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 第4章遵纪守法,舍身为人的五好
    “秦……秦酒?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

    从前的秦酒总是一副男人婆的打扮,干净利落的短发,不施粉黛,走哪儿总有一帮小弟前呼后拥,一起四处鬼混。

    而眼前这个女人,娇媚张扬,烫着大波浪,画着浓郁的烟熏妆,与当年的秦酒明明判若两人……

    偏偏这五官,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让她不信都难!

    “不……不可能,爹地……这明显就是诈骗,姐姐的墓地草都有人高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洛允儿原本还嚣张跋扈,仗着自己攀附上了秦家,素来以秦家大小姐自称。

    而秦家也从来没有人纠正,毕竟这一切都是老爷默许的。

    可是今天……已经死了五年的秦家大小姐秦酒再现帝都,还安排了这么一场大戏,着实让人意外。

    谁都知道秦家大小姐五年前葬身火海,连尸体都没捞出来。

    既然没有尸体,那么眼前这个女人,莫不是还真是秦酒?

    “秦家大小姐?秦家不就只有秦允儿这一个女儿吗?”

    有不知旧事的人忍不住悄悄问道。外人眼里,洛允儿是秦家的小姐,对外都称她姓秦,叫秦允儿。

    实则她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秦家的认可,只是一个冒名顶替的秦家大小姐。

    “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她姓洛,叫洛允儿,是秦羿的私生女。”

    “这位秦酒才是真的秦家大小姐,不过五年前已经死了啊……”

    “当年的葬礼我还参加了,那灼眼的纯金棺椁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纯金棺椁?……秦家果然财大气粗!”

    秦家作为帝都四大权门之一的名门望族,底蕴深厚不说,且财势通天。

    偏生秦家子嗣单薄,到了这一代,嫡系便只剩下秦羿与这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秦酒了。

    这样一位大小姐,自然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

    偏生性格桀骜不驯,赤裸裸成了这帝都最混账的混世大魔王。

    剃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在帝都一呼百应,是帝都宛若惊鸿一般的太子爷!

    江湖人称——秦小爷!

    风流倜傥,意气风发,风头火势远盖其余世家子弟。

    却见今天这个同样气势凌厉,裹挟万军之势却风情拢聚的女人。

    同一张脸,一面帅气痞坏,一面美艳张扬……简直人间极品!

    “秦酒……你居然敢杀人!”

    秦羿穿着整洁的白色西服,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红毯另一边的女孩儿。

    这熟悉的眉眼,像极了那个强势霸道的女人,他的发妻——云祯夫人。

    沉冷的眸光转而落在躺在浸满鲜血棺材之中的女人。

    这个女人今天应该是他的新婚妻子,现在却被害死了。

    凶手大摇大摆地抬着尸体来向他耀武扬威?

    男人眼底阴翳深浓,纵然这个女孩儿是自己的亲女儿,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钱……权……都是他秦羿的,什么时候轮得到这小丫头片子继承?

    看着她这张跟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脸,他便更觉得恶心……

    云祯,你死了一定很孤单吧,不如也送我们的女儿下来陪你如何呢?

    “对,父亲,这个女人杀了妈咪,我们赶紧报警吧,抓了这个杀人凶手。”

    “呜呜呜……妈咪……你死得好惨啊……”

    “今日的羞辱,我一定要让你千倍万倍奉还,不管你是不是秦酒,余生都在牢狱里度过吧……你这个……杀人凶手!”

    洛允儿很会见风使舵,一听秦羿这么一说,简直无缝连接道。

    下一瞬眼底便开始掉着水珠子,梨花带雨地哭诉着。

    一袭宫廷风的白色纱裙,衬得眼前的人儿更加楚楚可怜。

    委屈又坚韧的模样简直让在坐的男人们蠢蠢欲动。

    对于秦酒这个女人的印象瞬间从惊艳仰慕变成极其厌恶。

    长得就是个狐狸精的模样,果然还揣着一副蛇蝎心肠啊!

    “唔……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

    “这样冤枉我,我完全可以告你们诽谤。”

    女人柔嫩的指缓缓撩起一缕墨发绕着圈圈,墨发缠绕指尖婉转。

    秦酒慵懒散漫地踱步到棺材前,一把彻底掀开棺材盖。

    棺材里的女人彻底暴露在天光之下。

    靡艳的血色浸湿白纱,宛若红纱荡漾,倒还真的带着几分诡异的喜气……

    只见秦酒甩开绕指柔的墨发,伸手没入了血色之中。

    蓦然掐住了“尸体”的喉咙,微微用力……加深了力道……

    “啊啊啊……放开我妈咪,秦酒,你到底是人是鬼。”

    “光天化日之下,死者为大,你杀了我妈咪不说,还想折辱她的尸体吗?”

    “呜呜呜……快放开……妈咪……妈咪,是女儿没用,居然连你的尸体都保护不了……”

    洛允儿一路飞奔而来,却被秦酒带来的人拦住了去路。

    此刻已然是哭得肝肠寸断,也自然而然地激起了众怒。

    “简直是欺人太甚啊!就算是你是秦家大小姐,这可是个法制社会,公然谋杀,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在场的刚好有总局的人,哪里还能坐视不理,怒气冲冲道。

    秦酒勾唇,却是丝毫不松手,还加重了几分力道。

    “咳咳……咳咳……救……救命……”

    棺材之中,新娘洛欣突如其来的咳嗽和呼救声打破了全局紧绷的气氛……

    “……”满座哗然,新娘居然没死?

    是活见鬼……还是……?

    (瑟瑟发抖ing)

    “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刚才只是在对洛女士进行急救,这不……人已经被我救活了。”

    秦酒摊摊手,指上还站着艳红的血色,诚挚乖巧道。

    一双娇媚的狐狸眼无辜地眨眨,仿佛真是一个遵纪守法,舍身为人的五好公民!

    “……”众人:我信你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