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 第6章很期待秦大小姐未来的表现
    一物降一物……秦老爷子虽然老去,却身子硬朗,一直没有放权。

    秦羿看起来风风光光,实际上真正大权在握的还是秦家的秦老爷子——秦煜方。

    “呵,若不是我来,你怕是要把我孙女欺负死。”

    秦煜方瞥了一眼四处狼藉,秦家百年世家,早年就是帝都的京官。

    一代代传下来,财势累积巨大,加上前几代祖辈经商有道,这才有了秦家这样通天般的财势。

    祖辈积累下来的血本,他一直不放权,也是因为对秦羿这个人的人品并不放心。

    都说老子了解儿子,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有几分能耐,他比谁都清楚。

    “父亲哪里的话,酒儿没死,能够乖乖回家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秦羿赶紧道,语气十分关心,一改刚才还冷漠幽深的语气,此刻已然换了一副嘴脸。

    俨然一副好父亲和蔼可亲的模样,仿佛对秦酒的归来十分开心激动。

    “酒酒是我秦家唯一承认的大小姐,其余的阿猫阿狗你最好赶紧收拾干净。”

    “你敢让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入我秦家的门,我就敢把你从秦家宗谱上除名!”

    秦煜方冷冷道,嗓音缓缓,却威严甚大。

    轻飘飘几句话倒是真是让秦羿感觉到了危机感。

    “我秦家的儿媳妇,只有云祯一个。”

    “可是云祯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十多年的女人,凭什么还要阿羿给她“守寡”?”

    洛欣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浑身沾染了猪血。

    倒是真的把白纱染成了赤红,只是血色凝固不少,使她看起来十分狼狈。

    此刻站在不远处,眼底燃起熊熊火焰。

    这么多年她都无法真正的成为秦夫人,都是这个老不死的从中作梗。

    否则她早就成为秦家长媳贵不可言了。

    “就凭她是我秦酒的母亲,她坐过的位置,碰过的东西,哪怕是她不要的垃圾,也是你碰不起的东西。”

    秦酒散漫的眉眼瞬间锋利,她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尊贵的女人,岂是这种喽啰能够玷污污蔑的。

    “爷爷,您说是吗?”

    小姑娘嗓音软软,哪里还有刚才那半分的嚣张跋扈,略有几分撒娇道。

    “是,酒酒的母亲,自然是我秦家唯一的长媳。她的位置,谁也无法撼动!”

    “秦羿,你还打算闹笑话到什么时候?散了吧,婚礼也给老子撤了。”

    “从明天开始,公司你不用去了,秦家上下都不再需要你打理,好好给我闭门思过。”

    “父亲……秦酒是我的女儿,我都还没有坐上董事长的位置,你就要把家产直接过渡给孙女?那么儿子呢?”

    “父亲,你这次做的实在过分了。”

    秦羿皱眉,他根本忤逆不了秦煜方的安排。

    秦酒出现不过短短一个小时时间,既破坏了他的婚礼,也将秦家大权独揽。

    这样雷厉风行的手段,他都快相信是那个女人没死……在她得背后作祟了。

    “家产是老子的,老子愿意给谁就给谁。”

    “再闹,小心老子一分钱不给你留!”

    老爷子嘴巴傲娇地一翘,瞬间气得秦羿抓耳挠腮,却是拿秦老爷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顺从。

    因为他知道,老爷子做得出来。

    “真是一场好戏,秦家这么大的产业说换人就换人,秦家变天了,以后帝都又多了个风云人物啊!”

    “谁说不是呢,今天这婚礼连个主持的长辈都没有,这不很显然就是秦家老爷子并不同意吗?”

    “秦老爷子眼里本就不能容沙子,作为他的儿子连这点分寸都没有,被夺权也是活该!”

    “帝都啊……多的就是奢求麻雀变凤凰的女人,但正牌大小姐就是正牌大小姐,比起外面三儿生的私生女就是要高贵许多!”

    “这婚礼就是一场笑话,秦羿现在人财两空,夺权的还是自己的亲女儿,这滋味怕是有点酸爽!”

    “死了五年的秦家大小姐突然“诈尸”,狠狠打了自家父亲的脸,有趣……有趣……我倒是很期待秦大小姐未来的表现~”

    “那就期待吧,她这女人可水性杨花得很,五年前交往过的男人就数不胜数,想要搞到手,容易得很!”

    “是吗?那可真的值得追一追,长得漂亮不说,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白晃晃的大长腿……”

    “啧啧,比帝都第一名媛白凝心还漂亮,算得上帝都新晋的第一美女了吧!”

    “少觊觎了,听说秦家跟墨家早就定下了……”

    “……”看戏的都是帝都豪门圈子里的,对于这种场面并不怯场,反而看得津津有味。

    对于秦酒的过去也有所了解,自然忍不住嘴碎几句。

    当年的混世大魔王秦酒,身边周旋过的男人可数不胜数!

    “暗炀,清理现场。”

    不堪入耳之词传入秦老爷子的耳朵里,老爷子龙纹拐杖一杵,沉沉道。

    “是,老爷。”

    “酒酒,刚回来辛苦了……去见过墨司爵了吗?”

    刚好听人提起,老爷子沉眸,话题一转,顺便提起道。

    秦酒眸色一暗,倨傲的姿态总算是稍有松懈。

    墨司爵——秦酒名正言顺的未婚夫,也是她昨晚准备下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