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 第5章秦羿,法制社会可不允许重
    “咳咳……咳咳……阿羿……呜呜呜……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那么多花圈?……啊啊啊啊……我怎么在棺材里……?”

    洛欣刚醒,只觉得浑身沉重,一股浓郁的腥味缠绕在鼻尖,让她只觉得胃里翻滚,恶心得紧。

    猪血……味?

    “谁把我泡在猪血里?好恶心……允儿,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扶我起来。”

    “今天可是我跟你父亲的婚礼,我一定要漂漂亮亮地出席。”

    洛欣刚刚苏醒,脑袋还有些迷糊,一心想着自己的婚礼,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却不知自己这样一席话却让一身白色西服的新郎面色一黑!

    猪血吗?……很好,你倒是跟你母亲一般狡猾奸诈!

    “……猪血?秦家大小姐真是有几分意思啊。”

    有人调侃道,却是发自内心地佩服这场惊心动魄的恶作剧砸场子。

    “秦家大小姐果然是个狠人,既以此给了秦家上下一个下马威,却也兵不血刃,把自己摘干净个彻底。”

    “谁说不是呢,五年前这位混世魔王在帝都招摇的时候,可没有几个人能是她的对手。”

    “有她在,帝都最近倒是可以有不少好戏看了呢~”

    往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今天这场堪称恶作剧的转折倒是让人大开眼界。

    明明是惊心动魄关乎人命的案子被这样轻飘飘地解决。

    布局的人神思巧妙,进退有度,着实厉害。

    “妈咪……妈咪呜呜呜,我还以为您出事了呢,我跟父亲都很担心你。”

    “你怎么会在棺材里?是不是有人想害你?一定是有人看不惯这场婚礼……故意害您的。”

    洛允儿见母亲没死,立马摆脱了禁锢跑了过去。

    期期艾艾地母女情深道,只是吐出来的字句却仿佛在故意引导着什么。

    “洛夫人,好久不见!”

    秦酒侧眸,暖色的光晕洒下,金色的光缓缓镀上女人娇艳的侧颜之上。

    那与那个女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相似的容颜瞬间吓得棺材里的女人一个激灵。

    “云……云祯?”

    “不对……云祯已经死了,你是秦……秦酒?一定是那个小贱人,只有她才可能长得那么像她。”

    “可是秦酒也死了啊……啊啊啊,允儿,她是人是鬼啊?”

    洛欣一时间觉得世界观崩塌了,眼前这个女人,仿佛精致完美到头发丝,艳丽卓绝。

    眉眼散漫却暗含锋利,眸色灼灼间,仿佛在戳着自己的心窝子。

    怎么可能,不管是云祯还是秦酒不都死了吗?

    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跟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对着自己阴沉沉地笑?

    “青天白日的……哪里有鬼?想来是洛夫人心里有鬼吧?”

    秦酒勾唇,却是笑意未达眼底,见她神色闪躲,莫不是母亲的失踪真的跟她有关?

    她才不信母亲死了,云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善良的女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母亲一定还活着。

    她一定要找回母亲,站在最闪耀的地方。

    要跟母亲一般满身荣光,身负荣耀,在最高处等她。

    “秦羿,法制社会可不允许重婚,想要牢底坐穿,你尽管继续结婚,我的律师团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秦酒转眸,丝毫不给自己父亲面子,连父亲两个字都懒得说出口了。

    “秦酒,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是你的父亲,你再牛……身上也是流着我的血,秦家家主的身份,你担不起!”

    秦羿怒不可遏,额上青筋冒起,想要他从权势滔天跌下神坛?不可能!

    他舍不得……也放不下!

    “是吗?那么老爷子我……可当得起秦家家主的身份?”

    年过花甲的老人一身黑色中山装,身子硬朗,杵着一根龙纹拐杖。

    出现的一瞬间威压骤降,让众人为之侧目。

    “父亲……您……您怎么来了?”秦羿脸色一白,刚刚还耀武扬威,此刻膝盖莫名有点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