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 第16章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
    “嘶……”房间里的众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难不成三爷这一脉就要这么断了?

    众人陷入惊异的同时,墨家老太太跟老爷子心态也快崩了。

    墨厌白是老来子,当初墨老太太是顶着厚脸皮和巨大的风险生下来的。

    因为从小墨厌白身子就不好,更是娇养着,捧着手心里养着。

    对于这个小儿子的寄望也是颇高,却想不到这一脉就要这么断了吗?

    “无论如何给我把阿白的命吊住,我墨家的子孙只有死在战场上的,何曾能死在病床上?”

    “婚礼先延后,我们也不再逼着你传承子嗣,阿白,你能安安稳稳地活下去我跟你母亲才能安心。”

    墨劭延皱眉,安抚着发妻周氏,忧心道。

    “咳咳……都出去……都这么围着老子……是来参加葬礼的吗?”

    床上的男人缓缓掀开厚厚的被褥,眉头微蹙。

    一双狭长的眸子里全然是浓郁的不耐烦,墨三爷身体差脾气更差。

    此刻见他发怒,墨家老小都忍不住吊起一颗心,都不想在这种时候成为他的眼中钉。

    “阿白,说的什么话?有母亲在,你一定能长命百岁的,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得治好你。”

    墨家周氏是早年间就是世家大族的嫡系大小姐。

    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有个了不得的母家。

    在墨家也是当家夫人,加上丈夫宠爱。

    谁都不敢败她的面子,脾气也是出了名的不好惹,只是对于这个儿子却仿佛用尽了毕生的温柔。

    “都出去吧……别扰了阿白的清静。”

    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却是仪态端庄,举止大方。

    嗓音温和却略带威严,着实是有着大家气韵的夫人。

    “是。”

    墨家家大业大,正房旁系皆不少,加上这次婚礼办的大。

    来的人也多,好不容易墨厌白被找回来,倒是填了一屋子看热闹的人。

    如今被轰赶也不敢多留,乖乖离开。

    私下里却笑话这个不中用的墨家三子墨厌白……

    一个男人,连传宗接代都做不到了,真是个笑话。

    白凝心也跟着离开了,她来了墨家三个月,跟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却并没有什么交集。

    纵然他容貌堪称国色,她也微微心动过。

    偏生墨厌白冷漠且阴戾,让她近不得半分身。

    为了在墨家有个依靠,她这才把事先放在了墨家现在风光正好的墨司爵身上。

    大房的嫡子,能力出众,而且……身强体壮。

    比起这个随时都会死去的病秧子,攀附上这位“侄子”,她的路才能算得上平坦。

    “咳咳……咳咳……你们也出去吧……我累了……”

    床上的男人病态十足,唇色苍白,面色更是雪白没有丝毫血色。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放古时候,就是男版林黛玉。

    纵然病着,却也是绝色动京城。

    “嗯,熙言留下照顾好阿白,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知道墨厌白喜静,墨家老爷子与老太太也不便多留,嘱咐完容熙言便杵着拐杖搀扶着离开。

    “是的,老爷老夫人。”

    容熙言点头,目送两人离开,这才把病房门一关,上锁。

    眼底滑过一抹疑惑,迈着大长腿重新回到了床前。

    看着雪白病床上蜷缩着的男人已经重新坐起了身子。

    白色的睡袍下滑几分,露出半截雪白诱人的肌肤……

    那雪白之上居然残存几丝显而易见带血的斑驳孽痕……

    “墨厌白,你别告诉我你失踪一个晚上,是出去偷腥了?有白凝心这么个现存的女人在……你何必……”

    “她太脏……”

    男人缓缓开口,嗓音冷漠。

    对比昨晚偶遇的那个女人,男人却眸色微微动容,眼底是深邃的黑,缓缓掀起深沉波澜。

    昨晚那个女人……很嫩,很白……张扬霸道,腰很细很软,让他近乎欲罢不能。

    “咕咚……”

    男人喉结滚动,眼底居然徐徐绽开诱人红丝……

    那样好吃的野味,他似乎并不介意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