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当家不好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林子然经常听见这话,但凡听到了这话,往往就代表着没什么好事。

    现在,肯定也是如此!

    板着脸对回来的侦骑道:“怎么回事?”

    侦骑回道:“前方现敌骑,至少有六百骑以上,而且我们在外围被他们所拦截,没有办法深入他们的后方,但是后方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敌骑!”

    敌骑?

    林子然继续问道:“是什么部队?番号查明白没有?他们的行军路线如何?”

    一连串的问题甩出来,也就代表了林子然的重视。

    “应该是广安军里的第三骑兵团,但是应该还有其他骑兵团的番号,因为一个骑兵团的兵力不可能有这么多,只是我们没有查探出来!”

    “他们现在位于我们的东北方向,其主力骑兵距离我们远一些,大概有五公里左右,但是他们的两百多前锋骑兵距离我们很近了,顶多只有两公里!”

    “而且看他们的行军路线,是直接奔着我们来的!”

    侦骑的一番好让林子然更加皱眉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按照他们原定的计划,是护送第六重炮团过了这片只有几公里的丘陵区后,就可以和简良志的暂编旅交接,然后就顺利返回青山镇。

    而且附近这一片的地形来看,如果敌人要袭击第六重炮团的话,完全可以在这片丘陵区以北的平原地带进行。

    相对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而已,很明显是平原地形更加有利于骑兵为主力的广安叛军袭击部队行动。

    到时候就算是广安骑兵袭击第六重炮团,但那也不关他林子然的事了,他只负责护送第六重炮团越过这片山区而已,至于后续平原地形的护送任何,有着简良志的暂编旅负责呢,和他屁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些广安叛军骑兵不走正常路啊,不乖乖的等待平原地带,反而是主动南下进入丘陵地带。

    这是要干什么?

    主动放弃骑兵的优势,然后来袭击自己?

    此时的林子然自然是不知道,方远新率领的骑兵部队之所以主动进入丘陵地带,就是为了避免简良志的暂编旅。

    他很清楚,一旦让第六重炮团和暂编旅接上头了,后续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进行袭击。

    因为简良志的暂编旅足足有两个骑兵团和一个步兵团呢。

    其中的两个骑兵团就能追着他打!

    傻子才和简良志在平原地带硬碰硬!

    所以他主动南下了,反正这几公里地区的丘陵地带虽然起伏不平,但山头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平缓的,运输辎重的车辆以及火炮无法在这些缓坡上前进,不代表骑兵也不可以。

    这一次,方远新打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他在简良志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是主动出击,为的就是快进快出打一波,干掉第六重炮团闪人。

    然而这样一来,林子然就悲催了!

    他得知侦骑的报告后,沉思了几秒钟后道:“击鼓备战!”

    身边的军乐手开始敲响了身前的小鼓,急促的咚咚鼓声响起!

    鼓声响起后,青山巡备营的士兵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并遥望自己的排长、连长等军官,随后就是跟着这些军官开始列队。

    此时程宏斌也是快马上前,一脸的急色:“怎么回事?敌袭?”

    林子然点头道:“侦骑报告,东北方向有敌军骑兵主力接近!”

    一听这话,程宏斌二话不说,直接拔转马头,同时口中大喊着:“击鼓备战!”

    “快,组织车阵!”

    随着荒野上的鼓声6续想起,庞大的运输队伍开始相互靠接,然后组成车阵,队伍中这么多辎重车辆以及火炮,哪整个队伍前后足足有两公里多,如果原地不动的话,那就代表着两公里多的防线,而且还是单薄无比的防线。

    哪怕是青山巡备营保护,第六重炮团自身也有数百名炮兵,另外还有上千民夫,但是依旧无法保护如此漫长的防线。

    因此遇到敌袭的时候,如果是紧急情况,那么运输部队往往会以少数车辆为基础,编成一个个四方形或者圆形的小车阵。

    编组小车阵是因为时间紧迫,同时一般道路的两旁都是荒野,车辆难行,也没办法组成规模太大的车阵。

    如果情况没有这么紧急,地形又比较良好的话,那么才会列出那种几十辆车的庞大车阵。

    但是这种情况极少生,反正林子然护送部队多次,之前两次遇袭的时候,每一次都只能组成那种几辆车的小车站,十多辆车的都比较少。

    这一次也同样如此,对方来的还是骑兵,而且附近地形也不算太好,因此列阵其实顶多也只能列一些几辆车,多不过十几辆车的小车阵。

    随着林子然和程宏斌的相继下令,庞大的运输队伍开始列阵,而青山巡备营的部队也是被集中了起来,基本上以连为单位驻扎在几个比较大型的车阵里头。

    等他们匆匆忙忙列阵完毕后,已经在一个有二十多辆车辆组成的大型车阵里,骑在马上的林子然也是看到了前方的小矮坡出现了敌人骑兵的踪迹。

    一开始只有几骑,但是很快就是十多骑,上百骑,最终是两百多骑呼啸而来!

    两百多骑如同海浪一样呼啸而来,声势无比骇人,很多民夫看见这阵仗,都已经是直接尿裤子,转身就跑的也不在少数。

    青山巡备营里的士兵们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少士兵都是手脚颤抖,连装填弹药都是无法装填了。

    也有些紧张到反复装填弹药,这装填好后的还没开枪呢,就又装填弹药了。

    更有少数人双腿软,直接瘫坐在地上都不敢站起来,只是抱着头缩在马车的后面,嘴里不知道喃喃着什么。

    然而人家隔壁第六重炮团的数百名炮兵,人家还是炮兵呢,然而现在也一个个拿起福元火枪列阵准备迎敌了,看看人家,临危不乱,一个个昂挺胸。

    再对比自家的这些货色,让林子然有一种货比货想扔的感觉!

    林子然皱眉之际,一旁的罗麻子悄然上前:“大人,这两百骑还只是打头阵的,后头还有大几百敌骑了,这广安贼军来势汹汹啊”

    “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人……”

    林子然直接拔刀:“闭嘴!”