”

    提起这事,叶清雪无比紧张起来。

    “对,我们准备一下,快点出发!”

    ……

    全聚丰大酒店,姜金龙脑袋缠着纱布,一脸的丧气,早已经恭候在贵宾包厢内。

    他已经被霉运折磨的怕了,此时此刻,连出包厢屋门都胆战心惊。

    他的内心无比焦灼,盼望着林飞早点和家人一起来。

    什么尊严、面子,在生死面前,他早已经看淡。

    只要林飞能答应救他,就算让他跪上一天他也愿意。

    很快,吕海涛像是护花使者一样,护着叶清雪走进贵宾包厢。

    刘秋菊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兴奋。

    如此豪华的大酒店,她还是第一次来。

    尤其是进入富贵逼人的贵宾间之后,她那颗虚荣的心爆棚,

    竟然还拿出了手机拍照,准备发到朋友圈炫耀一番!

    见人到了,姜金龙无比热情地迎了上去。

    “贵客光临,我姜金龙感觉倍有面子,来来来,快请上座。”

    “哈哈哈……姜哥,你可真给我面子!”吕海涛笑着向姜金龙伸手。

    姜金龙狐疑地望了他一眼:“吕海涛你来凑什么热闹?”

    他没有和吕海涛握手的意思,而是向着门口张望。

    始终不见林飞走进来,他心下难安转头望向不敢落座的叶清雪。

    “叶总,请问你老公呢?”

    刘秋菊快速接了话茬:“我女儿的老公,不就站在你面前!”

    “妈,别胡说!”叶清雪想发怒,但是面前有姜金龙,她只好忍着。

    刘秋菊一瞪眼道:“怎么说你妈呢?我说错了吗?林飞已经被我赶走了,他不配做我家的女婿。”

    “吕公子既然对你有意思,你们结婚还不是早晚的事情!”

    闻言姜金龙顿时恼火了:“谁让你把林飞赶走的?”

    姜金龙突然发火,众人一脸的懵逼。

    吕海涛的手还尴尬地停在空中,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姜哥,给个面子!”

    “滚你妈的!你算老几,让我给你面子!”

    “啪!”

    姜金龙直接一个耳光抽在了吕海涛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