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 第7章成为他的枕边人,监视他的
    只是中间变故巨大,墨司爵毫发无损不说,她反而把他的三叔给就地正法了……

    “见过了。”

    秦酒如实回答。

    “嗯,有时间叫他来家里吃个饭吧,也该商量商量你们的婚事了。”

    秦煜方随和道,杵着威严的龙纹拐杖,在秦酒面前却是难得地和蔼可亲。

    “爷爷,您也累了,先回去吧,我跟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酒转移话题道,跟墨司爵的婚事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

    当事人早就不当一回事了,何况她昨晚还睡了他三叔……

    “也好。”

    秦煜方点头,年轻人的爱恨情仇,他也不想干涉。

    既然已经放权给了秦酒,那么他安心颐养天年就好。

    秦家保镖的效率很高,很快就清空了场子。

    刚才还黑压压一片看戏的名流,现在已经人去席空。

    只是今天这盛况也是够这些人好好八卦一阵子了。

    秦家大小姐突然“诈尸”归来,用棺材装着小三继母送殡,破坏了秦家婚礼,夺权秦羿。

    这些惊人事迹很快在圈子里传开,让她在帝都彻底名声大振!

    更有好事者将此事登报,虽然马赛克了秦家,变成了某豪门巨贾被婚礼送丧,夺权的大新闻。

    一时间,秦家大小姐秦酒的名声在圈子里不怒自威。

    事迹更是被整个华国人所惊,纷纷猜测,众说纷纭。

    大赞这位大小姐是个狠人,反击得十分漂亮。

    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的秦酒踩着锋利的高跟鞋再次跨上了墨色金属流线的改装摩托车。

    大长腿雪白笔直,分外吸睛。

    跨上了摩托,看着满地狼藉,还有不远处歪歪斜斜的花圈棺材,艳色的唇瓣缓缓上扬……

    她要砸的场子就没有砸不了的,昨晚砸了墨家的,今天砸了秦家的。

    不过回来两日,她倒是得罪了不少人。

    从包里掏出来一包烟,纤长的指从中抽出一根点上。

    须弥的白烟缭绕女人娇媚无虞的容颜,思绪回溯,昨晚那刺激撩人的场面仿佛历历在目。

    男人虽然肌肤苍白略显羸弱,腹部却拥有结实紧致的腹肌。

    明明是个病恹恹的男人,身材居然出奇的好,只是落在这样一个病秧子身上,有些浪费。

    手机适时地响起,她瞥了一眼,是一串她极其熟悉的号码!

    “喂?”

    秦酒捻灭了烟头,神色严肃恭敬了几分。

    “进展如何?”

    电话对面的男人嗓音冷清,带着几分疏凉冷薄,仅仅几个字便让人不寒而栗。

    “已经处理了婚礼的事情,爷爷放权于我,明天就能接管秦氏。”

    简单地交代了自己的战果,对于电话那头的男人,她嗓音难得的柔和了几分。

    因为……他是把自己拉出地狱的男人。

    是除了姐姐,唯一给过自己希望与救赎的男人。

    “嗯,做得不错。”

    男人缓缓道,眉梢舒展,嗓音虽一如既往的冰冷,但却多了几分烟火味,比起往常稍有柔和。

    让秦酒忍不住掐了掐手掌心,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肖想的人。

    “进度很快,我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是。”

    “接近帝都墨家第三子墨厌白,成为他的枕边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墨厌白是帝都出了名的病秧子,传闻活不过二十五,也就是今年。”

    秦酒皱眉,如实将她所知道的资料透露给电话另一边的男人。

    “嗯,嫁给他还能继承一笔遗产,就当是你劳碌的报酬。”

    “……”秦酒一愣:她不缺钱,可他的命令……她不能忤逆。

    “需要我杀了他吗?”

    秦酒缓缓道,眼底锋芒毕露,仿佛人命在她眼底本就是草芥一般。

    (“……”墨厌白:吃完不负责任就算了,还想杀老子?)

    “暂时不必。”

    “记住,这是一条不归路,也是你的选择,帝都远没有你看到的那么风平浪静,好好保护自己!”

    “……是。”

    对啊,风平浪静之下何尝不是暗潮汹涌,她不能懈怠,更不能成为待宰的鱼肉。

    她是锋利的刀,是温如玉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